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刘家琨谈实践:“产权是他的,理想有你的,实践没有绝招,就是多实践”

刘家琨谈实践:“产权是他的,理想有你的,实践没有绝招,就是多实践”

11月2-3日,中央美术学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学术论坛,名为“挑战:反观建筑思想、教育与实践”。多位国内外大师及著名学府的院长都参与到这次学术讨论中,包括矶崎新、雷姆·库哈斯、王澍等。11月3日下午,中国著名建筑师刘家琨,家琨建筑事务主持建筑师作为演讲嘉宾出席了这次论坛。刘家琨老师以亲和幽默的方式,围绕他在成都的“西村大院”项目讲解建筑实践的要义。

庄惟敏:下面邀请主讲是刘家琨先生,家琨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他的作品应该说还是享誉中国海内外,多次被选送德中文化、法中文化年、荷兰当代建筑展、俄中文化建筑展、俄罗斯双年展等国际重要奖项。同时也获得很多个建筑的大奖,包括亚建协荣誉奖、中国建筑艺术奖,包括远东建筑奖、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大奖,他的作品被 A+,WA 等等重要杂志收录,同时他在中国大陆境内以及海外,麻省理工学院、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等等也都有讲座,下面我们掌声有请!

刘家琨:首先谢谢朱锫的邀请,朱锫“登基”以后,这是最大的一个活动。我不会说英语,只会说四川话和普通话,我就把两个结合起来说川普。另外就是我纠正一下庄惟敏院长的说法,我没有在学校待过,十年前我是当过交大的“野鸡教授”,野鸡教授什么意思呢?就是在学校里面要有一个人, 学校外面有个人,两个人合起来带一个研究生,我就是外面那个野的。讲实践教育就要讲项目,讲项目就要放PPT,放PPT是我们平常的日常工作。就是给甲方汇报,所以我就没有什么太多理论性的讲法,我就放一个PPT,讲一个项目。

这个项目是西村大院。关键词就是大院子和本地生活。有两个我思考这个问题的原型,一个是集体的居住,另外一个就是竹子。因为这个项目在成都,成都人很简单,成都人的幸福指标就是只要有竹子,在竹子下面随便干什么,那就是幸福。这儿有一块独立的地,这个地当年还是有点在城市的边缘,四面都邻街,但其实在经济上,它在成都的三环之内,是周边2800亩土地里面的一块社区配套用地,这么一块地是很贵的 ,以前有一些设施是高尔夫练习场、网球场、游泳馆等。虽然是社区的配套体育用地,但其实只能服务于少数人。而后来,在这儿还是需要一些建筑来激活社区,于是政府就给了一些指标。这个指标不高:容积率不能大于2,覆盖率40%,不能高于24米,所以这个建筑其实是不能做得很高的。

因为它四面邻街,首先面临一个问题:四面邻街要做一个创意商业类的建筑,比如创意文创、文创商业,反正就是盖一些不知道干什么的房子。我做这个大院——后来有些人说到情怀——其实我在这么大的项目里面并不是揣着情怀找机会的状态。四面邻街,我要运用到街道的活力,肯定就是房子沿着边盖,因为容积率有限。所以第一个动作就是房子沿着边缘盖。另外,它是社区配套用地,肯定就是要满足一些休闲和体育的功能,但是这个体育并不是竞技体育,就是社区的休闲作用。所以,就有这么一个事:做一些跑道、做一些球场,一圈一圈的。但又因为房子比较低矮,房顶又很大,所以跑道弄了以后不够长。一看,这儿有那么大一个房顶,不用白不用,所以很自然的跑道就上了屋顶。

西村·贝森大院
西村·贝森大院

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实践建筑师,我不太知道怎么跟学生讲课、教课。我只会告诉他们,作为建筑师,我们首先是处理一些问题。建筑师面对的很大的问题就是资源,你怎么样处理你的资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花那么多钱把一块土地占一百年,这些都是对资源的运用。 要用和怎么最好的用到资源,这两个动作就构成了建筑的基本状况。这个状态出来以后,我会想到一些东西,比如说四川本身就是一个盆地,做了一个外面高里面低的建筑,其实是契合了四川人所接受的原风景。有些标志性的东西一定要高,但是在四川人的眼里边,周围高,我自己低,这个盆地的生活状态其实是习以为常的,而且在心理上早已接受。这就是四川房子的大概状态。

房子盖完以后其实是没有浪费的,它一共差不多14万平方米,上面也差不多用尽了。它的高度完全用尽了,覆盖率完全用尽了,但它的面积没有用尽,是因为有些地方是两层高。算的时候按单层算,好像少一些,但是严格一点,超过一定高度按两层算的话,它其实也满了。围了一个院子,有些人说会不会像一个监狱,其实到处都有入口的,它是一个架空的空间,是一个面向社区开放的围起来的大院子。因为刚才说了,把房子绕着周边盖是街道活力用得最好的,另外,绕着周边盖就得到了最大的公共绿地,出发点主要是这两个指标。

