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新闻

新闻

Haruo Mikami镜头下的Oscar Niemeyer 奥斯卡·尼迈耶作品集

建筑摄影师Haruo Mikami与我们一起分享了一系列黑白照片,这是他在巴西利亚拍摄的巴西建筑大师Oscar Niemeyer奥斯卡·尼迈耶最重要的一些作品。从巴西利亚大教堂到阿尔瓦瑞达宫,还有国会大厦,从中我们看到了这个巴西建筑师很多最具标志性的作品。

马克·福斯特·盖斯的曼哈顿摩天大楼将哥特建筑带到了一个新高度

这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典型的纽约摩天大楼;马克·福斯特·盖斯已受委托在曼哈顿的57街西41号的地址设计一座高1492英尺的豪华大楼。这座大楼被摩天楼之都形容为“美术、装饰艺术、表现主义、高迪现代主义和当代建筑流派间的迷失,”奇异的设计以专为91个居住单位定制打造的藏在阳台里的独特雕饰立面为亮点。

“我认为纽约市内建成的大多数超高建筑和建筑设计几乎无关系可言---它们仅仅是包装在选好的玻璃幕墙里的高大盒子,这并不代表设计。”盖斯说道。

谁能赢取2016年的普利策奖?

普利策奖委员会已经公布将于2016年1月13日揭晓获奖者,拉开了公众对建筑界中最负盛名奖项的下一位赢家的长达一个月的激烈猜测的序幕。评奖团会把大奖评给一位极有影响力的老建筑师吗,就如他们今年3月给弗雷 奥托颁奖般?或是他们开始重视一位已经在建筑领域引起大反响的年轻建筑师?他们还会评奖给空间设计大师吗,或是承认社会影响力的作用,就如2014年评奖给Shigeru Ban那样?大奖会评给一个建筑师还是两个及更多一起合作的建筑师吗,正如2010年妹岛获奖那样。

我们想从读者中聆听到更多声音---不只限于谁有可能获得普利策奖,还有关于谁应该值得获奖以及为什么。请参与我们的投票行动,并留下评论让我们了解你希望在1月13日听到的最终获奖者的名字。

日本体育委员会揭晓了新东京国家体育馆设计的最终2名短名单

日本体育委员会公布了新东京国家体育馆的两项设计的图片,该体育场将作为2020东京奥运会的主体育场。这两个方案被简单命名为了方案A和方案B,并且没有提示设计单位。不过无论是谁设计的,这两个方案中的一个将取代扎哈·哈迪德事务所的方案。原本的方案因为政府担心预算过于庞大以及被众多日本建筑师反对,而在7月份遭到了废弃

根据日本时代杂志的报道,两项新的设计都是由日本建筑师完成的。两者都在设计中强调了木材,对于这种材料,日本建筑师和评论家 Takashi Moriyama 说“我认为在大型建筑中对木材的使用会极大地影响世界建筑界”。

Abeer Seikaly的结构性避难所为难民编织了生活希望

不管是政治动荡还是自然灾害,全球各地的难民看似占据了最近新闻媒体的头条。这些事件激发了跨界设计师Abeer Seikaly的概念性紧急避难所的设计构思,题为“编织一个家”,并获得了2013年雷克萨斯设计比赛的大奖。可折叠的结构性避难所可以适应各种气候,同时能提供舒适的现代生活的必需物如热能,自来水和电能。

Abeer Seikaly供图 Abeer Seikaly供图 Abeer Seikaly供图 Abeer Seikaly供图 + 14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ADCNews

使用微信的 ArchDaily 读者们: 你们关注我们了吗?在 ArchDaily 中国 的微信公众平台上,你可以看到我们精选并精心编辑的内容。你可以通过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或是搜索我们的微信账号: ADCNews 来关注我们。

2015年全球最好的公共厕所

今年是DesignCurial第二年评选“全球十佳公共厕所”奖。该奖项致力于评选出全球最好的公共厕所设计。获奖作品从超过1000个设计中选出,综合考虑了“设计、创意、环境融合”等指标。“这次评选的目的是将全球独特的设计作品收集起来,因为这一建筑类型很容易被人们忽视。”DesignCurial 的编辑 Katherine Houston 说道,“评选工作在全球各地得到了推广,在日本、澳洲、还是英国都有不少作品参赛。”之后可以看到2015年最好的公共厕所设计。

小径厕所 新闻来自 DesignCurial 温布利公共厕所 新闻来自 DesignCurial Tokinokura 下馆厕所 新闻来自 DesignCurial L'Uritonnoir 厕所 新闻来自 DesignCurial + 28

