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日本建筑

  1. ArchDaily
  2. 国家
  3. 日本

日本最新项目

日本即时新闻

坂茂应急建筑合集,走近人道主义建筑师

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坂茂以创新材料与博爱设计闻名于世。他在可回收材料方面知识渊博,尤其是关于纸张与硬纸板的利用。逾三十载,作为志愿建筑师网络( Voluntary Architects Network )创始人,坂茂用其材料知识为全世界的灾民建造了高质量、低成本的灾害避难所,其中受灾地区囊括卢旺达、海地、土耳其、日本等。在此我们荟萃了坂茂的十个人道主义作品,项目注解由坂茂建筑事务所提供。

2020威尼斯双年展阿联酋馆,寻找波特兰水泥的环保替代

译者:陈品仰
来自黎巴嫩的WaelAl Awar和来自日本的Kenichi Teramoto,他们被共同任命为2020年威尼斯双年展阿联酋国家馆的策展人。展览以湿地为主题,并针对于建造业所造成的消极环境影响提出一种实验性的解决措施。

日本最大社会住宅实验,集体社区‘团地’的起与落

日本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集体住宅项目将西方和苏联的现代主义建筑与日本传统元素相结合,是一次值得反复品味的跨文化建筑实验。曾经象征着“现代化”理想的住宅群如今已不再适合年长者居住,反成了日本社会的沉重负担。由于鲜少和外界互动,一些独居者在去世后一段时间遗体才被发现,引发了“孤独死”这一社会议题。研究者和摄影师 Tatiana Knoroz 在她的 Strelka杂志文章中探究并记录了这一现代主义项目的悲剧性命运。

隈研吾新作‘亚洲首家Ace Hotel’,遗留与新建的结构交汇

隈研吾操刀设计的Ace Hotel京都店预计将于今年的4月16日正式对外开放。该酒店是在既有历史遗留结构的基础上重新加建设计的,共可容纳213间客房。酒店原有的历史遗留结构是由吉田铁郎所设计的京都电话公司旧址,并曾一度被认为是当地的“文化催化剂”。

藤森照信:我相信传统环境中的设计自由

藤森照信是一位日本建筑师,也是领衔当代日本建筑历史学家,他以其对传统技艺的改变而著称。在一个简短的视频采访中他讨论了他对一幢传统日本建筑的原始理解和他对于著名的日本茶馆的解读。

富士山下,BIG+丰田 建造未来小镇“编织之城”

BIG与丰田汽车公司共同公布了丰田“编织之城”,这将是全球首个在日本富士山麓促进各种交通方式发展的城市孵化器。丰田“编织之城”将作为一个生活实验室,用于测试并推进移动、智能、互联以及氢动力基础设施和行业协作,希望通过基于历史和自然的技术驱动未来,让人们和社区凝聚在一起。

国际A'设计大奖公布,美国、中国、日本荣获最会设计的国家

当我们在期待2020年夏季奥运会,以及再次有机会观看奖牌数量的攀升并为自己的祖国欢呼时,另一种类型的国际竞赛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美国世界设计排行榜上获得了金牌,中国日本分别获得了第二名和第三名。世界设计排行榜是由世界上最大、最多样化的设计奖项——国际A'设计大奖主办,根据每个国家获得国际A'设计大奖的设计师人数编制而成。

当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遇上光

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说,如果他的作品中有一个始终不变的追求,那么就是光线。安藤在建筑中对于光线的巧妙安排使得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微妙的变换。有些时候,墙壁平静地等待着能够展现倒影的时刻;有些时候,水反射的光线映在建筑表面使其变得生动。安藤将日本传统建筑与现代主义建筑的语汇相结合,为批判地域性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建筑作品尊重每一个场地的文脉,将地域认同的概念与空间,材料和光联系起来。在他的作品如光之教堂,小筱邸住宅和水御堂中均有体现。日式障子墙的漫射光线在其他文化中有着不一样的诠释方法,例如,从罗马古老的万神庙穹顶上的圆洞中倾泻下来的日光。安藤丰富的想象力最终造就了光明和黑暗的空间序列,在他设计的皮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得以体现。

石上纯也:“过去,建筑是社会的产物;如今,建筑是个性的表达”

石上纯也是当今日本最杰出的年轻建筑师之一,他因为设计发展过程中的实验性步骤而得到广泛的认可。他认为,一些设计中关键性的问题的答案常常会存在于建筑的场地中,但这些却经常为建筑师所忽略。时间、张力和自由的概念总是在他的作品中以某种方式出现,而且成为他最近的多数作品中的突出特点。

Pelli Clarke Pelli 公开东京市中心三座塔楼设计方案,最高330米

Pelli Clarke Pelli Architects 首次在日本建造了一个高层建筑综合体,该建筑群拥有全日本最高的塔楼,高度为330米。 这家美国公司为东京的麻布台地区设计了3座塔楼,这是东京中心区城市更新计划的一部分。

加载中…… 需等待几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