西村·贝森大院 剖面图
西村·贝森大院 剖面图

这边是街道、这边是院子。这每一家都有一套自己的门面,有一个宽宽的走廊,有他自己的后阳台,每一家是独立的。这是后来招租比较重要的一点,因为进来的创意产业都希望有自己表现的空间。一个大院子又套院子,院中院。这个建筑很大,十多万平方米,我是一个乙级的设计所,其实我不能做这么大的建筑,但是切了缝以后我就能做了,所以分成很多段。在一般的建筑学教育里边,缝就要拿铝皮、铁皮盖起来,但我故意让它拉得很开,就变成一线天,所有的空调、通风设备就藏在这个缝里边。因为它是一个一线天,它的风速会快一些,对通风和采风都会好一些。楼顶上因为人上去,我们又用砖在上面铺了,可以种植。其实现在也没有想好种什么,当年考虑过种辣椒,因为老板跟我说如果种辣椒,他们公司全年的费用就可以解决了。

这个院子景观比较简单,全部都是竹子,各种各样的竹子。反正我也学了大概二十多种竹子,我一个院子放一种,差不多都用尽了。我没学过景观,就想了一招比较简单,到处种竹子做景观,因为人是猴子变的,没人骂树、骂竹子。

西村·贝森大院
西村·贝森大院

平常有一些人在那儿跑步,自行车也可以上房顶。有两个我没有想到的好处,是他们告诉我的,一个是没有红绿灯,另外一个因为是塑胶的跑道,手机掉在地上不会坏。所以一到傍晚,尤其是夏天的傍晚,这里面很多人,他不光是为周边的社区服务,我不知道服务到多大一片,反正很多人都去那儿活动,还专门半夜三更去夜跑的。

本来管理公司还在考虑,如果这么大的院子开放是不是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后来还是下决心把它打开了,打开以后反而好了,因为打开以后它是一个公园,区政府的巡逻队就可以骑着摩托进去,反而更安全,而且不出管理费了。里边有很多店铺,店铺自身就是一个监视站。

这个建筑并没有设计立面,因为几百个客户也没法设计立面。我等于是设计了一个书架,每本书可以有自己的样子,然后就填进去,租的人也比较高兴。既然是创意产业,就要容许别人来自我表现,当一两个的时候觉得有点乱,多了以后其实又变成某种机理,我把它叫市井立面。我们总是到小镇怀念那些小小的纪念品,但是我们做设计的时候又不愿意做,建立一个秩序之后,就可以让日常的东西有一个强有力的表现。我是不怕乱的,而且院子方方的,随便怎么塞,这样很民主。假如一个设计师设计三百个立面,其实也没什么意思,看起来也差不多,就好像双胞胎、三胞胎、十几胞胎。但是自由地让人进来就很重要,甚至有点纪念性,这就是日常生活的纪念性。

西村·贝森大院
西村·贝森大院

我励一下志,建筑是无中生有、参与造物,这本来是神做的事情,能够参与这个事情其实是很光荣的。它是在现实的一切的控制之下做出现实不理解的诗意,我觉得也是很神圣的。它是一个别人给你钱,让你画几张图,再教他怎么用他的钱,这也是挺好的事情。产权是他的,理想是你的,不管男同学、女同学,这活可以干。实践没什么绝招,就是多实践,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培养、认识、结交好的甲方。谢谢大家。

庄惟敏:非常精彩,成都是中国最休闲、最有趣的城市之一,家琨的演讲一直都是很放松的状态,非常感染人。但是从这样的一个非常亲切质朴的项目,其实我们也能读出很多的内容,比如说对气候的关注,对地势的利用,对生活的考虑,资源的节约,甚至还有技术和民主。刚才在他的演讲说到的很多的细节听众们都笑了,其实都反映出来一个建筑师对实践项目的细微的观察以及他最终的体会。这个项目并不是很炫,但是这个项目确实很社会。给我感动最深的是普通大众的关注,我们看到很多都是身边发生的事,并不是很高大上或者很阳春白雪,很多都是让我们感动的小事。

点击链接回复矶崎新张永和演讲内容。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Winnie Wu. "刘家琨谈实践:“产权是他的,理想有你的,实践没有绝招,就是多实践”" 15 11月 2018. ArchDaily.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05838/liu-jia-kun-jiang-jian-zhu-shi-jian-cong-xi-cun-da-yuan-yin-shen-de-nei-ro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