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根据建筑师和学者弗兰克·洛克(Frank Locker)的说法,在建筑教育中,我们会不断重复20世纪相同的公式:教师传授一种僵化的基础知识,无论学生们的动机、兴趣或者能力如何,都给与学生很少甚至没有指导方向。洛克说,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正在复制监狱,没有空间进行整体、灵活和多样化的教育。 “当你在一个有着关着的门和走廊的空间并且没有任何东西比如门铃提示你何时或者如何进入时,你会怎么想?”洛克问道。 全球教育模式受到质疑并进行各种形式的转型(或危机)这一事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法国大革命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以及旧政权时期教会对教育的垄断地位的衰落。 教育转型发生缓慢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化。奇怪的是,它们通常是由那些在如今不复存在的教育体系中成长的人展开的。他们的成果将被那些甚至现并不存在的世代的人看到。无论系统是积极地还是消极的,建筑都倾向于反思而不是反抗。毕竟,建筑师国家与私人实体的愿景,并且超越了空间创造力的允许范围。 因此,在信息时代(比知识时代更准确的一种描述),公民要求改变他们的教育模式,以更好地适应他们的社会和独特的特质。在我们的案例中,由Mark Wigley引领的哥伦比亚大学GSAPP受到教育的启发,该教育将解决未来建筑问题。虽然在拉丁美洲研究建筑仍然是通向社会流动性的途径,但在非洲和亚洲的诸多发展中地区,新的建筑是被迫处理缺乏基本需求,如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 学校如同监狱 洛克曾在哥伦比亚评估波哥大的教育部,并为建筑师和建筑公司提供有关新型的学习模式和建议,该模式能够解决当前社会和文化的变化。凭借坚定的信念和丰富的建筑教育经验,洛克说,我们通过继续使用“监狱”模式,并依靠旧的二十世纪的教育模式,将严格和无益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并无视他们各自不同的兴趣或者能力。 这位美国建筑师在最近接受哥伦比亚报纸EI Tiempo采访时表示,他对教育建筑的兴趣始于他接受了和设计传统建筑学院楼所不同的任务,他称之为“监狱模式”。当被问到为什么今天的学校设计像监狱时,洛克回答道: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