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建築新聞
  3. 张永和谈“Discipline", 建筑师语境下的不同理解

张永和谈“Discipline", 建筑师语境下的不同理解

张永和谈“Discipline", 建筑师语境下的不同理解
张永和谈“Discipline", 建筑师语境下的不同理解

11月2-3日,中央美术学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学术论坛,名为“挑战:反观建筑思想、教育与实践”。多位国内外大师及著名学府的院长都参与到这次学术讨论中,包括矶崎新、雷姆·库哈斯、王澍等。中国著名建筑师张永和,非常建筑工作室主持设计师作为演讲嘉宾也出席了这次论坛,并以对 Discipline 这个单词的理解为主题发表了演讲。

韩冬青:今天早上第三位演讲的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张永和老师,他是同济大学“千人计划”教授,非常建筑工作室的主持设计师,因为张老师粉丝无数,其实没有必要我在这里多作介绍,我们下面就有请永和老师,大家欢迎!

张永和: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学生,大家早上好!

不久之前我读英语报纸的时候看到一个故事就是一个人如果想要成功,你需要三个要素:第一个就是要有天赋,第二个部分是纪律,第三是运气,这三个元素与教育都没有关系。只有第二个关于纪律是跟教育有关的,所以我的发言会主要关于第二个部分。

Discipline这个词在中文是很难定义的,因为它有好几个翻译,第一个翻译是学科,第二个翻译是规矩,第三个是纪律,第四个是处罚。无论如何我们比较感兴趣的是前三个中文翻译,最后一个“处罚”我觉得大家想到Discipline这个词的时候不会想到处罚,但是学生可能会把纪律当成对他们的一种处罚。我想简短地讨论一下Discipline 这个词的三种翻译。第一个释义是关于,在建筑行业来说,建筑学科是一个基本的原则、基本的元素,第一个是关于建筑物,我们看到这张图,我们看到在北京大学,这是大一的设计课,我们去提问,如果建筑物是一个事物,我们要去建造这样的事物,如何去定义设计?从什么时候去绘制草图?这是在我们后院的一个设计围墙,我们有一个工作室,我们绘制这样的图。我们关心的是建筑物,我们去设计的时候试图去做这样的一个大概的草图,这不是非常精准,但是这张图能够告诉我们在这样的一个阶段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不会再说特别细,因为时间关系。

在这张图试图制作一些试验梁,我们对计算并不是非常精通,但是我们的学生还是努力去做一些建筑方面的计算,我们做了一些试验。这是去做试验梁。设计和样本的制作,我们把不同的片儿放到地面上。在2000年12月份,这是当时在现场工作的学生;这是在4月份的时候开始设计大门,我们看到平面图,这个不是典型的设计图,房顶的格局还没有设计好,我们看到学生开始制作房顶的保温层,他们使用一些空的矿泉水瓶,整个的课程目的就是让学生了解制作建筑物的整个过程。

在 MIT 有一个小型摩天大楼的设计竞赛,赢得这个大赛的设计产品就是如图所示。我们看到展示的是一个非常动态的摩天大楼,在MIT,我们看到学生的作品显示的是一个非常高科技的、非常动态的建筑模型。设计是一个想法,真正设计起来发现并不需要高科技,我们的学生在基本的工作室中就可以制作出来这样的形状。学生把不同的建筑块搬到大街之上,在学生中心活动区展示,总共有六个学生去搬这些建筑模块。我们看到人山人海。在这张图看到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在工作室完成的建设过程,我们的一组学生经历了整个过程,他们去提问,他们依靠的不是绘图去制作模型,他们也没有大量地依靠技术。

Discipline 的第二个翻译就是严谨。在这里“严谨”是一个是对学科非常老派的定义。我说的不是从理论书上得到的,我这个关于严谨的定义是从侦探小说里得到的,侦探小说中比较有名的是日本的东野圭吾的侦探小说,是非常知名的,是在全球畅销的,我认为对于“严谨”的定义可以是理性和至于。作为学生不可能一直都去建造。同济大学对于大二的学生,他们的作业是从一开始要做1-2个绘图,这张图中可以看到学生不能使用电脑,他们只能使用尺子、三角尺等等,他们趴在地板上去测量墙面。当然,从一开始在设计的时候他就希望可以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但是, 如果在做新颖的事情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一些乘法,这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Discipline。

我们一直在想我们可不可以用一千美元造一个房子,但是最后在这个项目当中我们花了将近六千美元造一个90平米的房子,当时在汶川大地震之后造的这样一个房子。实际上这样的想法对于我而言还是非常新颖的,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是这个房子的草图,这也体现出了我们在建筑上的一些价值,包括我们的空间组织等等。当时建筑上的特质并没有因为我们的预算有限或者预算的限制而受到任何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这是这个房子的外边和里边的照片。

Discipline这个词也可以作为本体论,这是它另外的一个解释。我们之前提到了“理性”的问题,我们不断地去推演它,有的时候可能我们的这种理性就变成了理性之外的另一种东西。比如,在同济大学,我们有一个叫作Craft的建筑研讨会,我们在砖头或者是人之间会进行一些理性的讨论,然后看一看这个砖头和大楼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进行这样理性的讨论。当然,还有一些在斯里兰卡的达卡大学也有一些比较理性的专家,比如说莫瑞纳也有很多相关这方面的研究,这些都是一些非常好看的建筑,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通道最后的地方使用的是混凝土,其他使用的都是砖头。

当然,我们还会有一些想法比较独特、比较疯狂的人,比如这是乌拉圭的一个工程师,我们看到照片上他好像显得不太高兴,他其实对于建筑主要的担心就是预算,因为乌拉圭非常地贫穷,如何使用更少的建筑材料?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比如说圣彼得教堂,我们可以看到这是它的整体结构,我们可以看一下这张图。这些墙面、房顶所使用的都是一层薄砖,可能大家会想,对于这样的设计我们如何使用理性思考呢?实际上理性思考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影响到了设计,通过理性的思考也可以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有的时候我们的工程师也会想一下这些房顶、这些窗户应当怎样设计,比如说我和同济大学设计学院的一个工程师一起来画了这张图。而且我也非常希望可以再一次和这个工程师进行一次合作,更好地了解他们的想法,但是可能做起来还是很难的。

最后想给大家展示的是我刚才提到的同济大学每年进行的Craft的研讨会,我们不会进行建造,我们会去绘图,这些都是一些分析型的绘图,我们想要看一下我们应当如何设计大楼、如何建造大楼,并且我们想要看一下我们这些建筑师可能面临的问题有哪些,比如说这个教堂在设计的时候会考虑什么。

我认为实际上最重要的并不是我们以一种教条的方式对Discipline这个词进行一个定义,相反,我们应当从建筑师的角度考虑建筑,这是最重要的。谢谢。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Winnie Wu. "张永和谈“Discipline", 建筑师语境下的不同理解" 14 11月 2018. ArchDaily.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05752/zhang-yong-he-tan-discipline-jian-zhu-shi-yu-jing-xia-de-bu-tong-li-jie>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