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建筑摄影

建筑摄影: 最新资讯

空间尺度心理学:探讨人,建筑和城市

扬·盖尔(Jan Gehl)在《人性化的城市》一书的简介中明确地指出,许多城市在规划建筑空间时往往忽略了人这一因素。虽然我们掌握了建造大型建筑的技术,但是对建筑创造的关注点却从服务于人转向似乎是针对另一物种而进行建设。自上而下的城市规划决策忽略了本应与感官和有机增长相适应的空间尺度,同时,新的意识形态还优先考虑速度、功能和盈利能力。

空间尺度,影响着我们的城市体验,这一与人性化维度相关的重要空间组成部分刺激着我们的感官,并影响着我们的幸福感。在本文中,我们将藉由比利时摄影师Kris Provoost所拍摄的题为《东方伊甸园》的一组照片,通过对香港空间尺度之争的描绘,阐述历史变迁,强调科学事实,来突显尺度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的。

©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Kris Provoost+ 15

摄影作品:苏黎世舞蹈文化中心+州立美术博物馆 / Federico Covre

Federico Covre’最近的摄影作品展示了建筑师巴洛齐 · 维加(Barozzi Veiga)位于瑞士的两个项目: 苏黎世舞蹈文化中心和州立美术博物馆。这位意大利摄影师辗转居住于瑞典的意大利两地,并在这两个项目竣工后一年为它们拍摄了这些照片。Federico Covre试图通过这些照片去“寻找一种概念性的严谨与实际功能之间的平衡” 。

Tanzhaus- Barozzi Veiga. Image © Federico CovreTanzhaus- Barozzi Veiga. Image © Federico CovreMCBA- Barozzi Veiga. Image © Federico CovreMCBA- Barozzi Veiga. Image © Federico Covre+ 55

从人视角看印度建筑

“人体尺度”,最恰当的解释为“人体与环境的关系”。对身体而言,行走于物质世界中的感官体验与我们大脑接受这种信息的机制至关重要。

 

摄影作品:塑造波兰城市景观的粗野主义建筑 / Zupagrafika

近年来,人们开始重新重视与改造上个世纪极具争议的建筑现象,粗野主义建筑以其十足的规模、强大的表现力和纯粹的形式受到了特殊的关注。粗野主义建筑贯穿了整个东欧片区并与20世纪后半叶标志性的极权主义政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波兰的城市景观与前东欧集团的建筑风格相一致,城市景观中点缀着大批的预制住宅区以及在共产主义统治时期建成的了无修饰的公共建筑。 

Plac Grunwaldzki Estate designed by Jadwiga Grabowska-Hawrylak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Manhattan’ housing complex in Łódź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The Hammer’ high-rise tower block in Warsaw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Nowa Huta modernist district of Kraków (Brutal Poland). Image © Zupagrafika+ 11

2020IPA国际摄影奖,建筑板块获胜者名单公布

近日,IPA国际摄影奖宣布了建筑板块2020年的获胜者名单。今年大约有来自120个国家的1万3千件作品参与该板块的奖项角逐。建筑类投稿还下设了多个子板块,包括艺术、抽象、桥梁、建筑、城市街景、历史建筑、工业建筑、室内装饰、其它。

Sebastian Weiss_HM architecture_The Red Wall. Image Courtesy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2020Paul Mark Sanders_HM architecture_homage Christo. Image Courtesy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2020Silvia Steinbach_HM architecture_Tanks of cocoa beans. Image Courtesy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2020Rami Yazagi_HM architecture_New York. Image Courtesy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2020+ 32

摄影作品:CopenHill 新型垃圾焚烧发电厂+Tingbjerg 图书馆+克厄北站 / Hufton+Crow

Hufton+Crow公开了最新系列的摄影作品,捕捉了于2018年和2019年建造的丹麦最近创意型项目。照片展示了BIG所设计的CopenHill 新型垃圾焚烧发电厂+滑雪场 ,和COBE打造的Tingbjerg 图书馆+文化馆及文化中心和克厄北站。

CopenHill 新型垃圾焚烧发电厂+滑雪场 . 图片 © Hufton+CrowTingbjerg 图书馆和文化馆. 图片 © Hufton+Crow克厄北站. 图片 © Hufton+Crow克厄北站. 图片 © Hufton+Crow+ 45

摄影作品:欧洲的粗野主义和集体生活 / Stefano Perego

Edificio Residencial en Paderno Dugnano (1990, Milán, Italia). Image © Stefano Perego
Edificio Residencial en Paderno Dugnano (1990, Milán, Italia). Image © Stefano Perego

