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Photography

Photography: 最新资讯

五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建筑摄影师探讨“影像中的开放性和局限性”

16:30 - 12 三月, 2019
五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建筑摄影师探讨“影像中的开放性和局限性”, Viviendas San Ignacio / IX2 Arquitectura. Jalisco, México. Image © Lorena Darquea
Viviendas San Ignacio / IX2 Arquitectura. Jalisco, México. Image © Lorena Darquea

作为一种展现建筑的方式,摄影有着不少毋庸置疑的优点。比如说,它可以把地处偏远的项目传播给世界各地的人们。又或者,它能通过对建筑外观,内部空间,和建造细节的展示在某种程度上让人们更广泛深入地与建筑产生交流。

但与任何其他表达形式一样,它并不是无懈可击的。即使技术上的进步带来了质量更高的图像,修图软件也提供了工具来修整甚至改变建筑空间的各个方面,但摄影本身缺乏传达建筑官感和触感的能力。要通过静态图像体验空间的质感,声音,氛围和气味至今仍然是不可能的,至少表现并不能令人满意。

Faculdade de Biologia Celular e Genética / Héctor Fernández Elorza. Madri, Espanha. Image © Montse Zamorano Sesc Pompeia / Lina Bo Bardi. São Paulo, Brasil.. Image © Manuel Sá The Sales Center in Wenzhou TOD New Town / NAN Architects. Wenzhou, China. Image © FangFang Tian Tate Modern Switch House / Herzog & de Meuron. Londres, Reino Unido.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 15

多伦多产权公寓急速扩张的历史与未来

14:30 - 7 一月, 2019
多伦多产权公寓急速扩张的历史与未来,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本文最初在2018年2月13日发表于Archdaily网站。

多伦多城市有着一段漫长而令人忧虑的发展与空白。最初在密西加沙和英国王室之间签订的买地协定(Toronto Purchase of 1787)的1787年地图上,这个曾经建立过殖民地的地方后来成为多伦多市。这里最初被构想为一块有着清晰边界、亟待开发的空地。或者,按照艺术家路易斯·雅格伯(Luis Jacob)更为恰当的描述:“一无所有,也恰是一页空白,等待着用意志来题写。”200多年过去了,可居住性、价格、租房短缺等问题的增加,催生着垂直方向的产权公寓的发展,这片空地的政治从未有如此凸显过。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 Manuel Alvarez Diestro + 24

色彩,形状,和材料:Andres Gallardo 镜头下战后柏林的现代主义魅力

16:00 - 11 十一月, 2018
色彩,形状,和材料:Andres Gallardo 镜头下战后柏林的现代主义魅力,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自学成才的西班牙摄影师 Andres Gallardo 有一个不断更新的都市几何系列计划。这一系列里,他捕捉下了柏林战后建筑的色彩,形状和材料元素。在 Gallardo 的其他摄影系列里,还有北京,首尔,哥本哈根,和塔林等城市的现代建筑奇迹。这几个城市系列同时也代表了 Gallardo 从零到一个专业摄影师的个人成长历程。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21

卒姆托“德国科伦巴博物馆”,光影在历史废墟跳舞

19:00 - 17 八月, 2018
卒姆托“德国科伦巴博物馆”,光影在历史废墟跳舞, © Laurian Ghintiou
© Laurian Ghintiou

彼得·卒母托(Peter Zumthor)的作品里,宁静的特质、原始技术的使用和精美的细部表现等特点长期以来一直是许多建筑师的灵感来源。 他设计的科伦巴博物馆位于德国科隆(Cologne, Germany),这是一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几乎被彻底摧毁的城市,也是一千多年以来罗马天主教大主教管区的艺术收藏品所在地。卒母托通过巧妙的设计,让这座博物馆重新出现在了原本是后哥特式教堂的废墟之中,同时他还保留了该遗址精髓部分以表示对历史的尊重。

© Laurian Ghintiou © Laurian Ghintiou © Laurian Ghintiou © Laurian Ghintiou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