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2019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城市之眼”,Dietmar Offenhuber:业余视觉鉴证和无孔不入的视角

2019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城市之眼”,Dietmar Offenhuber:业余视觉鉴证和无孔不入的视角

当城市装满传感器,建筑空间可以获得“看”的全部能力时会发生什么?在2019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到来之际,Archdaily与双年展“城市之眼”板块的策展人们紧密合作,探索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将如何影响城市建筑和人们日常生活。点击此处阅读由“城市之眼”板块策展人:卡洛·拉蒂(Carlo Ratti)、都灵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Torino)和华南理工大学(SCUT)撰写的策展宣言。

如果说1991年的海湾战争标志着电子媒体战争的开始,那么最近中东的武装冲突则凸显了社交媒体同样重要的作用。推特和脸书等平台长期以来一直被用于煽动抗议活动、组织集会和传播信息。从阿拉伯之春运动到叙利亚内战的十年间,社交媒体的作用已经从一个实用,功利的基础设施快速发展成为了一个造成冲突的主要媒介。当今现实版本的 Jean Baudrillard 著作《战争色情》出现在了用智能手机和无人机拍摄的战场画面中,其中还夹杂着政治宣传和与电脑游戏、网络潮流挂钩的流行文化。记者 Abdel Bari Atwan 记录称,雇佣军组织甚至会根据媒体对追随者、反对者和外国资助者们的预期反应来策划军事行动。所以有时候,战斗完全是为了收集有说服力的镜头和资料而策划的。

这在样的背景之下,出现了一群多样化的业余视觉鉴证专家,而劳拉·库尔根和“法证建筑”发起者等学者对他们进行了深入研究。2016年阿勒颇战役期间,激进人士利用无人机拍摄的画面记录并见证了家乡的毁灭。与此同时,在互联网上,一群分散着的但都对发生冲突地区绘制地图的人们,会通过各种社交媒体渠道发布的信息来对照核实冲突各方的主张,并深入理解不断变化的冲突前线。他们通过与卫星图像的交叉对照和对比来提取关于时间和地点的线索,例如,通过识别特征建筑的形状来判断地点。之后根据他们的调查和发现,绘制详细的实时地图,来反驳冲突各方的不真实宣传。而且在许多情况下,情报机构也能从这群人当中获得这方面的深刻见解。

IUCA’s conflict map from Jan 2016
IUCA’s conflict map from Jan 2016

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我表示这些业余专家发明的视觉语言打破了信息设计和制图学的传统。他们的制图的方法并不遵循传统­——为创造出最佳和最清楚的数据表达为目的,而是为了使数据产生的过程和空间推理更清晰易读。“联合冲突分析研究所”等集体机构并没有使用数据可视化的通用语言,而是创建了屏幕截图、卫星影像和其他来源的可视化集合,最多也只是略加注释以突出注重相同的元素和视角。资料来源未经修改,以证明其真实性。那么冲突地图并不是对现实的规范和普遍表达,相反,它们在讨论中扮演了一个短暂的且和事件情况相关联的角色。它们在不断地变化和更新,从不会被认为已经结束或完成。人们也会在推特和在线论坛上交换实时地图的片段,以解决视频中所描绘的地点的分歧。参与这个讨论需要相当多的技能和地理知识——地图不是为了即时目的而制作的。在这种表现性和非代表性的地图学模式中,观察者必须反过来完成制图者的工作——把这些点联系起来,得出结论。通过使用媒体的视觉产物作为真实性的线索,这种表现突出了材料本身特征,而不是信息的抽象性质。传统的制图学是基于普遍化的,而法证学的镜头则力求个性化:世界上没有两件事物是相同的,只要你观察的足够细致。

Conflict map by Peto Lucem, March 2014. Image© syriamaps.wordpress.com
Conflict map by Peto Lucem, March 2014. Image© syriamaps.wordpress.com

