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们对弗雷▪奥托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评价

建筑师们对弗雷▪奥托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评价

在新闻报道出弗雷奥托(Frei Otto)获得2015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后,互联网上充满了关于该新闻的评论,弗雷奥托的影响力在建筑行业影响了过去的半个世纪。当然,人们在得知普利兹克奖消息的同时也得到了他去世的消息,这也让舆论有了更加多的词语来缅怀对他的怀念。

此外,Otto 还是一些建筑很流行的用名;《纽约时报》建筑评论家迈克尔基姆尔曼( Michael Kimmelman )在推特上透露,极力推荐他获奖是两位曾经的获奖者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和坂茂(SHIGERU BAN)。基于这点考虑,我们收集了当今一些知名的建筑师对此的看法,同时也展示出了行业内对奥托的尊重。

坂茂(SHIGERU BAN)

坂茂建筑事务所负责人,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路易·卡恩(LOUIS KAHN)问砖头,“你想成为什么,砖头?”

砖头回答到,“我想成为一道拱门。”

我认为弗雷奥托作为一个建筑师时也经常会问”空气“想成为什么。

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将空气和空间用最少的材料和能源包裹起来。

直到生命的最后瞬间,他还在摸索材料和绘画草图。他的成就,而不是仅仅是“作品”早已成为结构设计的“语法”,只是尚未被觉察;而作为建筑师的我们直到现在才意识到,我们在设计中不知不觉地遵循着他的“语法”。

我真的由衷的感谢弗雷奥托,感谢他无私分享自己在建筑领域的深刻理解和创新。

伦佐·皮亚诺(RENZO PINO)

伦佐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创始人,1998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在我迈向建筑学殿堂的道路上,弗雷奥托一直是最敏锐的人之一。

他有着明确的决心,就是要努力为人类社会提供基本的居住场所。

他不断探索建筑结构内力量的运动,并让其大白天下。

秉承轻量化理念。

并对抗地心引力。

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弗兰克 巴尔科(FRANK BARKOW)
Barkow Leibinger 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

每当我和我朋友马克李(MARK LEE)一起去这里或那里时,我们都喜欢打个赌,猜猜谁会赢得下一个普利兹克奖。通常我们都是在地图上寻找:可预测的,新崛起的,长期被遗忘的。但是今年我们却很明确。

在德国建筑领域中,其平均水平是很高的,但很少有像奥托这样的佼佼者脱颖而出。就像在他前面的获奖者戈特弗里德·伯姆(Gottfried Böhm)一样,对待每个作品都有着独特的工作方式,通过不屈不挠的研究和实验,做到了科学家又是诗人,强调了什么是德国的核心创造力和创新能力,人们用他们自己的双手去发现全新的东西。无论其过程还是方法,都是重要的目的。

这样一个项目采用的的各种措施会对后一代产生共鸣和影响,它并不会让人去简单的模仿,相反的是,它会让你在项目面前有欲望有勇气去面对。

王澍(WANG SHU)

Amature 建筑工作室联合创始人,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作为轻型结构的先驱,弗雷•奥托是我们这一代人在读书时的学习对象。

实际上,现在存在着三类建筑师,第一种,是在艺术文化领域不断探索,并尝试用建筑语言表达出来;第二种,是对城市问题持续关注,这是现在最多的一种,以前的建筑师很少涉及到城市规划问题,但现在参与到规划中的建筑师在不断增加;而第三种,就是像奥托这样,持续对新技术进行探索、开拓的建筑师。而这一类的建筑师,现在正在慢慢减少。

轻型结构,是相对于钢筋混凝土这样的重型结构而言的。相比之下,轻型结构不需要厚重的基础,更节约材料也更轻盈。在环保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所以,在现代,有许多建筑师对于轻型结构的研究有着共同的兴趣。包括我。 

现在的建筑,商业化越来越严重,有些甚至变成了幻术和作假。这是一股非常不好的风气。而今天,普利兹克把奖项授予了一个一直坚持不懈地探索着建筑新技术的建筑师,这本身就是一个表态。建筑应该回归到更加原初的状态。

伊纳基 阿瓦洛斯(IÑAKI ÁBALOS)

哈弗大学设计院建筑部主席,2014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西班牙馆馆长

弗雷奥托向我们展示了科学和美学是结构的重要部分,伴随着坚韧的毅力和创作的灵感所产生的难忘的画面,这是独一无二的体验。他是我钦佩的人,他的作品没有限制,当我脑海里出现慕尼黑那著名形象建筑时,在那瞬间我都会被它震撼到,它的安全性,风险性和体验都会显示出它的惊艳。而我仍无法摆脱中世纪教堂的建筑……

啊!我感到特别高兴的是,普利兹克奖不会第二次放下它的社会言论,建筑的真正贡献是知识。恭喜你!

理查德·罗杰斯(RICHZRD GOGERS)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建筑事务所合作伙伴,2007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弗雷·奥托是一名划时代的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他的著名之处在于开发和应用超现代和超轻型帐篷状结构,以及他对新材料的创新使用。

他是一位伟大的老师,1964年就在斯图加特大学成立了自己的轻型结构研究所,很早就使用计算机建模来创建具有轰动效应的薄膜结构,其设计灵感来自自然现象——从鸟类头骨、肥皂泡沫到蜘蛛网。

弗雷·奥托是20世纪伟大的建筑师和工程师之一,他的作品鼓舞和影响了现代建筑,因此我们都学会了少花钱多办事,摒弃了体量巨大的结构,转而追求经济性、光线和空灵。

汤姆·梅恩(THOM MAYNE)

Morphosis Architects 建筑事务所设计总监,2005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我既为昨天弗雷·奥托被确认为普利兹克奖获得者而感到十分高兴,又为他辞世的消息而深感悲痛。

对于我们这一代建筑师而言,弗雷·奥托堪称是一位利他主义的革命者,他的作品蕴含着巨大的智慧和美感。当我们步入数字化时代后,他以社会为本的开创性技术讯息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他对光线和强张力系统的探索不仅仅是对技术的求证;它们所宣示的是包容与平等这项更加宏大的社会事业。

最终,凭借富有远见的创新,他开启了充满了可能性的建筑学新时代,带给人们智能、性能、希望和乐观精神。

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

普利兹克建筑奖主要创始人

纵观他的一生,弗雷·奥托创造了无数富有想象力、鲜活的且前所未有的空间和建造。他还创造了新的知识。他的深刻影响并不在于可复制的形式,而是在于他通过研究和发现所探寻的路径。他对建筑领域的贡献不仅是技术性和知识性的,还有品格性的。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Stott, Rory. "建筑师们对弗雷▪奥托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评价" [Architects' Reactions to Frei Otto's Pritzker Prize Win] 25 5月 2015. ArchDaily. (Trans. 庄力)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67290/jian-zhu-shi-men-dui-fu-lei-number-ao-tuo-huo-de-pu-li-zi-ke-jian-zhu-jiang-de-ping-jie>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