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1. ArchDaily
  2. 新闻

新闻

奥雷·舍人公布新深圳总部设计方案

奥雷·舍人的最新项目——山水城市塔楼目前正在中国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展开建设。这个为京东新办公室设计的设计方案旨在强调“媒介”空间,将城市生活的社会肌理与自然融为一体,提出一种全新的工作模式。这座总部大楼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一个繁荣的商业和金融区,它将与周围的全球企业社区融为一体。

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巴塞罗那当代文化中心(CCCB)已公布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的入围名单。从来自35个欧洲国家的297个项目中筛选而出,2024年评选共提名了5个一般类别的入围项目,旨在促进整个欧洲地区优质公共空间的发展,以及5个滨海类别的入围项目,关注沿海城市的气候脆弱性问题。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是一项两年一度的荣誉性竞赛,旨在突出展示欧洲城市在创建、改造和恢复公共空间方面的最佳实践和创新。

今年的奖项首次设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海滨城市的类别,旨在表彰沿海城市所面临的重要性和特殊挑战。这与文化帆船赛相呼应,该活动与在巴塞罗那举行的美洲杯帆船比赛并行进行。在本届评选中,国际评审团由城市规划师、风景设计师以及工业设计师 Beth Galí 担任主席,成员包括 Sonia CurnierFabrizio GallantiŽaklina GligorijevićBeate HølmebakkManon MollardFrancesco MuscoLluís Ortega 。第12届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的获奖者将在2024年10月29日的CCCB颁奖典礼上揭晓。

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 Imagen 1 de 4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 Imagen 2 de 4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 Imagen 3 de 4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 Imagen 4 de 42024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十位入围者揭晓 - 更多图片+ 31

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筒仓工业时代遗存中占有重要地位,其技术创新和在城市景观中的标志性存在使其脱颖而出。这些筒仓通常为圆柱形,由钢筋混凝土制成,有效解决了工业化带来的需求和挑战,为储存提供了一种坚固且经济的解决方案。然而,在整个20世纪,随着新物流的兴起以及一些城市中心活动向周边地区的转移,许多筒仓被废弃

然而,尽管它们封闭的设计似乎成为了新用途的障碍,但近几十年来,人们采取了各种举措来接纳和改造这些结构。这些项目将筒仓融入城市环境,强调它们作为当地集体记忆一部分的重要性。

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 Image 1 of 4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 Image 2 of 4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 Image 3 of 4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 Image 4 of 4从筒仓到标志性空间: 15 个工业遗存改造项目 - 更多图片+ 13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面积广大,城市结构在规模上呈现异质性和多样性。大部分居民区由混合用途的建筑群组成,其中几十年前占主导地位的建筑是所谓的“香肠房”(casa chorizo)和水平产权房(Propiedad Horizontal,简称PH)。回顾这些年来的变化,这些建筑因建筑法规的变更而进行了改造,从而创造了新的建筑类型,主要反映了城市内新的生活方式,这很有意思。许多此类建筑被用作住宅,它们的改造也是为了避免在已经人口密集的城市中过度建设而进行的自发行为。尽管布宜诺斯艾利斯已经持续进行了多年的此类项目,但许多新一代的年轻建筑师也在迎接这些挑战,从而形成了一种似乎永无止境的趋势,每次改造我们都能找到新的解决方案。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 Image 1 of 4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 Image 2 of 4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 Image 3 of 4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 Image 4 of 4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更新:阿根廷青年建筑工作室的10个住宅项目 - 更多图片+ 37

查卡里塔第六公墓:布宜诺斯艾利斯野兽派墓地的故事

1949年左右,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在查卡里塔区启动了第六公墓的建设。这座地下墓地宏伟壮观,野兽派风格,是现代建筑在殡葬领域的首次也是最大的实验之一。由南美现代主义先驱之一、阿根廷首批女性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之一的 Ítala Fulvia Villa及其团队(包括Leila Cornell、Raquel S. de Días、Gunter Ernest、Carlos A. Gabutti、Ludovico Koppman和Clorindo Testa)设计完成。Léa Namer通过深入调查,揭示了这一现代乌托邦的遗产,并从女性主义视角重新解读了历史。