对冲突地图绘制者和抗议者来说,使用社交媒体来行动仍然是一个较危险的方式,目前深圳邻居的社会事件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与此同时,具有两面性的网络平台也可以被当做网络监控和监视的放大器和手段。在被人们携带着的并融入环境中的无处不在的智能摄像机的驱动下,在线交流变得更加可视化。虽然这一发展使得激进人士可以在匿名的情况下“让图像说话”,但同时也让他们面临新的问题,比如面部识别技术所带来的安全威胁。尽管这些网络平台在全球范围内是统一的,但激进人士的网上策略需取决于当地的情况而有所改变,并常陷入与对手无休止的军备竞赛当中。就如Sami Ben Gharbia等的阿拉伯之春的激进派,他们专注于寻找在媒体中尚存的且没有被政府所关注的一片新鲜角落,当前的抗议者则受限于网络监管, 模糊处理和在城市环境中保持匿名的策略,而城市到处都是政府掌控的连接成像传感器。尽管如此,数字媒体平台上的各种不同做法、手段仍然难以简单描述。当我们试图理解数字媒体平台在冲突中扮演的角色时,采用冲突地图绘制者们的鉴证手段和嗅觉是非常值得的,而不是接受平台作为中立基础设施的观点,即提供Donna Haraway所描述的来自各处的公正观点。

本文摘录自Dietmar Offenhuber在2017年于地理人文杂志GeoHumanities发表的《达伊沙地图:围绕动乱国家的地图战》第四期第一章,1-24页。https://doi.org/10.1080/2373566X.2017.1402688
文章可以由以下链接进入:https://offenhuber.net/publications/

关于作者

© cyber.harvard.edu
© cyber.harvard.edu

DietmarOffenhuber是东北大学艺术+设计和公共政策系的副教授,负责信息设计和可视化研究生项目。他拥有麻省理工学院城市规划博士学位,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媒体艺术与科学硕士学位,以及维也纳科技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Dietmar是奥地利路德维希·玻尔兹曼研究所和未来电子学研究所的主要研究员,也是奥地利林茨艺术大学文化界面项目的教授。

他的研究重点是在于设计、技术和治理之间的关系。Dietmar是获奖专著《废物是信息——基础设施易读性和治理》的作者,并出版了其他关于城市数据、问责技术和城市信息学的书籍。他的博士论文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城市研究与规划系2014年的优秀论文奖,他的研究获得了2012年美国规划协会杂志的最佳论文奖和2017年Ascina奖。

城市交互—第八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中国,2019年12月15日

http://szhkbiennale.org/

将于2019年12月15日在中国深圳开幕的“城市交互”是第八届深港城市 \ 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的主题。这次的展览包含两个部分,分别为“城市之眼”和“城市升维”,将分别从不同角度探索城市空间和科技创新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其中“城市之眼”部分由建筑师、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卡洛·拉蒂担任主策展人,华南—都灵联合实验室担任学术策展人。而“城市升维”部分则由中国学者孟建民和意大利艺术评论家 Fabio Cavallucci 担任主策展人。

“城市之眼”板块

总策展人:卡洛·拉蒂

学术策展人:华南–都灵联合实验室(华南理工大学–孙一民,都灵理工大学–博明凯)

执行策展人:贝丹尼[CRA],爱兜,徐好好

湾区学院院长: 米兰理工大学 (德博)

“城市升维”板块

总策展人:孟建民、法比奥·卡瓦卢奇

联合策展人: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吴岩)

执行策展人:陈楸帆,玛瑙,王宽,张莉

译者:高宇鹏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Offenhuber, Dietmar. "2019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城市之眼”,Dietmar Offenhuber:业余视觉鉴证和无孔不入的视角" [Amateur Visual Forensics and the View from Nowhere / Dietmar Offenhuber for the Shenzhen Biennale (UABB) 2019] 31 10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27494/2019shen-gang-cheng-shi-jian-zhu-shuang-nian-zhan-cheng-shi-zhi-yan-dietmar-offenhuber-ye-yu-shi-jue-jian-zheng-he-wu-kong-bu-ru-de-shi-jiao>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