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建築新聞
  3. 通过剖透图重新认识伦敦的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

通过剖透图重新认识伦敦的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

通过剖透图重新认识伦敦的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
通过剖透图重新认识伦敦的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来自英国的 QuickQuid 发表了其受委托而制成的一系列剖面图,展现了伦敦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鲜为人知的一面。由高级研究员 David Cross 和建筑师 Laurentiu Stanciu 共同完成,该项目旨在展示“这些地标内在机理的惊艳程度并不压于其为天际线增添的优美。”该项目被称为‘剖视伦敦’,初衷是为了向英国公民及游客提供信息和启发。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 8

Neomam Studios 与 QuickQuid 联手打造了这些图像。该项目旨在激励伦敦人去重新认识那些当地极具代表性的建筑和地标,并邀请他们从全新的角度去了解这些地标建筑。正如出品方所提到的,“我们的着重点在于为大家带来一些正能量的,美好的,有惊喜的事物来激发英国人民的好奇心,鼓励他们向游客一样对伦敦充满探索的欲望。”你可以在下文中找到该项目所包含的所有7个建筑。

伊丽莎白塔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虽然常被称为‘大本钟’,这个著名地标其实本名为伊丽莎白塔,而‘大本钟’实则是指塔内顶部那15吨重的大钟。除了维持钟楼运作的钟表装置以外,塔楼内还有一间监室,专为隔壁顽皮的国会政客而设。上一次启用是在1880年,为非自愿入住的国会议员 Charles Bradlaugh 而开。但仍请持续关注关于此的更新。这座11层楼高的塔楼内还藏着不少其他的‘玄机’,包括一个迷你博物馆,一间储藏室,334级阶梯,还另有59级阶梯通向爱尔顿之光。每当国会进行时,此光便会被点亮。实际上,如此高的塔楼却是没有配备升降电梯的。所以,此剖面图也许是你能细细观赏此塔楼最好的机会。

小黄瓜”(The Gherkin)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这个庞大的玻璃材质的腌黄瓜位于伦敦金融城的中心地带,其内部空间几乎都用于保险行业办公。尽管外部的皮肤光滑无比,在这之下却有着繁复的工程设计。诺曼•福斯特将该楼设计为高效节能。通风天井在夏季将每层楼的热空气排出,在冬季则将太阳的热量与光线引入,因此,这栋大楼的能耗仅为同规模建筑的一半。餐厅设在靠近顶层的几层空间内,并有一间俱乐部位于该楼的最顶端,在这里可以360度观赏到伦敦全景。不管你相信与否,虽然该楼的外表面如此具有流线型,整栋大楼只有在其顶部使用了唯一一块弧形玻璃。

巴比肯大厦(The Barbican)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巴比肯是一个前沿艺术的场所,位于一片年代久远的粗野的楼群之中。称其为粗野,是因为仅由混凝土作为“工具”而完成了这片占地20万平方米的楼群。为符合本地建筑的限制条款,文化中心被安置于地面以下20米处。这就像是“一艘大船的船体,其大部分总是藏于水底的”。如果说人们很难从外观上欣赏到如此庞然大物的全貌,那么在其体内时又仿佛置身于探索游戏,因为在这里,不同层高的楼层通过半露的通道和楼梯井相连,何其繁复。

O2体育馆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该建筑的前身是千禧穹顶,拥有全球最大(有支撑的)穹顶,后来逐渐成为了世界上最繁忙的音乐场馆。最初,该建筑是为了为期一年的英伦风情节系列展览及体验而建,但在后来的四年时间里,该建筑都被重新用作体育馆。开发商用复杂的结构掩盖了穹顶外表的简洁性。雨水从圆形顶上滑落,它们被收集、处理后,再用于馆内卫生间的冲洗系统。超薄的玻璃纤维织物由2万多个夹具将其固定在100米高的支撑杆上。被如此支撑起的圆顶,也因此失去了穹顶在建筑上的真正意义。

国王十字地铁站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没有任何建筑类型能像地铁道路网这般被称作“藏起来的复杂”。很少有交通枢纽像国王十字地铁站那样,宽敞却仍旧拥挤繁忙。该地铁站早在1851年便已投入运营,在当时,其两个长约244米的并排火车蓬因其简单的设计而大受好评。近几十年里,过高的使用需求迫使该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改造。这项斥资5亿英镑的改造项目在2012年奥运会之前完成并投入使用,由钢和玻璃所新建的西大厅便是重点改造之一。英国观察家报的建筑评论家 Roman Moore 表示,从建筑内部看,在极具历史感的屋顶下方,“巨型的钢铁网柱像树干一样,随空间向上并渐渐分裂出更多的网状树枝,在顶部形成树冠后树枝呈辐射状继续沿内墙向下延伸,最后下降成为一个支撑原建筑的环状物。这样做,就避免了在地铁站主空间下的售票大厅里堆砌承重柱。”

皇家歌剧院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现有的皇家歌剧院是在其址上第三次重建后所呈现的版本。第二版本在1858年5月运营后,便和第一版本一样被大火烧毁。尽管如此,在上世纪的90年代,该楼获得了1.78亿英镑的返修扩建基金。花卉大厅是由E.M. Barry 设计的一间钢铁和玻璃结构的大厅,可用作花卉市场和舞厅。虽然曾经的辉煌早已褪色,经设计师之手,这间大厅摇身变成了带有酒吧和餐厅的新的社交空间。悄悄地向弓街上宏伟而古典的柱廊后面望去,便能一瞥真实的后台情景,在这里也能目睹那些将要在舞台上融为一体的表演准备工作。

唐宁街10号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Courtesy of Quid Corner

Quid Corner:这里是英国政府总部以及首相官邸所在。唐宁街10号是由3座独立修建却在这之后相连的17世纪的建筑组成。“数百年来,无数的最高决策在这里产生。当然,该楼也在百年间经历了不断增加的改建,修缮和修复。”一位撰写该建筑传记的作者这样介绍道,“唐宁街10号所代表的更多的是历史更迭,而非建筑设计。”此剖面图展示的是二楼的一间套房,办公及首相举行会议的空间位于其下层。总而言之,该建筑共含有100间房间,从其正面外观来看,这些联排建筑很难以简朴来形容。

资料来源

Design Book. (2018). 30 St Mary Axe: The Gherkin. designbookmag.com

Barbican. (2018). Our building Our architecture. barbican.org.uk

Betts, J.D. (2018). Big Ben. britannica.com

Populus. (2018). The O2 Arena. populous.com

Network Rail. (2018). The history of London King’s Cross station. networkrail.co.uk

Royal Opera House. (2018). History. roh.org.uk

Brown, J. (2017). Rebuilding No. 10 Downing Street. history.blog.gov.uk

译者:唐久乐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Eric Baldwin. "通过剖透图重新认识伦敦的7个标志性地标建筑" 08 6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18442/tong-guo-pou-mian-tu-zhong-xin-ren-shi-lun-dun-de-7ge-biao-zhi-xing-di-biao-jian-zhu>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