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日本建筑

  1. ArchDaily
  2. 国家
  3. 日本

日本最新项目

日本即时新闻

丹下健三之子丹下宪孝,子承父业的压力与突破

我们对东京丹下集团的总裁兼高级首席建筑师丹下宪孝进行了访谈,期间讨论了他与知名建筑师父亲丹下健三(1913-2005;日本战后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家,1987 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之间的关系,其父为第一个家庭建造的房子的命运,从哈佛毕业后立即加入父亲事务所的决定,分享他父亲的设计原则,以及他独立设计的第一个作品背后的构想——位于东京的 50 层的蚕茧大厦(Mode Gakuen Cocoon Tower),一座可以容纳 10000 名学生的垂直校园;该项目在 50 位国际建筑师参加的竞赛中拔得头筹。

做减法的建筑设计,非典型建筑师 Johanna Meyer-Grohbrügge

从意外进行建筑研究,到最终爱上这个领域的复杂性及其众多层次,Johanna Meyer-Grohbrügge 对建筑的双重性感到惊奇;智慧层面与物理层面。Meyer-Grohbrügge柏林的创始人,建筑师和她的工作室寻求内容的空间化,建立关系,并找到共同生活的解决方案。

OMA 新作‘东京原宿 Harajuku Quest’动工,‘两面’建筑

由重松象平和 OMA 纽约公司设计的 The Harajuku Quest,代表了东京原宿区的一个新的商业和文化中心。该建筑位于表参道和奥原宿之间,是 NTT “With Harajuku”计划的最新阶段,作为一个更大规模的城市发展项目,旨在通过一系列的广场和商业区增加区域人流量。Harajuku Quest 计划吸引来自表参道和奥原宿的人来此活动,并首次尝试将这两个地区连接起来。施工预计将在 2025 年完成。

竹结构何以成为亚洲建造的未来?

菲律宾文化认为男人和女人最初是从竹节中诞生的;中国人将竹赋予文化内涵与象征意义,诗云“不可居无竹”;竹子在日本代表着繁荣,而在印度象征友谊。伴随着神话故事与历史典故,坚固的竹制结构在近代亚洲得以发展。尽管不同东方国家的建筑形式各具特点,但它们的共同点在于——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尊重。

公共艺术如何塑造城市?

希腊博学家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曾经说过:“艺术的目的不是要去表现事物的外表,而是其内在的意义”。世界各地城市中的公共艺术试图通过向市民提供意义感和认同感来寻求实现这一目标。公共艺术以壁画、装置、雕塑和雕像的形式与博物馆外和公共领域的观众互动。这种艺术呈现了一种集体重新定义社区、身份和社会互动等概念的民主方式。

什么是指向未来的新材料?

预计到 2050 年,原材料的迅速枯竭将使世界上没有足够的沙子和钢材来建造混凝土。另一方面,建筑成本持续飙升,相较去年增加了 5%到 11%。而在对环境的影响方面,建筑业仍然占空气污染的 23%,气候变化的 50%,饮用水污染的 40%,以及填埋废物的 50%。可见,建筑业、环境和人类都面临着相互影响的若干挑战,但处于最不利地位的是人类。

中银胶囊塔将在元宇宙中保留

日本数字咨询公司 Gluon 计划在元宇宙中保留日本的中银胶囊塔,这是一座黑川纪章设计的,由最具代表性的日本新陈代谢派的代表性建筑。这一“三维建造项目”是一个采用一种测量技术,用三维的方式记录标志性建筑并且以模型的方式重建。由于塔楼结构的不稳定性,以及结构不符合当地抗震标准,建筑体老化且缺乏维护,该建筑现已被拆除。

Snøhetta 日本最大项目,东京涩谷综合体方案公布

Snøhetta 公布了其迄今为止公司在日本设计的最大项目,即给东急公司、L Catterton 地产公司和东急百货公司打造的全新东京涉谷上西区。项目意在提供与东京涩谷区活力相协调的文化体验,该区以其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屏幕和涩谷站八公前的十字路口而闻名。这栋 36 层的塔楼将包含文化综合体、零售空间、现代酒店和出租住宅。

日本和瑞典,具有雕塑感和超现实的美发店

斯堪的纳维亚极简主义和日本和风,一个是来自遥远北方的美学,另一个则是来自神秘东方的美学。乍一看好像存在着传统界限,没什么相似之处,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不相关。毕竟,将它们相互结合是如此流行,甚至创造了 Japandi 这个词。

又一洞洞屋,藤本壮介‘日本石垣岛度假村’方案公布

藤本壮介建筑设计事务所于近期公开了位于日本冲绳石垣岛的全新项目“非酒店酒店(Not a Hotel Ishigaki)”的设计。这个独特的热带度假酒店坐落在圆形的场地之上,并朝向周边的自然景观开放。建筑的一大特点在于其起伏的绿植屋顶,这一屋顶的形态让人们可以通过露台直接抵达绿色环境之中,同时自然也可以直接径直延伸至室内空间,并与草地、休闲区、婆娑树林、和映照着天空变幻的镜面水池等共同构筑了与自然互联的新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