Torre Genex, Mihajlo Mitrović (1977-1980, Belgrado, Serbia). Image © Stefano PeregoComplejo Rozzol Melara, Carlo Celli, Luciano Celli y Dario Tognon (1969-1982, Trieste, Italia). Image © Stefano PeregoEdificios Orpheus & Eurydike, Jürgen Freiherr von Gagern, Peter Ludwig y Udo von der Mühlen (1971-1973, Munich, Alemania). Image © Stefano PeregoComplejo de Viviendas, Otar Kalandarishvili y G. Potskhishvili (1974-1976, Tiflis, Georgia). Image © Stefano Perego+ 21

尽管围绕着粗野主义这个术语存在很多冲突,这个运动中还是存在着特定的常量和模式,它们提供了关于这个运动的具体概念和其在当代建筑界的地位。

粗野主义是爆发于1950至1970年间的现代运动的一个分支,践行粗野主义的建筑因其结构真实性而脱颖而出,它们毫不隐瞒其建筑创作的材料、大胆的几何形态以及质感和表面的粗糙。钢筋混凝土因为它突出而戏剧性的质感成为粗野主义作品的主要材料,并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德国工业历史的影像记录 / Erieta Attali + Philipp Valente

一个城市的工业历史可以为城市留下忧心的印记。大面积的废弃构筑物和被人遗忘的设施不仅对于贪婪的房地产市场非常有吸引力,还吸引了那些幻想着颓废过去的人。鲁尔河谷,这个德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区、欧洲最大的工业区,正是这样一个例子。

 

Complexo Industrial da Mina de Carvão Zollverein em Essen. Conceito da fotografia e © Erieta AttaliComplexo Industrial da Mina de Carvão Zollverein em Essen. Conceito da fotografia e © Erieta AttaliParque Duisburg-Nord. Conceito da fotografia e © Erieta AttaliParque Duisburg-Nord. Conceito da fotografia e © Erieta Attali+ 39

自发性建构,墨西哥的“自由建筑”

© Adam Wiseman© Adam Wiseman© Adam Wiseman© Adam Wiseman+ 34

在墨西哥,对“自发性建构”是应该提倡还是反对一直存在争议;然而,这并没有减少自建房在墨西哥和全世界的传播。在过去几年里,建筑师们推动编写了自建房指导手册,提了升自建居民对建筑材料和技术的了解,以确保这些居住者保的健康和安全。这一举措在诸多方面提升了自建房的品质,这一点从墨西哥各地的自发性建筑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来。

摄影作品 | 希腊发展中的基础设施 / Pygmalion Karatzas

随着最近几座新车站和隧道的竣工,雅典地下地铁的扩建塞萨洛尼基地铁系统的发展在希腊即将完成。直接连接雅典机场和比雷埃夫斯港的建设,以及塞萨洛尼基第一条地铁线路的建设正在进行中。摄影师皮格马利翁·卡拉萨斯拍摄的照片显示,新的地下基础设施将把希腊两座城市融合在一起。

© Pygmalion Karatzas© Pygmalion Karatzas© Pygmalion Karatzasregenerated public square. Image © Pygmalion Karatzas+ 18

Simone Bossi:在空间缝隙中构建虚空

© Simone Bossi
© Simone Bossi

每每谈及自然或人造的空间,空间缝隙会立即在话题里出现。人们通常将之理解为可以带来生活体验却又触摸不到的物质。

艺术家Simone Bossi的摄影作品仔细描绘了空间的这一特质,同时也为人们解读虚空营造出全新的氛围。

Imagen Subliminal:建筑摄影需要对新的表现形式保持开放

只要看过Miguel De Guzmán和 Rocío Romero的作品集,你就会知道这对组合成功地拍摄了大量全景照片并传递其中蕴含的想法。他们共同在马德里与纽约创办摄影摄像工作室 Imagen Subliminal ,记录世界上最新的建筑动态,希望让观赏者体验到驱动这些发生的能量与创造力。

我们在世界摄影日这天与这对组合对话,他们分享了自己的作品如何演变,以及摄影在建筑领域的当下与未来扮演的角色。

建筑摄影师Edmund Sumner,义卖昌迪加尔摄影作品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由于缺少展览与委托项目,全球的艺术家开始陷入困境。针对这场全球危机,于2020年3月发起的艺术家资助承诺计划旨在为包括建筑摄影师在内的创意人士提供资助。这一全球性的运动由艺术家 Matthew Burrows 创立,将不同社群联系起来,以确保“为所有国家、媒体和种族的艺术家和制作人提供公平而可持续的经济资助”。

Cinema in India designed by LeCorbusier. Image © Edmund SumnerDavid Chipperfield Inagawa (PM) 2018. Image © Edmund SumnerThe High Court of Chandigarh designed by Le Corbusier. Image © Edmund SumnerCinema in India designed by LeCorbusier. Image © Edmund Sumner+ 33