画册: Danica O. Kus 镜头下的巴黎爱乐大厅

于2015年1月开业的巴黎爱乐大厅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 )设计,尽管他后来离开了这个项目。该音乐厅能够容纳2400个座位,其宗旨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模式,”据巴黎爱乐网站介绍。它打破了普通音乐厅的理念,创造了一个更加私密的空间 - “从乐队指挥到最远的观众之间的距离只有32米(相比普莱耶尔音乐厅的48米距离更近)”,设计师与多位声学专家合作,“开发出了一个大胆的悬臂式看台,设计与环境结合在一起,感觉既亲密又宽敞。”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到Danica O. Kus.拍摄的巴黎爱乐大厅。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20

画册:Songkai Liu刘松恺镜头下面的格雷斯农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和建筑摄影师Songkai Liu刘松恺与我们分享了他最近在康涅狄格新迦南拍摄的格雷斯农场照片。这是个80英亩的非营利性农场,其景观部分由OLIN设计,他认为由SANAA设计的这个新完成的多功能馆,为社区提供了一个免打扰的社区空间,为社区服务。

“SANAA的目标是要让这个河畔建筑成为景观的一部分,甚至在其中却感觉不到是在建筑里,并希望那些来这里的人们能够在这美丽的环境和季节变化中尽情的享受由河流带来空间体验”,建筑师说道。

© Songkai Liu © Songkai Liu © Songkai Liu © Songkai Liu + 21

建筑师埃里克·帕里公布伦敦金融区的73层大厦项目

伦敦建筑师埃里克·帕里(Eric Parry)最近公布了一项位于伦敦市金融区核心地带的73层办公大楼的设计方案。项目名为“1 Undershaft”,代表了它所在的街道,这座大楼将是伦敦市最高大楼之一(高度294.6米),只有皮亚诺设计的Shard大楼(306米)能与之媲美。据帕里描述,受Aroland控股公司(新加坡)的委托,大楼将包含面积达9万平方米的内部空间,并带有“一个位于地面层的新公共广场”和“位于顶部的首都最高的免费开放的公众画廊”。它将建在目前“Aviva塔楼”的位置。

PARALX事务所在贝鲁特设计了一座新住宅塔楼

黎巴嫩的PARALX建筑事务所因在贝鲁特设计的T3高层大楼而赢得了AIA的洛杉矶设计大奖。这座大楼是迅速成长的贝鲁特数字化社区(BDD)发展规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包括了12座建筑和超过15万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公寓、酒店、商店和娱乐设施。

T3大楼将在地面层设咖啡厅和餐厅,同时住宅公寓位于上层,这些住宅的目标客户是慕名来到被称为“黎巴嫩的硅谷”的数字社区的创意阶层。

这些滑动玻璃墙让墙角从视野中消失

现代主义建筑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让房屋外部的边界消失,将居民与自然通过玻璃联系了起来,让外部环境进入室内。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密斯的图根哈特别墅,起居空间中整面的玻璃墙可以根据住户的意愿拆卸,对环境开放。尽管这种设计十分地优雅(在1930年看来),密斯的这一设计却没有流行起来。因为它需要用发电机来操作并且需要占据地下室来储藏拆除后的立面。

现在,尽管各种住宅中的玻璃墙可以折叠、滑动、打开,但是却没有人再进行密斯的这种大胆的尝试,让墙壁直接消失掉而非滑开。但是今年,玻璃和门窗的制造厂商 Vitrocsa 利用他们生产的名为 "Turnable" 的系统让转角的玻璃墙消失。

CatalyticAction建筑事务所为在黎巴嫩的难民儿童设计的游乐操场

“在人道主义援助下,儿童的日常生活经常被忽视”(Marc Sommers马克·索莫斯)

叙利亚危机已迫使成千上万的家庭离开了他们自己的家园,去寻找安全的地方继续生活。其中很多家庭搬到了黎巴嫩,联合国建立了一系列非正式定居点。有效地提供了住所,但他们没有为孩子们的生活提供更多具体的解决方案,大部分的孩子中断了他们的学业,也没有了公共活动场地和供玩耍的运动器材,同时也无法和其他儿童一起玩耍。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CatalyticAction建筑事务所在一所由Kayany基金会和美国大学贝鲁特中心为当地民众和社区建设资助的学校里设计了一座游乐场,该游乐场拥有儿童活动的基本设施,其结构简单,易于拆卸、运输和组装或使用。

