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Parks

Parks: 最新资讯

中国建筑师最小干预算法,设计阿布扎比 SURGE能源装置

中国建筑师孙鸣飞为阿布扎比马斯达尔城设计了一个环保的城市中心。这个名为SURGE的项目体现对自然的敬畏,对古典美学精神的追求和对技术革新的认同。设计方案的目标是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并协同人与自然、文化成为一个整体。

ArchDaily读者说:什么是公共建筑?

Aarhus Harbor Bath / BIG. Imagem: © Rasmus Hjortshøj
Aarhus Harbor Bath / BIG. Imagem: © Rasmus Hjortshøj

上周,我们询问了我们的社交媒体粉丝:“公共建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想法对于建筑学非常重要,并且在各种各样的项目中发挥作用,尤其在与城市公共空间规划相关的项目中。

Sasaki重建废弃铁轨建设佛罗里达新的中央公园

全球设计公司 Sasaki 计划将位于佛罗里达州中部的 Bonnet Springs 公园由原来的CSX铁路房产转变成生态中心,将其称作“ Lakeland 的中央公园”。该场地最初是一个闲置的棕地,现正进行环境修复以减轻原工业污染带来的环境伤害。该公园计划在2020年向公众开放。

致谢 Sasaki 致谢 Sasaki 致谢 Sasaki 致谢 Sasaki + 8

DROR事务所为伊斯坦布尔Parkorman公园设计能让游客跃上树顶观光的方案

伊斯坦布尔是一个绿化很少的城市。 DROR事务所想从根本上做出改变,用创新的方式设计了一个可以激活大众体验的公园。为Parkorman森林公园描绘了一个“人与自然爱的故事”的愿景,将会给人们“飞翔”的机会,在巨大的玻璃球中,反射池中放松娱乐,甚至可以跳跃几层到达穹顶的高度。

© DROR © DROR © DROR © DROR + 11

商业侵蚀着真正的公共空间,Utopia Arkitekter提出在斯德哥尔摩建立玻璃罩室内公园

Utopia Arkitekter 希望在斯德哥尔摩开启一次讨论: 我们该如何管理开发我们的公共空间? 对于公共的英文单词 public 的释义,据牛津词典的解释是指 “对一个区域或国家的人开放或被这些人共有。”然而,随着商业化的持续加剧, Utopia Arkitekter 对室内 “公共” 空间的新应用产生了一个问题。 建筑评论家 Rowan Moore 曾经撰写《我们为何而建( Why We Build)》—— “身份,欲望和刺激是你购买的原动力,人们就这样做出了多样的选择,比如买衣服,去餐厅就餐,滑雪或登上迪拜哈利法塔(Burj Khalifa)。”

问题就是随着我们的城市中越来越多地被室内公共空间 所占据,比如大商场咖啡馆餐馆, “公共” 不再代表 “一个区域的所有人”,而只是一种有关经济的范围,即消费者和潜在消费者。在斯德哥尔摩这样的城市中,一年中长达六个月是黑暗和十摄氏度以下,以经济范围划定边界的室内公共空间意味着人们出家门后的社交空间将被减少。Utopia Arkitekter 的方案正是针对这一难题?其答案是室内公园。

致谢 Utopia Arkitekter 致谢 Utopia Arkitekter 致谢 Utopia Arkitekter 致谢 Utopia Arkitekter + 14

6座城市将高速公路改造为城市公园

在城市中建设高速公路通常被认为是解决交通拥堵的方式。然而,诱导需求理论已经表明,当司机有更多可行驶的路线时,他们更加不会选择搭乘公共交通或是骑自行车,而是继续选择驾车。因此,堵塞的交通状况依旧存在。

所以,很多城市正在逐渐减少汽车可行驶空间,将一些曾经的高速公路改变成城市公园或不太忙碌的街道。

这里列举了六个改造案例,有的已经建成,有的仍处于建设过程中。令人惊奇的是,美国项目占了大半,由此可以看出美国设计师正在积极研究欧洲交通政策。

COBE事务所为柏林新城市中心进行总规划设计

通过与Man Made Land,Knippers Helbig及Mafeu建筑顾问公司合作,COBE柏林事务所已在一次为柏林的“Urbane Mitte am Gleisdreieck”设计的国际竞赛中拿下第一大奖,该设计项目为位于通往德国柏林的Gleisdreieck公园的通道上的总规划平面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