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博物馆

博物馆: 最新资讯

maison h 公布北京2022年冬季奥林匹克博物馆竞赛方案

荷兰/中国建筑事务所汉荷设计(maison h)近日公布了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博物馆的竞赛方案。此项目为世界首个冬季奥运会博物馆,同时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使奥运会成为可持续性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催化剂。

波兰克拉科夫博物馆方案公布,毗邻波兰国家博物馆

在78个国际参与者中,亨勒·维舍及合伙人赢得了在波兰克拉科夫的斯坦尼斯拉夫·维斯皮安斯基博物馆设计竞赛一等奖。这座建筑将于城市博物馆区中落成,毗邻现存的的国家博物馆。

Courtesy of Heinle, Wische und Partner Courtesy of Heinle, Wische und Partner Courtesy of Heinle, Wische und Partner Courtesy of Heinle, Wische und Partner + 10

比利时根特博物馆扩建项目竞赛结果公布

Carmody Groarke 建筑事务所和TRANS architectuur | stedenbouw建筑事务所合作设计的比利时根特设计博物馆扩建项目在鲍迈斯特国际大赛中标。该项目因其历史意境脱颖而出,新增了富有创新元素的建筑,并鼓励城市探索新的建筑风格。

美国国家“脉冲”博物馆方案公布,49棵树纪念49名遇难者

OnePULSE基金会选择了Colldefy&Associés事务所,与RDAI、总部位于奥兰多的HHCP Architects、Xavier Veilhan、dUCKSscéno、Agence TER和Laila Farah教授一起设计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

当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遇上光

Koshino House, Ashiya-shi / Japan. Image © Kazunori Fujimoto Church of the Light, Osaka / Japan. Image © Naoya Fujii Modern Art Museum, Fort Worth / USA. Image © Todd Landry Photography Screenshot of video of Hill of the Buddha at the Makomanai Takino Cemetery, Sapporo / Japan. Image © Hokkaido Fan Magazine + 8

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说,如果他的作品中有一个始终不变的追求,那么就是光线。安藤在建筑中对于光线的巧妙安排使得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微妙的变换。有些时候,墙壁平静地等待着能够展现倒影的时刻;有些时候,水反射的光线映在建筑表面使其变得生动。安藤将日本传统建筑与现代主义建筑的语汇相结合,为批判地域性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建筑作品尊重每一个场地的文脉,将地域认同的概念与空间,材料和光联系起来。在他的作品如光之教堂,小筱邸住宅和水御堂中均有体现。日式障子墙的漫射光线在其他文化中有着不一样的诠释方法,例如,从罗马古老的万神庙穹顶上的圆洞中倾泻下来的日光。安藤丰富的想象力最终造就了光明和黑暗的空间序列,在他设计的皮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得以体现。

美国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竞赛入围方案于奥兰多公布,纪念奥兰多夜店枪击案受害者

国家“脉冲”纪念博物馆(National Pulse Memorial & Museum)的六个入围方案将在奥兰治县历史中心展出,人们可以参与讨论,帮助评审团选出获奖方案。正式竞赛结果将于10月30日公布。

Thomas Phifer 公布‘华沙设计博物馆和剧院’方案

新闻作者: Christele Harrouk; 翻译:潘婉懿
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TR Warszawa剧院预计将于2022年完工,它们将会是波兰华沙的新艺术中心。这两个新的文化建筑将为这座城市丰富的遗产增添现代气息。新占地22英亩的艺术中心位于纽约的Thomas Phifer工作室设计。

© The Boundary © The Boundary © The Boundary © The Boundary + 30

新斯巴达考古博物馆竞赛获奖得主公布

MOR-architectsEP Architects是这次新斯巴达考古博物馆竞赛的一等奖获得者。该项目的建筑概念基于在考古遗址的上方创造抬升的展览空间,设计在新老展馆之间创造了连续不断的视觉联系。

Courtesy of MOR-architects and EP Architects Courtesy of MOR-architects and EP Architects Courtesy of MOR-architects and EP Architects Courtesy of MOR-architects and EP Architects + 17

露天博物馆,解答人与自然间关系

Simbiosi是一个位于意大利Trentino地区雕塑公园内的一个建筑装置。该装置由Edoardo Tresoldi设计建造,以通透的线性网格搭配当地石材的方式,旨在对人与自然间的关系,进行一定的讨论与研究。

© Roberto Conte © Roberto Conte © Roberto Conte © Roberto Conte + 20

隈研吾新作‘OMM现代博物馆’,‘堆叠木盒’建成!

