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百花洲C1C2古建落群改造新生 / 悉地国际

百花洲C1C2古建落群改造新生 / 悉地国际

“醉花院”堆石为岸,水系与道路既是形式感,也是各个客房的边界线。 © 鲁飞团队 公共区域开放/私密的立面对比 © 鲁飞团队 “问春归”平层客房卧室 © 鲁飞团队 CHECKIN区域,紧邻后宰门街,花窗立面隐约透出沿街市井气息 © 鲁飞团队 + 32

济南, 中国
  • 建筑师: 悉地国际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220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7
  • 摄影师 摄影师: 鲁飞团队
  • 项目主持人: 李秩宇
  • 方案成员: 浦玉珍、曾荟凡、陈金霞、王骁夏、王欢、李田田、马一鸣、孙瑞雪
  • 深化成员: 张莹、杨彦铃、黄青华
  • 标识成员: 陆贵雪、李明远
  • 结构成员: 董全利、王文标
  • 甲方单位名称: 济南明府城文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甲方参与人员: 闫欣、李兰亭、刘剑波、国楷
展开 收起
“醉花院”堆石为岸,水系与道路既是形式感,也是各个客房的边界线。 © 鲁飞团队
“醉花院”堆石为岸,水系与道路既是形式感,也是各个客房的边界线。 © 鲁飞团队

「百花洲C1C2古建筑落群」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百花洲历史文化街区,与大明湖仅一步之遥,周边泉眼密布,是济南传统民居“家家泉水、户户垂杨”韵味的集中承载地段。

由左至右:
建筑群西侧尚存的厚德泉;泉水井夏日浸凉瓜果;
王府池子露天游泳的盛况;当地民居与穿泉而过的“凤起桥”

“哪儿的水能比济南?有泉——到处是泉——有河,有湖,这是由形式上分。不管是泉是河是湖,全是那么清,全是那么甜,哎呀,济南是‘自然’的Sweet heart吧?”
—— 老舍 • 《一些印象 (续四) 》

公共区域开放/私密的立面对比 © 鲁飞团队
公共区域开放/私密的立面对比 © 鲁飞团队

项目开始之初,设计师通过现场驻扎和调研,在当地街巷水域与民居城市关系上、延展室内外一体化设计。

以“泉”为首,以“荷”“曲水”为辅,以“雅”为基调作为设计元素,将老济南在地肌理融入到项目中,以空间、以韵律、以设计灵感,为传统济南民居增添一处可呆、可念、可想的群落。 

星天外”院落水面照明对比现场原植物一棵未挪,乔木落叶与人工水体形成了呼应对比的院中小自然 © 鲁飞团队
星天外”院落水面照明对比现场原植物一棵未挪,乔木落叶与人工水体形成了呼应对比的院中小自然 © 鲁飞团队

原建筑群落为「百花洲民俗展览馆」,因历史原因,原建筑群废弃已久,部分院落杂草丛生,室内漆面斑驳脱落,常年日晒雨淋被腐蚀的门窗、错综复杂的管线……等等原始不足的隐蔽条件,共同形成了改造项目的必要关注点。

如何最大限度地保留原建筑的历史形态,丰富室内空间感受,成为了此次空间设计中的重点难点。改造后的古建群落、作为作为济南中心老城区的代表性精品酒店对外开放,共设有6个庭院,15间客房。

星天外”院落水面照明对比现场原植物一棵未挪,乔木落叶与人工水体形成了呼应对比的院中小自然 © 鲁飞团队
星天外”院落水面照明对比现场原植物一棵未挪,乔木落叶与人工水体形成了呼应对比的院中小自然 © 鲁飞团队

室外空间
因项目原功能为百花洲片区中一部分古建景点,现场的照明与景观都作为“游客景点”的定位而设置,与酒店气质不符,设计各专业整合了建筑立面、景观水系、泛光照明,注入与酒店定位匹配的私密与格调氛围。

正式入口/整合照明后的问山巷立面感官 © 鲁飞团队
正式入口/整合照明后的问山巷立面感官 © 鲁飞团队

由于部分古建有保护限制,为了保留建筑原有的历史风貌,秉承“修旧如旧”的原则。使其更自然地与周边环境融合,设计方对建筑外观进行保护性维护及修缮:

  •     取消屋面景点方式的串灯,将照明重心配合景观放置在人视范围内;
  •     根据室内采光,扩大部分已有窗洞,不做原立面大面积开窗;
  •     保护利用现场已有老门扇与花窗,在功能不减分的前提下落实使用;
  •     维护现场外立面石雕与花砖造型,最大程度保护原始建筑外貌。

正式入口/整合照明后的问山巷立面感官 © 鲁飞团队
正式入口/整合照明后的问山巷立面感官 © 鲁飞团队

原建筑群西侧外有一泉眼名“厚德泉”。全场景观为还原“泉城”风貌,使之与周边老城区水域结合,特从西侧引入厚德泉水入院,将全场水域根据6个院子的围合,梳理出串联全场的整体流向。而“泉水”这一元素,真真正正成为了在地的景观构成主角。