2026 巴塞罗那世界建筑之都:青年建筑师盲墙创意国际竞赛

随着巴塞罗那准备在2026年成为世界建筑之都,它正在招募35岁以下的年轻建筑师重新构想10面永久性盲墙,每个区一面,并将它们改造成新的外观,为城市留下遗产。这项面向年轻建筑师的国际创意竞赛旨在通过改造和复兴提高公共空间的质量。该竞赛由巴塞罗那市议会和密斯凡德罗基金会联合举办,并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国际建筑师联合会(UIA)合作,旨在征集建筑提案,为目前处于公共空间中且没有任何显著特征的墙壁赋予新的意义。

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RSHP 为 Bromley-By-Bow 煤气厂改造项目设计的方案刚刚获得了伦敦纽汉区战略发展委员会的批准。这块占地23英亩的地块可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维多利亚煤气罐群,使该项目成为伦敦下利谷地区最大的改造提案之一。经过三年的设计开发,该方案将这些煤气罐重新构想为一个提供高质量住宅建筑的综合用途开发项目。

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 1 的图像 4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 2 的图像 4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 3 的图像 4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 4 的图像 4150 年的伦敦煤气厂改造,变混合用途住宅社区 - 更多图片+ 4

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20世纪初,奥运会包括一些不同寻常的奖牌竞赛项目,其中包括建筑设计和城镇规划。虽然这些现在已不再是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但建筑和城市规划仍继续对全球体育赛事的发展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申办奥运会的城市面临着重要挑战,即调整其基础设施,不仅要容纳场馆和设施,还要容纳安全、愉快的比赛所需的所有辅助设施。巴黎也不例外,虽然这座城市在一个多世纪前曾举办过两届奥运会,但现代奥运会的挑战显然相当重大。然而,巴黎庞大的基础设施使官员们能够制定调整措施,努力在奥运会期间和之后实现可持续发展。距离开幕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来探讨一下市政府所采取的措施以及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长远影响。

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 Imagen 1 de 4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 Imagen 2 de 4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 Imagen 3 de 4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 Imagen 4 de 4巴黎准备好迎接奥运会了吗?探讨举办全球性活动对全市的影响 - 更多图片+ 20

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1900年,巴黎举办了其第一届奥运会,是继雅典首届奥运会后第二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同年,巴黎还举办了世界博览会,再次展示了这座城市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如何焕然一新。直到今天,巴黎仍然是一个各种建筑创新和发展的中心,通过大胆的设计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以及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应用。巴黎以其以巴洛克风格为主的“第二帝国”和新艺术运动作品,巧妙地将宏伟与纪念性融为一体,同时也推动了旨在实现社会生活变革的设计,如勒·柯布西耶的实验性作品或Lacaton & Vassal’s 的周到干预。

正是这种对世界开放的态度,不仅每年吸引了数百万游客,还吸引了在巴黎开店并将其作为第二故乡的创新者和建筑师。再一次,这座城市通过大规模的建筑、翻新和修复工程,将自己重新打造,以迎接2024年奥运会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

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 Imagen 1 de 4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 Imagen 2 de 4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 Imagen 14 de 4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 Imagen 5 de 4迈向 2024 年奥运会:探索巴黎的20个创新和标志性建筑项目 - 更多图片+ 22

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卡塔尔已公布其将在2025年大阪世博会上亮相的国家馆设计方案。该展馆由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卡塔尔博物馆合作设计,融合了卡塔尔和日本的传统工艺,同时凸显了两国与海洋的紧密联系,海洋被视为资源的中心以及贸易和知识交流的媒介。此次展览将于2025年4月13日至10月13日期间对外开放,旨在展示卡塔尔在多个领域的创新成果。

