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石上纯也:“过去,建筑是社会的产物;如今,建筑是个性的表达”

石上纯也:“过去,建筑是社会的产物;如今,建筑是个性的表达”

石上纯也是当今日本最杰出的年轻建筑师之一,他因为设计发展过程中的实验性步骤而得到广泛的认可。他认为,一些设计中关键性的问题的答案常常会存在于建筑的场地中,但这些却经常为建筑师所忽略。时间、张力和自由的概念总是在他的作品中以某种方式出现,而且成为他最近的多数作品中的突出特点。

圣保罗日本屋的邀请,石上纯也来到巴西,与来自Metro Arquitetos的Martim Corullon讨论当今社会文化机构应该扮演的角色,这次谈话发生在去年9月2日。在圣保罗日本屋的支持下,我们与石上纯也讨论了当今建筑的角色、他的实验创作以及日本和巴西设计的各自独特性。

ArchDaily:在昨天的座谈会上,你提到现代主义和当代性。我们的城市已经不再是现代化的城市了,它们发生的变化很大,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挑战。你如何看待建筑师在当代世界的角色?

石上纯也:据我所知,在20世纪,现代主义主将城市作为建筑物来平等分布与构筑。目前,我认为建筑设计需要一个比城市尺度更大的衡量标准,那将会是大到更贴近自然尺度,更贴近地球的尺度。我相信这就是我们当代社会应当充当的角色:将建筑的思考扩展到地球的尺度。

A Capela. Instalação na Bienal de Arquitetura de Chicago 2017. © Laurian Ghinitoiu
A Capela. Instalação na Bienal de Arquitetura de Chicago 2017. © Laurian Ghinitoiu

ArchDaily:你经常提到建筑需要自由,在做项目的时候应该避免对项目的完全的控制。你能就这点更深入的谈谈吗?

石上纯也:建筑是一种造物,是价值观的多样性的表达。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表现和表达不同的世界观,而建筑师的工作就是进行这种表达。在功能主义的方法中,“创造”一词带有“解决”的含义;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克服这个观念,为此,在创作中我们需要一些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

ArchDaily:你的作品的实验性非常强。你的建筑在物质和概念上都表现出某种空间上的张力。你能多谈一谈这些设计的过程以及它在实验性上的关系吗?

石上纯也:你所说的空间上的张力指的是……?

Maquete do ReImagem © Giovanni Emilio Galanello
Maquete do ReImagem © Giovanni Emilio Galanello

ArchDaily:比方说,在你制作的极薄的钢制桌面中我们可以看出这点,还有在House & Restaurant Noel这个项目的概念中,沉重的固体混凝土结构仅靠几个支撑点得到支持。

石上纯也:关于实验性这个问题,最初,在建筑行业里,每个建筑师的答案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都要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客户那里进行项目,所以每个项目都有一些实验性的元素。作为一名建筑师,我不试图给出一个单一的答案或一个起始点,而希望寻求整合不同的形状和不同的视角。因此,我可以用很薄的东西来支撑很重的东西,或者,再举个例子,我可以谈论当代,但同时,给人一种富于历史感的印象。因此,寻求在作品中融入许多变量,自然会创造出矛盾,或你提到的张力。

Design for a Table / Junya Ishigami. Imagem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Design for a Table / Junya Ishigami. Imagem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ArchDaily:您在这里和其他的采访中提到了客户的重要性、土地和当地条件的重要性。你能再谈谈客户在你的项目中的重要性吗?

石上纯也:今天的建筑不像过去的建筑,过去的建筑是社会的产物;换句话说,是社会界定了该有什么建筑。今天,我们的问题是:如何通过建筑来表达个性?因此,客户的带来的关于个性的表达是非常重要的。

Botanical Garden Art Biotop, Tochigi, Japão, 2018. Imagem © Edmund Sumner
Botanical Garden Art Biotop, Tochigi, Japão, 2018. Imagem © Edmund Sumner

ArchDaily:你的很多作品都是关于时间的。一些建筑的外观已经很老了,几乎被侵蚀了,比如House & Restaurant Noel。我想请你多讲讲时间和它对于你的作品的重要性。

石上纯也:我认为每一座建起来的建筑物都应该能够长时间地矗立。当然,只要建筑存在,就会磨损。因此,我有必要展示一个建筑物是如何老化的。在我看来,建筑可以反映社会的变迁,但现在,社会变化非常快。到目前为止,社会的变化和建筑的永久性在时间上的尺度还是一样,但是因为今天社会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我想要调整我的建筑来跟上这种变化。

2019 Serpentine Pavilion. Imagem © Laurian Ghinitoiu
2019 Serpentine Pavilion. Imagem © Laurian Ghinitoiu

ArchDaily巴西的语境和日本的语境非常不同。你能具体说一下巴西的建筑师,或者在巴西当地背景下工作的建筑师如何才能够做到你所说的那种“自由”吗?

石上纯也:作为建筑师和作为人,我的文化背景都在日本。而巴西有自己本土的价值观。这么看来,通过将你个人的历史背景与你的设计结合,我们就可能拥有这种“自由”,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处在我们特定的历史背景中。在这之前,在现代主义建筑中创新是来源于外界的,你必须调整自己成为这个新奇环境的一部分。如今,情况恰恰相反:创新来自我们每个人,问题是我们如何影响我们的环境来改善它。

采访录音由Susanna Moreira整理
译者:林心艺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aratto, Romullo. "石上纯也:“过去,建筑是社会的产物;如今,建筑是个性的表达”" ["A inovação parte de cada um de nós": entrevista com Junya Ishigami ] 15 10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26434/shi-shang-chun-ye-chuang-xin-lai-zi-wo-men-mei-ge-ren>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