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码头建造过程: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后一件作品

漂浮码头建造过程: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后一件作品

直至7月3日,你可亲身体验艺术家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新也是最后一件作品。名为漂浮码头(The Floating Piers),位于意大利伊塞奥(Iseo)湖。

作品由3000米步行道组成,100,000平方米的黄色覆盖,整体漂浮码头系统由被220,000块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支撑。这些元素随伊塞奥湖的波浪自然起伏,坐落在离米兰东部100公里和威尼斯西部200公里处。漂浮的黄色道路从苏尔扎诺(Sulzano)的人行街道延伸至湖面,连接了圣保罗岛和蒙泰伊索拉岛。

漂浮码头是继2005年克里斯托与克劳德共同完成名为门(The Gates )的作品十年多后首次大型作品,克劳德于四年后去世。因为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作品和他们的精神曾鼓舞了诸多建筑师们,我们想要探索这座伟大项目的建造过程,它实现了我们走在水面上的梦想。

2016年2月:在 geo – die Luftwerker,75,000平方米的黄色织物缝合成板面。(吕贝克,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2015年11月:克里斯托为漂浮码头绘制初步图纸。图片 © Wolfgang Volz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31

2014年8月:在一家纺织品制造商,Setex,90,000平方米闪耀的黄色织物制作完成(格雷文,德国)

2014年8月:在一家纺织品制造商,Setex,90,000平方米闪耀的黄色织物制作完成(格雷文,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4年8月:在一家纺织品制造商,Setex,90,000平方米闪耀的黄色织物制作完成(格雷文,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5年11月:克里斯托为漂浮码头绘制初步图纸。

2015年11月:克里斯托为漂浮码头绘制初步图纸。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5年11月:克里斯托为漂浮码头绘制初步图纸。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马焦雷湖 Fondotoce 的一家工厂,在运送至蒙特卡里奥(Montecolino)基地之前200,000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制作过程。

2016年1月:在马焦雷湖 Fondotoce 的一家工厂,在运送至蒙特卡里奥(Montecolino)基地之前200,000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制作过程。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马焦雷湖 Fondotoce 的一家工厂,在运送至蒙特卡里奥(Montecolino)基地之前200,000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制作过程。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马焦雷湖 Fondotoce 的一家工厂,在运送至蒙特卡里奥(Montecolino)基地之前200,000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制作过程。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马焦雷湖 Fondotoce 的一家工厂,在运送至蒙特卡里奥(Montecolino)基地之前200,000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制作过程。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蒙特卡里奥总部,建造工人拼合码头,由100米长的组件组成,并存放在蒙特卡里奥的伊赛奥湖上。

2016年1月:在蒙特卡里奥总部,建造工人拼合码头,由100米长的组件组成,并存放在蒙特卡里奥的伊赛奥湖上。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1月:在蒙特卡里奥总部,建造工人拼合码头,由100米长的组件组成,并存放在蒙特卡里奥的伊赛奥湖上。图片 © Wolfgang Volz
建造工人拼合码头,由100米长的组件组成,并存放在蒙特卡里奥的伊赛奥湖上。图片 © Wolfgang Volz
建造工人拼合码头,由100米长的组件组成,并存放在蒙特卡里奥的伊赛奥湖上。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2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开始动工。

2016年2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开始动工。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2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开始动工。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2月:在 geo – die Luftwerker,75,000平方米的黄色织物缝合成板面。(吕贝克,德国)

2016年2月:在 geo – die Luftwerker,75,000平方米的黄色织物缝合成板面。(吕贝克,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2月:在 geo – die Luftwerker,75,000平方米的黄色织物缝合成板面。(吕贝克,德国)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3月:雇佣来自法国的专业潜水员最深至90米处安装水下固定锚。

2016年3月:雇佣来自法国的专业潜水员最深至90米处安装水下固定锚。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3月:雇佣来自法国的专业潜水员最深至90米处安装水下固定锚。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3月:一个潜水员将特制绳子连接到湖底的锚来固定码头的位置,绳子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

2016年3月:一个潜水员将特制绳子连接到湖底的锚来固定码头的位置,绳子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3月:一个潜水员将特制绳子连接到湖底的锚来固定码头的位置,绳子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通过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的绳子,码头框架与底部立方体连接至湖底的载重锚。

2016年4月:通过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的绳子,码头框架与底部立方体连接至湖底的载重锚。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通过由超高分子质量聚乙烯(UHMWPE)制成并覆有20吨断裂负荷的聚酯保护层的绳子,码头框架与底部立方体连接至湖底的载重锚。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工人们在连接螺钉前将其中一个框架推至漂浮组件的底部。

2016年4月:工人们在连接螺钉前将其中一个框架推至漂浮组件的底部。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工人们在连接螺钉前将其中一个框架推至漂浮组件的底部。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工人们开始用第一个漂浮组件围合圣保罗岛。

2016年4月:工人们开始用第一个漂浮组件围合圣保罗岛。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工人们开始用第一个漂浮组件围合圣保罗岛。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完成。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完成。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完成。

2016年4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完成。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4月:蒙特卡里奥岛上俯瞰项目的建筑院落和伊赛奥湖上安置30个100米*16米组件的预留空间完成。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黄色织物下覆盖立方体的毛毡由 Elimas 直升机公司从蒙特塔里奥运送至圣保罗岛。

2016年5月:在黄色织物下覆盖立方体的毛毡由 Elimas 直升机公司从蒙特塔里奥运送至圣保罗岛。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黄色织物下覆盖立方体的毛毡由 Elimas 直升机公司从蒙特塔里奥运送至圣保罗岛。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5月:在安装黄色织物前工人们将毛毡装至漂浮立方体表面。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码头的最终安装,并覆上黄色织物。图片 © Wolfgang Volz

2016年6月: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从6月15日晚至6月17日晚,团队将100,000平方米闪耀的大丽花黄织物在码头以及苏尔扎诺和 Peschiera Maraglio 人行街上铺开图片 © Wolfgang Volz

'Floating Piers' de Christo te permitirá caminar sobre el agua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Mora, Pola. "漂浮码头建造过程:克里斯托和克劳德的最后一件作品" [The Floating Piers: Cómo se construyó la última gran obra de Christo y Jeanne-Claude] 01 7月 2016. ArchDaily. (Trans. 周咪咪)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90548/the-floating-piers-como-se-construyo-la-ultima-gran-obra-de-christo-y-jeanne-claude>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