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筑

  1. ArchDaily
  2. 国家
  3. 日本

日本最新项目

日本即时新闻

与西泽立卫,一起“疾驰东京”

Beka& Lemoine的最新电影对“建筑实践扎根有多深,以及建筑和文化环境在何程度上供给和塑造了我们的想象力”提出了疑问。他跟随我们这个时代最受推崇的日本建筑师之一,西泽立卫与他的爱车阿尔法·罗密欧Giulia漫步东京街道。黑白纪录片“疾驰东京”在赢得著名的DocAviv 2020大奖后,将在欧洲以及北美的众多重要建筑电影节放映。

2020YTAA青年人才建筑奖亚洲板块决选名单公布

密斯·凡德罗基金会与欧盟创意欧洲项目一同宣布了2020年青年人才建筑奖(YTAA)亚洲板块的最终9强决选名单。该奖项成立于2016年,志在认可新锐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和景观设计师们的才华,并为他们提供与建筑事务所和机构合作的机会。

填补空白:城市剩余空间中的填充式建筑

在世界各地的所有城市中,都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剩余空间,被遗忘的城市结构碎片,亦或是过去发展重叠层的残余部分。这片土地的条件使其不适合大多数传统建筑,但却使其成为建筑发明的沃土。这些填充式建筑赋予空地的拐角地段、死胡同和奇形怪状的地块新的价值,为内向型城市发展开辟了新的领域,扩大了可利用的居住空间,增加了人口密集城市的设施。本文探讨了城市剩余空间在实验和城市激活方面的潜力。

纪录片《柱都》,大阪传统日式住宅的标准化探索

由日本建筑史学家中谷礼仁 (Norihito Nakatani)创作的短片《柱都》探索了日本独特的长屋居住文化。长屋是日本近代早期流行的一种住宅类型。影片描绘了大阪仅存的其中一个长屋街区,全方位展示了这种住宅形式所蕴含的标准化思维,同时记录了建筑元素在不同空间配置中的转换方式。

生死皆无立足之地:亚洲埋葬之地的未来

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中,人们越来越难以找到舒适的地方生活,且逝去的人们可以安详休息的地方也逐渐变得稀缺。据估计,每年都有将近5500万人死去,活着的人数则是故人的15倍。然而城市规划者和建筑开发商则更在乎与活人做交易,继而忽略了丧葬方面。因此,两个平行世界之间则越来越紧张。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于如何处理和设计供生死共存的公共空间提出了越来越多的疑问。

本周未建成 | 日本太空运输枢纽、墨西哥零能耗机场

本周的"最佳未建成项目 "评选包含了我们读者提交的概念性提案。这些项目具有不同的功能和不同的规模,其中包括一座中国的螺旋桥到日本的太空旅行的交通枢纽。

日本探险公园,使用可再生材料建造圆台状度假小屋

丹麦建筑事务所Third Nature日本一处可再生旅游区设计了新方案。这个名为NordiskHygge - Ugakei的项目由日本结构环境工程公司与可持续环保公司Henrik Innovation完成。新的探险公园由度假木屋、豪华露营帐篷、河口处的一片露营地与一个学习区域组成,鼓励人们在自然中活动。

坂茂应急建筑合集,走近人道主义建筑师

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坂茂以创新材料与博爱设计闻名于世。他在可回收材料方面知识渊博,尤其是关于纸张与硬纸板的利用。逾三十载,作为志愿建筑师网络( Voluntary Architects Network )创始人,坂茂用其材料知识为全世界的灾民建造了高质量、低成本的灾害避难所,其中受灾地区囊括卢旺达、海地、土耳其、日本等。在此我们荟萃了坂茂的十个人道主义作品,项目注解由坂茂建筑事务所提供。

2020威尼斯双年展阿联酋馆,寻找波特兰水泥的环保替代

译者:陈品仰
来自黎巴嫩的WaelAl Awar和来自日本的Kenichi Teramoto,他们被共同任命为2020年威尼斯双年展阿联酋国家馆的策展人。展览以湿地为主题,并针对于建造业所造成的消极环境影响提出一种实验性的解决措施。

日本最大社会住宅实验,集体社区‘团地’的起与落

日本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集体住宅项目将西方和苏联的现代主义建筑与日本传统元素相结合,是一次值得反复品味的跨文化建筑实验。曾经象征着“现代化”理想的住宅群如今已不再适合年长者居住,反成了日本社会的沉重负担。由于鲜少和外界互动,一些独居者在去世后一段时间遗体才被发现,引发了“孤独死”这一社会议题。研究者和摄影师 Tatiana Knoroz 在她的 Strelka杂志文章中探究并记录了这一现代主义项目的悲剧性命运。

加载中…… 需等待几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