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文献展的场地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展厅,而是位于有很多工作室和教室的建筑楼的一层。面积1000多平米,将近7米的空间挑高。每天大概4000人从这里通过,去到其他各层的工作室、教室、咖啡厅、秀场。大部分的人并不是专程过来,只算是在上课或工作路上碰到的展览。或许有时稍作停留,翻开一本册子,再急匆匆的赶去上课和工作。 整个展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与其说是一场展览,倒像是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地方。低矮的墙面与挑高的屋脊,相邻排列的房屋,为了采光和院子留出的空地,紧挨着路一侧的山墙,临街的入口,大房子前的台阶,台阶上低矮的屋檐,转过房子看到的院子,院子里的大树,路口的挡墙,这种空间的布局在中国北方的村子中常常都会见到。 村庄的清晨和傍晚,经常伴着雾气或炊烟,远远望去,整个村子隐进雾中, 这是记忆中村庄留下的朦胧的感受。展场中,表皮的材料使用透光的弹力纱布,构成空间实体围合的同时,保留视觉的穿透性。远近纱布的叠加,让房子的边界变得模糊。展品、人和植物投在纱布上深浅的阴影,穿过展厅的人在纱布后面时隐时现,这种材料的质感恰好描述出村子朦胧的气氛。人在翻久了书本抬头时,透过远近的纱层,在那一刻,或许会有一些雾气环绕的感觉。 学校开始于⼀棵树下,⼀个不⾃觉为⽼师的⼈,与⼀些不⾃觉为学⽣的⼈,讨论着他们对事物的领悟。 -路易斯康。 作为一场教育文献展,在展览的设计中,建筑师对教育环境的形式不无讨论。一棵高过所有房子的大树,构成整个展场视觉和活动的中心。一些坐墩散落在树下的院子里,每日下午的论坛和其他活动都在这里开展。树下的研讨会,树下的放映会,根据不同的活动,人挪动坐墩,构成了场地上新的形态,让活动的运营附着在场所的精神中。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