由 CatalyticAction 提供 由 CatalyticAction 提供 由 CatalyticAction 提供 由 CatalyticAction 提供 + 23

AMBS计划在伊拉克建造世界第一高楼

伊拉克城市巴士拉计划建造一座1152米的超高塔楼,这一项目作为当地政府总体规划一部分,旨在2025年前实现城市的扩容。根据 Slate 网站的报导,这一项目的名称是“海湾新娘”,由AMBS建筑事务所设计,包含四座由空中花园连接的建筑组成的集群。他们将为城里需求日益增长的商业中心增加近170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公园、“空中广场”、学校、酒店、诊所、商业中心、办公室等功能将共同提供实现自我维持的垂直城市的所需设施。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为武汉花山新城设计了3座新桥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 )受委托在中国武汉东部的新城设计了三座桥梁。这三座的名字分别为 Xihu, Xianbi 和 Lincong,他们将跨越宽1.5米的长江河道,为步行、骑车和开车的居民提供便利。

“建筑是一种所有艺术形式中最有助于在功能和艺术上改善和振兴城市的” 卡拉特拉瓦说, “华山项目是最好的例子:它向人们展示了城市元素将如何成为城市的成功发展的关键。同时,因为三座桥梁的整合左营以及江边林荫道的设计,可以提升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

极简风格的现代建筑海报

来自意大利贝加莫的建筑师和艺术家 Francesco Ravasio Kickstarter 发表了一系列极简主义的建筑海报。

这些海报根据 Ravasio 个人的品味和风格绘制,其中包含的建筑内容从1931年到2013年,从贝聿铭的卢浮宫金字塔扎哈哈迪德的河岸美术馆

建筑海报项目不仅制作了A2大小的海报,还有A5大小的明信片,分别绘制了下面这12座建筑:

这些学生在芬兰用冰块建造高迪的圣家族教堂

一群来自埃因霍温大学学生将用冰块建造一座高达40米的安东尼·高迪的圣家族教堂模型。这是继去年他们完成世界上最大冰雕后的又一个大项目,这一模型将由pykrete材料和木纤维进行加固。这个由50个壮汉组成的团队将于2014年12月28日前往芬兰,进行令人瞩目的1:5比例模型建造,由于模型将于2015年最后一周对外正式开放,他们必须在四周的时间内完成。

之后可以通过团队的准备工作的相关照片来了解他们独特的建造流程。

模块化的“霍比特人”住宅,三天即可组装

你是否曾经想要住在霍比特人的小屋里,或是像他们一样更加亲近自然?现在,利用绿色魔法住宅公司预制住宅,你可以实现这一梦想。这些住宅由模块化的纤维和树脂制成,你可以自己动手安装,只要三天就可以完成。

Zaha Hadid扎哈-哈迪德等6家建筑事务所竞争伊斯坦布尔新机场调度塔项目的设计资格

iGA公布了6张伊斯坦布尔新机场的调度塔台设计稿。这些设计稿分别来自:Zaha Hadid扎哈-哈迪德、Moshe Safdie摩西-萨夫迪、Grimsaw-Nordic、Massimiliano Fuksas马希米亚诺·福克萨斯、Pininfarina-Aecom皮宁法里纳以及RMJM建筑事务所,这次竞赛组委会希望能够从这么多设计中选择一个创新型建筑,并且要有“灵感来自于正宗的土耳其的象征”的设计。

彼得 卒姆托与门徒歌莉雅・卡布拉尔是如何进行交流的

去年五月,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公布了令人惊讶的一对导师与门徒:巴拉圭建筑师Gloria Cabral歌莉雅・卡布拉尔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习瑞士大师Peter Zumthor彼得·祖默托的设计方法。这两位建筑师的差别在于他们各自职业生涯的语言 - -从一开始就是显而易见的。但作为Paul Clemence保罗·克莱门斯在本文中的探讨,最初在大都会杂志上发表了“直观的联系,”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发现,他们中间共有的东西是很深远的。

这是一对不太可能的搭档。彼得·祖默托祖默托是一个有着漫长职业生涯的著名建筑师,工作在瑞士格劳宾登州山区中的一个小镇里;歌莉娅在亚松森有着很好的职业前途,那是巴拉圭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他们之间甚至没有共同的语言,但他们拥有比口头语言更隐晦的联系方式:一个对空间的直觉和他们的工作热情。

它是英国最重要的新锐建筑师奖项今年唯一入选的中国作品!