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KKAA)合伙人池口由纪领导的设计团队日前完成了Odunpazari现代艺术博物馆(OMM)的设计。该项目位于土耳其埃斯基谢赫,旨在促进土耳其的艺术发展,并为埃斯基谢希尔市做出文化贡献。

© Batuhan Keskiner © Batuhan Keskiner © NAARO © NAARO + 11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演艺露台及室外广场方案公布

加拿大著名的艺术文化及国家历史博物馆,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近日公布了其室外扩建部分的设计方案。该扩建项目由Hariri Pontarini 建筑事务所(HPA)的主创建筑师Siamak Hariri所设计,包含演艺平台和室外广场两大部分。项目旨在于街侧为既有博物馆创造一个富有活力的室外公共活动空间。

Rendering of the Reed Family Plaza facing west. Image Courtesy of Hariri Pontarini Architects Helga and Mike Schmidt Performance Terrace rendered view south. Image Courtesy of Hariri Pontarini Architects The Reed Family Plaza. Image Courtesy of Hariri Pontarini Architects Helga and Mike Schmidt Performance Terrace rendered view north. Image Courtesy of Hariri Pontarini Architects + 8

10座利用现代手段改造的历史博物馆建筑

大量的历史建筑需要扩建或重新利用。在过去40年中,通过当代干预手段改造旧建筑的实例如雨后春笋,特别体现在新建或扩建的艺术博物馆中。这些空间体现了历史遗产在当代的适应力,表明即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建筑风格的结合,也可以是美丽而打动人心的。以下是十个世界各地的艺术博物馆的绝佳实例,均对历史建筑进行了当代干预。

竞赛征集:柏林建筑博物馆,面向学生和青年建筑师

几个世纪以来,柏林一直是欧洲最伟大的文化、宗教、政治与艺术变迁的主要见证者。它的建筑和城市遗产给予了我们机会,去通过街道、纪念碑和建筑物重温这片大陆动荡的历史。从中世纪的起源开始,柏林见证了普鲁士帝国的兴盛与一战后的衰败,魏玛共和国的复兴和第三帝国的形成。它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被占领并被一面耻辱之墙分割近30年。在这面墙倒塌之后,柏林经历了国家的统一,最终成为了欧洲最重要的政治中心。

银杏画廊,以乡村为灵感的美术馆 / More Architecture

近期,为应对中国“博物馆热”导致的标志性博物馆建筑的疯长, MORE Architecture 通过他们对银杏画廊的设计,创造了一个复杂的体验式博物馆空间。这个已经开始建造的画廊使艺术与自然含蓄地融合,同时它也是长三角私人博物馆系列中的一部分。银杏画廊还设有礼堂和工作室,并对孩子们进行当代艺术教育,使艺术成为人们公共生活的一部分。

鸟瞰 © MORE Architecture 剖面图 © MORE Architecture 室内 © MORE Architecture 画廊模型 © MORE Architecture + 13

Epítész Studio公布新匈牙利交通博物馆竞赛方案

匈牙利建筑事务所 Építész Stúdió 公布了他们在新匈牙利交通博物馆竞赛的设计,方案获得了第三名,第一名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赢得. Építész Stúdió的方案设想了一个垂直于现存建筑物的新结构,将新旧交织在一起。

新加的一系列结构沿着街道一侧将侧面主楼虚拟延伸,在铁路一侧的新旧单元之间加入带状入口。把新旧建筑通过一个”桥“相交连接,将动态添加到现有的静态中。 

© építész stúdió © építész stúdió © építész stúdió © építész stúdió + 32

隈研吾以“堆叠木盒”为灵感设计的博物馆将于今年六月于土耳其开幕

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Kengo Kuma & Associates) 设计的奥顿帕扎里现代艺术博物馆(OMM)将于2019年6月对外开放,该博物馆坐落于土耳其西北部的大学城 Eskishehr。将会展出国际上的一些重要的现代和当代艺术收藏品,该项目是该事务所在最近完成的苏格兰 邓迪V&A博物馆 之后进行的设计。

该博物馆建筑面积为4500平方米,是一个独特的堆叠造型木结构建筑,设计灵感来自奥顿帕扎里传统的奥斯曼木制悬臂房屋,这种房屋是该地区的代名词,同时也向该地区具有悠久历史的繁荣的木材市场表示了敬意。该博物馆将与周边地区的其他几家城市博物馆一起,在小镇上创建出一个博物馆广场和公共集会场所。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7

让·努维尔打造‘沙漠玫瑰’,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将于3月28日开放!

由让•努维尔 (Jean Nouvel)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新影像图片资料日前已经发布,这项目前正在施工的项目预计将于2018年12月对外开放。该项目的建筑设计灵感来自于沙漠玫瑰,并寻求其建筑在现代风格和其所包含的历史内容之间建立对话。在卡塔尔博物馆最近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该方案“在赞美卡塔尔的历史遗产的同时还祝福了它的未来”。

© Iwan Baan © Iwan Baan © Iwan Baan © Iwan Baan + 5

DS + R 公布新匈牙利交通博物馆设计

建筑与设计公司DS + R建筑事务所中标位于布达佩斯匈牙利交通博物馆设计项目。作为欧洲最古老的交通博物馆之一的新居,该项目将选址在一个过去的铁路站场。该项目将地面交通作为中心组织原则,突出地面在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中的中心作用。该设计通过挖掘、提升和切割等手法,使原先的地面陌生化,从而创造出意想不到的环境。

匈牙利交通博物馆. Image Courtesy of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匈牙利交通博物馆. Image Courtesy of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匈牙利交通博物馆. Image Courtesy of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匈牙利交通博物馆. Image Courtesy of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