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场地与历史衡水湖湿地公园与衡水市区之间,曾经有一块芦苇丛生的洼地,多年来周边工厂的排污令这里的水质和土壤环境收到严重伤害。作为旷野中唯一的建筑,砖窑高耸的烟囱极有辨识性。随着国家保护耕地,禁用实心黏土砖的政策,这类曾经遍布城乡的霍夫曼窑,瞬间退出历史舞台。这座砖窑也荒废下来,成为无主之物,逐渐坍塌。人的记忆敌不过城市发展速度,要不了几年,大家就会以为这里从来都是衡水植物园。这种与过去完全告别的方式不免有些可惜。所以即使结构的安全鉴定是“拆除”,我们还是希望能够通过新的建造串联场地的过去和现在,为这里留下些历史的痕迹。 重建≠复制业主计划在砖窑的旧址上修建一个花房艺术中心,主要用来展示花卉盆栽。从空间上,它需要完成从内向的生产建筑(砖窑)到外向的展览建筑之间的转化。通过对砖窑空间意向的保留,形成砖窑所代表的过去与花房之间的内在联系。其中观景塔保留了大烟囱的符号性,形成一个具体的记忆点。从可达性上,也能让人“爬上烟囱看一看”。 空间从内向到外向的转化砖窑是一个外人禁入的生产性建筑,外廊是烧制砖坯的隧廊,中心是封闭的烟道。花房艺术中心从平面参考了霍夫曼窑,由环形拱廊包围中间内院的形式组成一个回字形平面。 花房艺术中心面向公众开放,有科普展示功能。公共性在几个层面体现:通过打断外圈的拱廊打开内院,形成半开放的小广场。这些小广场将内院与周边环境联系在一起,内部与外部、景观与建筑的边界被模糊化。这些院落形成观景塔入口的同时,也是游客快速穿越建筑的路径;裙房的屋面被设计成一个向公众开放的屋顶花园,提供一个非常规的游览角度;南北两端的餐厅和厨房之间设置院落,即满足功能分区也增加采光。 环形拱廊与陈列空间的重合规则排布的出入口使得光影形成规则的空间序列。设计将这种序列提取出来,形成一个个花卉盆栽展厅,关于空间与光影的记忆同时被记录下来。序列性的拱廊一方面在空间上对老砖窑环形外廊产生关联,一方面把展廊切割分段,定义了一个个相互连接的展厅空间。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