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采访
  3. Aedas访谈:引领中国新型建筑创新设计之路

Aedas访谈:引领中国新型建筑创新设计之路

Aedas访谈:引领中国新型建筑创新设计之路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成立于2002年,Aedas将中国作为他们设计的最大市场。Aedas在中国的项目占据了其全球项目的60%-65%,其在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办公室拥有接近1000名员工。

今年早些时候,Aedas主席纪达夫(Keith Griffiths)说:“未来5年内,Aedas将在中国建立一个非常强大的工作网,这将成为全球公司的支柱。”

以上这些已经足够成为深入探究这个公司在中国市场成功之举背后的运营方法的理由,借着最近大连恒隆广场这个项目,我们对Aedas的两位全球董事——林静衡(Christine Lam)和祈礼庭(David Clayton),针对其在中国的工作,设计尺度和工作过程进行了采访。

林静衡 (Christine Lam) & 祈礼庭 (David Clayton)
林静衡 (Christine Lam) & 祈礼庭 (David Clayton)

与公司中负责其他地区的部门相比,Aedas中国项目区的运营模式有哪些明显的区别?

David:我们的核心任务就是维护项目质量,无论是设计品质,还是对于那些直接控制项目质量的任务书的质量要求。设计的体系和限制因素从未真正改变过,所以无论我们的项目是在哪个国家,我们都会保证项目的质量。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无论在哪里工作,铭记企业精神永远是最重要的。

当然,在对待中国市场时,我们确实有不同之处:当我们去不同的国家,我们总是铭记一点,永远不要只为了迎合场地环境去做设计,这样做只会疏远人们。因此,我认为我们目前成功之处有两点:

  1. 充分了解我们为之设计的场地文化背景和使用它的人群;
  2. 调整工作以适应当地的建造市场。对于中国而言,在早期,我们合作的承包商不像其他国家,比如英国或美国的承包商那样有丰富的经历。所以我们用了一段时间去学习如何与中国的承包商沟通,工作。

但是现在情况有所改善,一些我们之前合作过的中国承包商,开始向海外输送他们的专业技能,并且在该领域成为世界领军。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Aedas作为一个全球化公司,您会觉得其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基于在中国背景下的大尺度项目吗?

David:中国对于我们的成功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其大尺度的项目不单给我们更多的创意空间,也带来中国独有、引领全球的建筑设计模式及经验。我们在中东,英国和美国的项目当然也很重要,但是与中国的项目相比,他们的尺度远远小于中国项目的尺度。就设计角度而言,项目尺度的相对性是很有意思的,在英国,一个3层楼的项目就称得上一个很大的项目。在香港,所有30层以上的建筑算是大项目。中国是个广袤的国家,其城市也都非常大。像大连恒隆广场所在城市大连,拥有七百万人口,许多欧洲的城市甚至无法达到这个数字。可想而知,跟我从小长大的英国相比,几乎所有在中国的项目都是相当大的。

无锡恒隆广场 Center 66, Wuxi.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无锡恒隆广场 Center 66, Wuxi.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中国的这些项目是如何影响公司其他地区的工作?

Christine:我们是进入中国市场的世界最大的国际建筑公司之一,而且我们从20年前就已经进入中国市场。

在刚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的那几年,我们会找外国开发商做项目,而现在我们也开始寻找中国开发商,去开发更多其他市场,比如欧洲,英国,澳洲,美国和加拿大。伦敦现在建成的很多场地都是中国公司开发的。而且我们可以预测到未来10年,我们都在继续通过这条路去扩大我们的市场。现在,是时候让中国引导我们的发展之路了!

成都恒大·华置广场 Evergrande Huazhi Plaza, Chengdu,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成都恒大·华置广场 Evergrande Huazhi Plaza, Chengdu,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怎样将全球化的工作领域联系到每个单独的项目?是否有什么能够体现Aedas的典型标志?

Christine:保持Aedas的企业价值一直是我们的核心。我们的主席纪达夫的设计理念是以人为本,因此我们对待每一个项目都是从使用它们的人群背景入手。我们必须第一时间了解到当地的文化,气候和施工方法。你不能只是做出一种形式的建筑,然后将这种形式复制到所有城市中。

每个地方都有属于它自己的传统和价值,这也意味着不同地方的人们需求的不同。这些才是做一个好设计的重点。否则,你可能会设计出一个最好看的建筑,但它不一定是最适用的。这也许就是艺术家和建筑师之间的区别,前者是雕刻,而后者则是为人们设计美学与功能兼备的楼房。

香港富临阁 The Forum, Hong Kong.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香港富临阁 The Forum, Hong Kong.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多元化背景的人们共事,是否也对像你们这样国际化公司的工作环境有所影响?

David:是的,我们非常幸运能够拥有一个多元化的工作环境。比如在香港的办公室,我们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建筑师,包括许多来自中国,或者受过中国教育的建筑师。因此,一方面我们要走出办公室,去发现有关城市和文化的更多信息;另一方面,雇佣具有多元背景的员工同样非常重要。这意味着Aedas不仅仅只接纳像我这样的西方员工,我们更愿意招收来自不同国家,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员工,从而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工作关系。

Chrsitine:而且我们还发现,在设计过程中,这样的跨文化背景让我们更了解不同地方和人们的需要,总会为我们最终的设计带来更多创意和协同效应。

武汉恒隆广场  Heartland 66, Wuh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武汉恒隆广场 Heartland 66, Wuh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我们在大连恒隆广场看到了很多不同特色的功能元素综合在一起,这是我们在中国其他的购物中心没有见到过的,比如景观阳台和连贯的活动空间。

Christine:人们的需求不断改变。在过去的生活中,购物只发生在街道,那时候还没有商场。后来人们希望可以在冬暖夏凉的室内购物。但很快人们就发现他们失去了与户外空间的联系,他们开始想要类似法国街边富有生机的咖啡厅,于是户外活动就结合在商场内。人们现在希望商场不再只是购物场所,同时具有娱乐功能,比如一个连接室内外的公园,这样就可以一次性的满足所有愿望。

David:因此这就产生了体验式零售,购物中心如同粘合剂,将零售,娱乐,交通,公园的功能融合于一体。做这样的综合体项目,会给你很大程度上的创意自由。你有一个更大的场地,就可以有更多实现创意和功能的空间。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大连恒隆广场 Olympia 66, Dalian. Image courtesy of Aedas.

最后,如果再给您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您是否还会更愿意选择在中国发展而非回到欧洲?

David:如果有人问我我是否愿意回英国做个建筑师,我想我会说绝对不可能,因为所有令人兴奋的机会都在中国,而且我认为这样的情况在未来20年都不会改变。由于国家的尺度,你会有创造一个社区,一个城镇的机会。一个城镇对我而言意味着超过一万人口。所以我将会有很多机会在这样的社区中为人们创造更多空间。

查看完整图库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尚夕云 - SHANG Xiyun. "Aedas访谈:引领中国新型建筑创新设计之路" 03 11月 2016. ArchDaily.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98507/aedasfang-tan-yin-ling-zhong-guo-xin-xing-jian-zhu-chuang-xin-she-ji-zhi-lu>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