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Erieta Attali

BROWSE ALL FROM THIS PHOTOGRAPHER HERE

盘点2017-2020年建成的体育馆建筑,未来的体育建筑应该什么样?

4月16日,由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参与指导设计的广州恒大足球场正式开工,计划建成可容纳10万观众的,世界上最大的专业足球场。以“荷花绽放”为灵感,设计具象化地展现了广州的“花城”特色,引发网友热议。面对种种争议,恒大建筑设计总院还发布消息称恒大计划另建两座8万人足球场,邀请大众从六个初步方案中推荐两个。

受疫情影响,巴黎圣母院修复工程暂停

由于新冠病毒的爆发,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工作暂停。出于安全考虑,法国官员已经叫停所有活动。虽然教堂的加固工作已经完成,但是尖塔和屋顶的重建以及拆除被大火融化的脚手架的工作都中断了。

via Shuuterstock/ By Wirestock Images via Shutterstock/ By Ligankov Aleksey via Shutterstock/ By Ligankov Aleksey via Shutterstock/ By Ligankov Aleksey + 9

空城,全球摄影师记录疫情爆发后的城市空城风貌

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重新塑造了城市风貌,城市中的街道和建筑物内空无一人。从纽约时代广场到巴黎协和广场,摄影师正在用镜头记录这些城市的变化。最近纽约时报发布《大空荡荡 The Great Empty》文章,展现疫情后的城市。现在,已委托五名摄影师拍摄鹿特丹。

摄影作品:疫情中的巴黎,孤独漫步 / Erieta Attali

为了有效的控制新型冠状病毒,全世界呼吁人们减少社会出行,居家隔离。巴黎摄影师埃里塔·阿塔利(Erieta Attali)在持有许可证的前提,拿着手机,以她的方式记录巴黎空荡荡的街道。

摄影师 Erieta Attali:每一张摄影作品都是建筑个性的表达

建筑大多通过图像为人所知。即使在旅行不再是奢侈品的今天,建筑和场所的主要传播和欣赏媒介仍然是图像。就此而言,摄影对于建筑一直是,并且仍然是至关重要的。下面的采访通过Erieta Attali的镜头深入探讨了她的作品,以及作品与建筑和景观之间的关系。这位以色列摄影师在这里回到了她的起点,和我们一起回顾了她这二十多年在世界各地拍摄和教学的历程。

Panorama办公大楼,空中桥梁建筑 / Marc Mimram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31

巴黎, 法国
  • 建筑师: Marc Mimram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161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8

21个隈研吾建筑项目,21种材料实验

在隈研吾的设计中,他用材料把在地环境和项目的使用者连接了起来。在他的建筑概念里,材料的纹理构造和原始状态,以及建造系统和产品都可以通过展示和使用来增添每座建筑的实用价值。
从瓷砖制成的展示架到透过带有细薄聚酯涂层的多孔金属板穿入的日光,隈研吾坚信作为基本组成的材料能在设计阶段给建筑带来改变。接下来,我们将介绍隈研吾利用材料为建筑带来非凡改变的21个项目。

V&A Dundee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Image © Hufton+Crow Camper Paseo de Gracia / Kengo Kuma & Associates. Image © ImagenSubliminal GC Prostho Museum Research Center / Kengo Kuma & Associates. Image © Daici Ano Archives Antoni Clavé / Kengo Kuma & Associates. Image © 11h45 + 44

Simonne-Mathieu 网球场,以水晶宫为灵感的温室球场 / Marc Mimram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23

巴黎, 法国
  • 建筑师: Marc Mimram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53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8年

为何巴黎圣母院大火难以扑灭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近千年来,作为浪漫主义的象征,作为这座城市历史、文化的标志,圣母院一直屹立在巴黎中心的西岱岛上。但就在本周一,2019年4月15日,这座哥特主义建筑的杰作,在塞纳河畔数千游客居民以及全球数百万网络观众无奈、悲痛与难以置信与的目光中熊熊燃烧

