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该项目位于市中心,同时为城市的三个主要博物馆提出了一个总体规划:州立美术馆(MCB-A)、当代应用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UDAC)和爱丽舍摄影博物馆(Musée de l'Elysée)。新的美术馆位于场地的南部边缘,是一个与铁轨平行的纵向体量。就像火车站一样,新的美术馆定义了城市空间,并保护其免受火车的干扰。三座博物馆中规模最大的州立美术馆利用这一条件,承载并表达了对场地的记忆,以务实的形式、严谨的体量和坚锐的线条呼应场地原有的工业背景。 为了创造城市空间,该项目拆除了部分现有的火车大厅。但是通过片段式的保护,这个地方的记忆被保存了下来。为了保护博物馆的藏品,整个建筑是相对封闭的,南立面封闭内向,北立面则更加开放、通透和生动。一层作为公共广场的延伸,促进社交活动的发生。大厅内被保护的片段则成为了新美术馆的承重结构构件。该项目的复杂性以一种非常简单和综合的方式得到了解决,建筑每层的五个核心结构既起到了承重作用,又影响了建筑形式。 州立美术馆有三层楼,它们通过门厅的连续空间连接起来。一楼包含了该项目的所有社交功能:门厅、书店、餐厅、礼堂和当代艺术临时画廊。为了这些内部功能与广场的外部公共空间保持一致,一层立面使用了多孔的材料。在较高的楼层,门厅的两侧是展览空间。该建筑有两个立面,一个朝南不透明,另一个朝北更开放、更有活力,与新广场形成了对话。北立面的受光面被穿过高窗的垂直肋片最小化。肋片的设计是为了防止阳光直射到建筑物的感光区域。上层自然采光来自北朝向的模块化棚屋,旨在过滤和调节太阳光。棚屋通过内部的百叶窗系统,严格控制进入房间的光线数量,创造昏暗气氛。 砖立面唤起了基地的工业历史,并为建筑整体提供了纹理和充满活力的图案。在广场上,垂直百叶窗的节奏打破了巨石的厚重,并暗示了建筑的入口。在晚上,百叶窗像画布一样散射来自美术馆的光线,将立面转化为广场。广场城市设计的基本理念是创造一个与美术馆对话的外部公共空间。像建筑一样,它融合了过去工业的碎片记忆,如铁轨和转盘。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