伦敦。11月下旬,waa/未觉建筑事务所凭借2015年8月落成的银川当代美术馆(Yinchuan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简称MOCA Yinchuan)从全球300多个项目中脱颖而出,斩获世界最重要的新锐建筑师奖项之一——由英国权威建筑杂志《建筑评论》(Architectural Review)组织评选的“AR Emerging Architecture Awards 2015”中的“优秀奖”,也是本年度唯一入围该奖项的中国作品。

激进城市主义的演变:怎样的未来适应我们的城市

今天早些时候,深圳的第六届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向公众开放。在今年的主题“城市重生”下,策展人 Alfredo Brillembourg 和 Hubert Klumpner 在主要展场为我们带来了“激进城市主义”的展览。这一展览让我们看到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方式是如何影响城市的进程的。下面的文章最初发表于UABB2015,策展人召集我们来“重新思考我们可以如何操作城市,从城市中起源的智慧学习,看我们如何得到理性而具有策略的城市结果。”

在今天,激进派建筑师或激进派设计师意味着什么呢?城市对人类未来的影响从未如此之大。正如大卫·哈维通过各种尖锐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现象所证明的那样,我们已经不知不觉梦游般地步入了一个完全膨胀的“全球城市化危机”。从根本上而言,城市是充满机遇的地方;毕竟数以百万的城市新移民是怀揣对安稳生活和社会阶层上升的梦想来到城市的。但是,城市的不平等也令人瞠目: 土地、房屋、基础设施和服务都出现了排他性增长的病态。面对当代的城市化模式,我们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即:城市和城市营造在传统上是如何运作的?更重要的是,作为建筑师和设计师,我们正被迫重新思考应如何在城市中运作,从城市涌现出来的智能中汲取养分,并将成果转变成为激进而策略高明的最终结果。

激进城市主义的定义不免会将我们带入政治领域。对于更平等、更具有可持续性的未来的构想,必然暗含着对在主流城市逻辑思维下造就的空间和社会条件的批判。就此而言,回响在我们耳边的不仅仅有勒·柯布西耶著名的最后通牒—“要么建筑,要么革命”,还有巴克敏斯特·富勒在其悲惨意味更浓厚的宣告中—“要么乌托邦,要么湮没”—的一代附和。这两种零和状态都是高度社会分裂的产物,无论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出现的贫困和紧张状态,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不断加剧的矛盾和生态焦虑。上世纪七十年代早期出现的试验性“后乌托邦”实践明确将自己定位在现代运动已知失败的对立面,当这股浪潮涌现的时候,这些互不相干的群体尽管不再抱有幻想,却与其前辈一样,认为有可能实现激进的变化,同样也确信割断与过去的关系是必要的。

富勒的蒙特利尔穹顶 图片 © Flickr user rodmaia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2.0 Archigram 彼得·库克的插入城市 图片 © Peter Cook via Archigram Archives 黑川纪章胶囊公寓 图片 © Arcspace 利用 Walter Segal 体系在南伦敦建造的住宅 图片 © Chris Moxley + 9

2015 RIBA 主席奖章获奖者宣布

英国皇家建筑学院 (RIBA) 昨天在伦敦宣布了主席奖章学生奖的获得者。这一奖项是全球建筑教育最受关注的奖项,于1836年创立(同时也创立了RIBA金质奖章,学会最早的奖项),银奖为建筑学第二部分的学生准备(硕士级别),而论文奖章是为“表彰优秀的建筑学生,奖励在全球建筑理论中进行参与并表现出才能的学生。”除此之外,萨金特优秀图纸奖的获得者以及RIBA研究开启奖也同时在论坛中宣布。

之后可以看到获奖方案和完整的提名名单。

萨金特奖第二部分 图片感谢 RIBA 铜奖 图片感谢 RIBA RIBA论文奖 图片感谢 RIBA 萨金特奖第一部分 图片感谢 RIBA + 43

更新了伦敦新切尔西FC体育场的图片

根据今年早些时候的消息, Herzog & de Meuron 正在为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设计一座价值500万英镑的新体育场, 这一瑞士设计事务所发布了一系列关于方案概念和设计意图的图片。俱乐部新体育场将位于现有斯坦福桥场馆的地点,这一三层四看台的体育场将可容纳60000人 (现有场馆可以容纳41,837 人) ,肋状的结构下具有60000平方米的设施。

© Herzog & de Meuron © Herzog & de Meuron © Herzog & de Meuron © Herzog & de Meuron + 9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