不幸中的万幸,大火并没有夺走无辜的生命。但是建于19世纪标志性的尖塔,被誉为无价之宝的玫瑰花窗以及圣母院的屋顶、内饰与艺术品,通通付之一炬。就在本文写作时,在500名消防队员的努力下,圣母院大教堂的的主体结构得以幸存。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9

实时记录巴黎圣母院大火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译者:陶萍)当发生巴黎的标志性建筑物巴黎圣母院的一部分损毁于大火这件事以后,我们只能回顾灾难发生的那一夜,然后开始计划对建筑结构的修复,使之尽早恢复昔日的荣耀。这座有着856年历史的建筑,幸存于暴动,战争和革命之中,却在这场大火中遭受了重大破坏,中央塔尖部分,66%的屋顶以及拱顶部分全部损毁。尽管这副哥特式杰作烧毁的画面和视屏令人担忧,但看上去似乎主结构和大部分内部都幸免于难。

虽然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全面调查导致火灾的原因,但有关火灾过程的新细节在不断地更新,公共和私营部门也在积极为大教堂的修复募集资金。下面,在详细说明修复这座象征其城市和国家历史的建筑计划之前,我们回顾一下4月15日灾难发生后展开的时间线。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9

法国发起重建巴黎圣母院尖顶的竞赛

在本周毁灭性的大火之后,法国总理宣布了一项国际建筑竞赛,以重新设计巴黎圣母院的大教堂尖塔。在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就重建大教堂举行特别内阁会议后,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宣布了这一消息。菲利普说,竞赛将使大教堂“适应新时代的技术与挑战”。到目前为止,重建巴黎圣母院的预算达到近10亿美元。

摄影师新书《Periphery | Archaeology of Light》,展现极端自然条件下的建筑美

Erieta Attali倾其二十年投身于探索世界边缘的建筑与自然地形之间的联系。Attali的照片提出了一个问题:极端的自然条件和苛刻的地势怎样促使人类通过建筑来重新定位和保持自我。她的不屈不挠和高强度的旅行可以从她跨越四大洲,行程从冰岛一直到印度洋的与世隔绝和偏远的山地的壮举中看出。

巴黎圣母院因修复工程引发大火,主体结构获救,尖塔玫瑰窗已被毁

巴黎圣母院,巴黎乃至欧洲最受欢迎的哥特式建筑地标之一,于当地时间4月16日傍晚,屋顶发生大火,尖塔被大火吞灭。根据卫报(The Guardian)详细报道,此次大火可能与目前正在进行的修复工程有关。下面视频片段显示了这座拥有850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的标志性塔尖坍塌过程,据目前来看,大火已经木结构内部产生了影响。根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整个教堂的屋顶已经坍塌,内部三座中世纪玫瑰窗在高温下,已经爆炸。一线希望,消防员已经确认主要结构已经“获救并保护”("saved and preserved")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12

马匹饲养员之屋 / Diego Baron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22

本周最佳摄影照片:17个别样的自然通风采光室内庭院

© Yoon Joonhwan © Erieta Attali © Nguyen Tien Thanh © Pablo Blanco + 17

在本周最佳摄影中,我们挑选出17张优秀的室内庭院项目摄影作品。这些室内庭院空间为增加自然光线和改善通风条件等设计带来诸多优势,同时也是居民由室外进入内部的直接途径。如下是来自著名摄影师Quang Dam, Fran Parente以及Pablo Blanco的摄影作品。

12位女性建筑摄影师(第二部分)

在不同性别的建筑摄影师观察世界的方式上,是否有一个差异点被反反复复提及?这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也可能正是这个有争议的问题,造成了很多女性摄影师的光芒被掩盖。

我们不想为这个问题提供一个明确的答案,为了延续我们第一篇文章----女性建筑摄影师作品选集,我们想再一次通过这篇文章让那些值得关注(却没有获得应得关注)的女性摄影师走入你们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