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史上最强手绘图,决定了圣马可的存亡

史上最强手绘图,决定了圣马可的存亡

世界建筑节约翰·索恩爵士博物馆以及 Make事务所 共同策划的竞赛——建筑绘图奖 开幕之际,作家、评论家Jonathan Glancey创作了这篇剪短的文章。该奖项的截止日期是2017年9月18日,成功入选的作品将在伦敦和柏林展出。

对约翰·罗斯金来说,在布伦福德的多色煤气厂,在克罗伊登华丽的工厂烟囱,在布里斯布里的金酒宫殿,甚至在曼彻斯特的善意的改革俱乐部,这些威尼斯哥特式的设计简直就是一种诅咒。这些华丽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即使是最奢华的建筑,作为有影响力的19世纪批评家Ca’ d’Oro和Palazzo Ducale 的宠儿都难逃闲置的悲剧。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The_Casa_d_Oro_Venice_Ruskin.jpg”>The Casa d'Oro, Venice. Pencil and watercolour, with bodycolour, 33 x 47.6cm</a> (1845)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Image Courtesy of John Ruskin
The Casa d'Oro, Venice. Pencil and watercolour, with bodycolour, 33 x 47.6cm (1845)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Image Courtesy of John Ruskin

罗斯金的问题是他太有影响力了。他对威尼斯的热情鼓励了年轻的英国建筑师们采用与中世纪晚期和早期文艺复兴的鼎盛时期“La Serenissima”完全不同的威尼斯哥特式的建筑风格。

他引人注目的著作—《建筑的七盏明灯》 (1849) 以及《威尼斯的三卷书 》(1851-53)—将哥特复兴引导进了一个奇异的审美死胡同。这并不是罗斯金的错误,当你在威尼斯读他的作品,当你看到他的城市动态建筑绘图时,你就会理解为什么威尼斯哥特风格延续了一个半世纪的时尚之风。

罗斯金有过11次到威尼斯的长期旅行,第一次在1835年,他16岁的时候,最后一次是1878年,此时当他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保持沉默,凝视着科斯顿水的原始荒野而不是大运河的精巧人工。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art_of_St_Mark_Venice_Ruskin.jpg”>Part of St Mark's, Venice, Sketch after rain. Pencil, watercolour, ink and bodycolour on grey paper, 42.1 x 28.6cm</a> (1846)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Image Courtesy of John Ruskin
Part of St Mark's, Venice, Sketch after rain. Pencil, watercolour, ink and bodycolour on grey paper, 42.1 x 28.6cm (1846)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Image Courtesy of John Ruskin

从精美的Doge(古时威尼斯和热那亚的总督)少年时期的作品中捕捉到细节,这些作品是充满了情感的奇罗卡罗的铅笔和木炭素描以及图尔纳风格的水彩画,唤起人们对威尼斯哥特式设计的情感的同时,也唤起了罗斯金对他的崇拜和对这座熟悉的城市的了解。然而,他们吸引了在设计格拉斯哥的地毯工厂和桑德兰的茶室的年轻英国建筑师的目光,还鼓励威尼斯人对他们无与伦比的建筑遗产的风化之美进行盘点。 这就是罗斯金的眼界,他的论证能力和高超的绘画技巧使得威尼斯人远离了整修圣马克的想法,这样一来看起来是一个全新的,保留了过去的工艺、使用和护理修复方式的时代。

罗斯金没有想到的是他受到威尼斯和威尼斯建筑绘图启发所著的书能够在他死后掀起一场持续25年的知识和审美的革命。勒·柯布西耶写到 “建筑是一种学习的游戏,它是正确的,是宏伟的,是一种在光中组织的游戏。”, 他在呼应罗斯金, “我不相信曾经有过真正伟大的建筑,除非它有强大的群众,充满活力并且深沉,阴影与它的表面融为一体。”他说的就是威尼斯。这就是他所画的。 威尼斯绘画的力量可能已经影响到克罗伊登的工厂烟囱,然而,他们也影响了朗香教堂,它的光、影和工艺以及俄国人的道德目的感。

建筑绘图奖 接受报名,截止2017年9月18日。

Call for Entries: The 2017 Architecture Drawing Prize

Make, the Sir John Soane's Museum and the 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 (WAF) have come together to create a prize for architectural drawing. The Prize recognises the continuing importance of hand drawing but also embraces creative use of digitally produced renderings.

The Long(ish) Read: John Ruskin Considers '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

Welcome to the third installment of The Long(ish) Read : an AD feature which uncovers texts written by notable essayists that resonate with contemporary architecture, interior architecture, urbanism or landscape design. In this extract from 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 published in 1849 and considered to be John Ruskin's first complete book on architecture, his studies are distilled into seven moral principles.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Glancey, Jonathan . "史上最强手绘图,决定了圣马可的存亡" [The Power of Architectural Drawing: The Sketches That Saved St. Mark's] 27 8月 2017. ArchDaily. (Trans. 宋慧中) Accesed . <http://www.archdaily.cn/cn/878478/zui-you-li-de-jian-zhu-hui-hua-zheng-jiu-liao-sheng-ma-ke-jiao-tang-de-cao-tu>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