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 Image 1 of 4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 Image 2 of 4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 Image 3 of 4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 Image 4 of 4隈研吾公布2025大阪世博会卡塔尔国家馆设计方案 - 更多图片+ 1

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Steven Holl Architects设计的Ostrava音乐厅在捷克共和国破土动工。为纪念开工,这座音乐厅“承诺将成为一个激励人心的场所,无论是本地居民还是国际游客,都将珍视Ostrava丰富的音乐遗产。”该音乐厅是为Janacek爱乐乐团设计的,旨在通过新旧建筑的戏剧性对比,创造一个文化地标。

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 Image 1 of 4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 Image 2 of 4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 Image 3 of 4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 Image 4 of 4Steven Holl 在建方案:Ostrava 音乐厅 - 更多图片

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今年六月,东京六本木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Miss Dior: Stories of a Miss”的展览。该展览由OMA重松象平设计,展示了自1946年与迪奥革命性的“新风貌”一同推出的著名Miss Dior香水的78年历史。展览以七个房间为一段旅程,不仅展示了香水及相关纪念品,还探讨了塑造其文化意义的各种灵感和合作。

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 Image 1 of 4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 Image 2 of 4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 Image 3 of 4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 Image 4 of 4OMA / 重松象平设计的东京六本木博物馆“Miss Dior”展览 - 更多图片+ 12

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今天,第一块基石在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的新航站楼上奠定,标志着在塔林爱沙尼亚的Ülemiste客运码头工程开始建设。 2019年,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赢得了这个交通枢纽的设计竞赛,旨在为城市通勤者、国际铁路乘客以及使用邻近塔林机场的航空旅客提供一个多式联运枢纽。该枢纽计划于2028年开放,设计目标是连接目前被铁路轨道分隔的城市各区,成为城市的连接桥梁。

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 1 的图像 4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 2 的图像 4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 3 的图像 4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 主图ZHA 公布‘Ülemiste 客运站’方案,采用模块化结构系统以快速建设 - 更多图片+ 4

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蓬皮杜中心宣布,Moreau Kusunoki + Frida Escobedo Studio + AIA合作,赢得了2030年翻新工程的建筑竞赛。这座由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设计的标志性巴黎建筑的 DNA 将得以保留,同时采用生态环保的方式,在五年内将使该综合体重新焕发活力,以适应当代使用需求。

在不进行任何额外建设或扩建的情况下,这次翻新将把建筑群的一部分转变为具有文化价值和宜人性的新场所。对于建筑师们来说,四个核心准则构成了与蓬皮杜中心建立原则相一致的概念方法:在场地上创建物理和视觉的通透性,确保流线的流畅性,激活并重新定义空间,尊重现有环境。

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 Image 1 of 4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 Image 2 of 4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 Image 3 of 4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 Image 4 of 4蓬皮杜艺术中心翻新方案公布,2030年完成 - 更多图片+ 16

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巴黎市的近代历史与奥运会的历史交织在一起。 1900年,巴黎举办了第二届奥运会,为这一盛事开始了一场城市改造和建筑发展的旅程。 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地铁1号线的引入,该线于1900年开通,将世界博览会的地点与位于万塞纳的奥运会地点连接起来。 仅仅24年后,巴黎再次举办了奥运会,这一届赛事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奥运会之一。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是首次通过无线电广播传播的奥运会,大大提升了奥运会的知名度。同样是在这一届奥运会上,奥运村的概念诞生。 一个多世纪前建造的多个基础设施和场馆仍在使用中,其中一些将在2024年重新成为奥运会的举办地

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 Imagem 1 de 4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 Imagem 2 de 4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 Imagem 3 de 4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 Imagem 4 de 4超过一百年的奥运遗产:1924年巴黎奥运场馆的今昔 - 更多图片+ 5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

关注 ArchDaily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