未来主义建筑摄影:七十年代的科幻现代世界

Bolwoningen (Dries Kreijkamp, 1980-1985). ’s-Hertogenbosch, Países Bajos.. Image © Stefano PeregoIlinden / Makedonium (Jordan Grabuloski + Iskra Grabuloska, 1974). Krushevo, Macedonia.. Image © Stefano PeregoParte de una Casa Futuro (Matti Suuronen, 1968) integrada a un centro juvenil (Peter Hübner, 2008). Frankfurt am Main, Alemania.. Image © Stefano PeregoKihoku Tenkyukan (Takasaki Architects, 1995). Kanoya, Japón.. Image © Stefano Perego+ 8

1909年,意大利诗人菲利波·托马索·马里内蒂发表了未来主义宣言,集结了作家、音乐家、艺术家,甚至包括安东尼奥尼·圣埃里亚的一众建筑师,吹响了20世纪初先锋派运动的号角。宣言发表后,未来主义迅速闯入公众视野,为艺术界及其他领域的先锋运动开辟了道路。

尽管该运动在二战后的几年间经历了低谷,却在数十年后的太空时代卷土重来。那时人们对科技与工业充满了信念,全世界的强权都在争相将人类送上月球。突然间,人类有了全新的文化全景,激励着由音乐家、科学家,到建筑师的社会各界。建筑作为工程与艺术的结合,加上科学界的空前成就,成为了一个个科幻之作。

走近西伯利亚,一窥苏维埃建筑的一面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系列展览和专题著作促使社会主义现代主义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其强大的表现力和异国情调激起了人们极大兴趣。Zupagrafika 所著的近期出版的摄影集《混凝土西伯利亚,极北的苏联景观》通过展示西伯利亚主要城市的苏维埃建筑并让人们深入了解鲜为人知的景观,为这一相对未被探索的建筑史篇章迎来了新的曙光。本书介绍了西伯利亚地区六个城市的建筑和城市环境:新西伯利亚鄂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诺里尔斯克伊尔库茨克雅库茨克。透过俄罗斯摄影师 Alexander Veryovkin 的镜头,它向人们呈现了战后建筑的全新视角。

The Globus Theatre of Novosibirsk. Architects: M. Starodubov, A. Sabirov (Built in 1984). Image © ZupagrafikaMarins Park Hotel (former Hotel ‘Novosibirsk’) built in 1975. Image © ZupagrafikaState Circus of Krasnoyarsk (Built in 1971). Image © Zupagrafika‘Siberian Convict Way’ memorial complex in Krasnoyarsk (Built in 1978). Image © Zupagrafika+ 17

摄影作品:伦敦煤气鼓,废墟or铁锈 / Francesco Russo

作为工业时代的遗存,煤气鼓是伦敦城市景观中一个独特的存在,尽管当下它们正处于消失的边缘。在摄影随笔《废墟或铁锈》中,这些庞然大物是日常生活的背景,伦敦建筑师 Francesco Russo 经过两年的调查,捕捉煤气鼓与城市景观的关系,探索这些工业遗存在当代社会和城市中的作用。

Dartford Holder Station. Image © Francesco RussoHaggerston Gas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Kensington Gas 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Beckton Gas Works. Image © Francesco Russo+ 18

摄影作品|封城后的纽约市 / Edgar Jerins:

本文原载于 《共同边缘》

纽约:城门封锁,城市的街道中空无一人。当然,这令人心碎,但也是一种很美的景象。而对于艺术家Edgar Jerins来说,这种现象让人惊喜。谁曾想过这个曾经繁华、混乱、肮脏、活力、亵渎、令人惊异的城市在没有人和任何活动的情况下会显得如此......华丽?多年来,Jerins一直都是乘坐地铁前往时代广场附近的工作室。当大流行病的开始爆发的消息开始出现时———刚开始的消息是一种模糊的、未被定义的威胁,最初他出于恐惧将出行交通换为公共汽车,然后,随着事态发展进一步恶化并且封锁开始后,他借用了女儿的自行车来上班。

孤独地“行走”:孤立和社交距离时代的建筑影像

在这种社交距离现象中存在着一些奇怪的联系因素:不仅整个世界同时经历着这一现象,同时我们似乎也分享着全球意识,即某些独特的事情正在发生,这需要加以记录并逐渐理解。

面对这一冲击,16名来自库柏联盟的学生在Erieta Attali教授的指导下,通过摄影探索如今孤立与社交距离所制约的日常生活。这些学生来自10个不同的地方,他们在危机中他们返回了自己的祖国,并记录了隔离下的日常。

© Tomás Mor© Raymond Tan© Carmen Maldonado© Andrew Song+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