景观的水域,呼应了百花洲片区”家家泉水”居住肌理,水流方向由西侧厚德泉缓缓入院,陆续串联起6个院落,水流方向结合顾客由公区到庭院的行进方向,将古建群落零散的分布,全部由水系串联起来。

“醉花院”堆石为岸,水系与道路既是形式感,也是各个客房的边界线。 © 鲁飞团队
“醉花院”堆石为岸,水系与道路既是形式感,也是各个客房的边界线。 © 鲁飞团队
“百花曼”院落水面照明,“L”形院落曲折通幽,近水的折廊形成开放与私密的边界提示 © 鲁飞团队
“百花曼”院落水面照明,“L”形院落曲折通幽,近水的折廊形成开放与私密的边界提示 © 鲁飞团队

同时,现场的泉水井、老石板雕塑造型地铺、现场乔木……皆进行了原地原貌保护,作为节点呈现穿插于景观中。

格局方正的“醉花院”道路呈现十字形,居中对称的布局是标准北方院落与水域结合的设计阐释,景观依照现场地形,因势营造水域边界。

室内空间
在公共空间的设计中,我们采用了室内外视线通透的空间感官,原本的小窗洞开为落地窗,使建筑两侧呈现通透的感受,从而更好地与室外景观进行互动。

室内设计秉承还原古建序列的原则,在还原建筑木梁结构自身的美感之外,尽可能将原建筑木梁通过擦色、还原、刷木蜡油保护的朴素手法,用原木温润质感增加空间的亲人性。

因传统建筑空间各有不同,在室内设计中,根据每个房间不同的特征,我们一共设计了5种基本房型,在保持原始建筑古朴纯粹的基础上,利用软装吊灯、摆品、挂画,意图将大明湖畔“莲叶何田田”的文化景象引入室内空间,与室外的景观达成呼应。

CHECKIN区域,紧邻后宰门街,花窗立面隐约透出沿街市井气息 © 鲁飞团队
CHECKIN区域,紧邻后宰门街,花窗立面隐约透出沿街市井气息 © 鲁飞团队

传统古建空间格局有限,所有空间单房间面积均在30㎡上下,设计倡导古建韵味下的现代居住功能,每间作为单独的客房存在,设置“卧室+禅榻+泡池+盥洗功能”,泡池的设置不仅仅是卫浴功能组件之一,更是家家与泉水为邻的人为活动映射。

“问春归”平层客房卧室 © 鲁飞团队
“问春归”平层客房卧室 © 鲁飞团队

软装设计延展,呼应“泉”、“荷”、“曲”、“雅”的主题,以荷叶、荷花、莲蓬等为主要装饰元素。

点缀以古琴、文房四宝、古籍罐等装饰物件,以打造古朴、雅致的室内空间,凸显山东作为文化大省的本土特征。

原木梁的房间通过擦除红木色,还原原木结构美感 © 鲁飞团队
原木梁的房间通过擦除红木色,还原原木结构美感 © 鲁飞团队

项目难点分析
因建筑群坐落于济南老城区中心位置,改造前期隐蔽图纸缺失,且缺少市政管线图纸,在施工过程中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和阻碍。设计团队根据现场问题及时调整,各个专业配合核查现场管道管线,根据现场条件出具应对方案。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原建筑年代不一,个别始于明清,大部分建于建国后,建筑的舒适条件落后,未采取保温措施,房间内幽暗阴冷。因此在隔墙中填充保温材料,重新按照完成面加厚布局房间内平面,同时卫生间区域增设地暖。将原有的单层老木门作为外侧装饰,内侧增加门扇,增强房间的保温性以及房门的稳定性。

所有建筑均保留原有开窗大小,老样板间采光性不佳,房间内显得阴暗,且部分古建不能大面积拆除和修改窗洞。经过讨论,决定将原修缮后结构梁上的红木色调、经现场反复擦色校对,改为颜色较浅的原木色,从视觉上增加了空间的明亮度和亲人感。同时重新修改了门窗样式,使每个院内的建筑门窗颜色统一,尽量平衡建筑与室内的呼应关系。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多功能公共区&早餐厅 © 鲁飞团队

回声
百花洲C1C2古建群落改造项目,是CCDI卝智室内设计、联合各个专业的一次对老城区古建类改造里程碑式设计,我们有坚守、有初心、一次次地坚持不懈不仅仅是对成果落地最有效的回馈、更是我们对济南这座城市一次文化和空间集合的实践赞美。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项目地址

地址: 历下区后宰门街,济南市,山东省,中国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百花洲C1C2古建落群改造新生 / 悉地国际" [Living on a Spring Nearby Daming Lake / CCDI] 14 2月 2020. ArchDaily.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33649/bai-hua-zhou-c1c2gu-jian-luo-qun-gai-zao-xin-sheng-xi-di-guo-j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