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贝鲁特为例,城市灾后重建的当代手法

2020年8月4日,约6个月前,贝鲁特发生了一起大型爆炸事件,虽非核爆炸,但却是贝鲁特史上最大爆炸事故之一。爆炸过后,这座首都城市的北部沦为废墟,4万栋建筑被炸毁。当时已经完工的、由当地及国际建筑师设计的新式当代建筑亟待重建,而重建工作面临困境,需要解决一系列存在主义问题,例如:这些受到损毁的建筑应该建成什么样子?建筑师应该按照原样重建、清除灾难痕迹,还是保留伤疤描绘现实呢?

未来城市中的交通拥堵将是什么样?

去年由于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城市经历了我们未曾在上个世纪经历过的改变。隔离政策致使人和机动车都突然消失在城市的街头。而令人惊讶的是,即使隔离与限制出行的政策被放松后,这一现象仍在延续。

 

性别如何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

穿行于公共场合时,你是否感到害怕?如果你是一名女性,你更容易回答:是的;因为男性很少需要因为街道黑暗而绕远路,或者思考在公共场合是否不可以穿着暴露。基于这个场景,这似乎很明显地表明了,由男性主导的城市设计似乎有点危险,且不是令女性感到放松的地方。所以,为了一个更平等的城市,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以性别为导向的城市设计?

绅士化与反乌托邦:墨西哥城在后疫情时代的未来

纵观世界各大城市的人口发现,生活在墨西哥城的大部分人都是从墨西哥其他地区迁移过来的,有的是从其他国家移民过来的。当然,由于疫情影响,上班和上学都变成了线上,人们的工作和学习的地点也不再与市中心相关,人们集体离开了城市,前往沿海地区或其他人口较少的地区以花费较低的生活成本,并获得更多的生活空间。

 

畅想明日:从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到荷兰的“未来的城市”

纵观整个历史,宗教改革家和建筑界的先驱们一直试图设想我们城市的未来:从威尼斯的“星之堡垒“帕尔马诺城;到意大利建筑师保罗·索莱里所设计的可容纳5,000人的多层住宅区;从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所著的《广亩城市:一个新的社区规划》,到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在岁月的长河中,建筑师们曾多次制定了许多总体规划,充满了对未来的空前庞大的狂想也野心。

未来科技可以塑造有机城市吗?

在派克·琼斯2013年执导的电影《她》中,一个孤独的作家与一个操作系统的虚拟助手发展了一段恋情。在英国作家阿道司机·赫胥黎在1932年写的《美丽新世界》中,虚构了一个反乌托邦的社会,由于对效率和理性的追求,人类没有痛苦也没有爱和自由。在玛丽·雪莱1818年出版的被认为是第一部科幻小说的《弗兰肯斯坦》一书中,生命被人为创造出来,产生了一个怪物,它具有人类特征的:意志、愿望和恐惧。无论是描述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工业化带来的不确定性,还是科学的局限性,科幻作品都很少描述未来,而更多的是它们诞生的那一刻;它们谈论的是对自己时代的恐惧和希望。

移动中的城市:专家们对未来城市移动性的预测

在我们这个城市化日益加深的世界里,所有人和事都适应了游牧般的生活方式。新的环境和社会规则迫使人们一直处于“在路上”的状态,以至于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有了轮子,甚至连建筑物也是。但随着“人类会被机器人取代吗?“以及“技术是否正在掌控一切?“等等疑问的出现,城市的活动性使人们能够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获得住房、医疗和教育。

塞内加尔的住房与未来发展

在展览最后,提出了渐进式未来的畅想。渐进主义是一种对较小的适应性变化的应用方式。这不仅是提供住房模型和住房单元的问题,而是对达喀尔居民住房建造的基础和行政措施的促进;它不是已经完成的产品,而是能够促进内部增长的潜力项目。

住在城市里好吗?探索城市的魅力所在

自从城市出现以来,就一直有一个紧迫的、关系到城市未来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让城市变得令人向往?“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居民居住在城市,预计未来十年这一数字还将攀升,全球有超过50亿人居住在城市核心地区。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城市在寻找方法变得更具吸引力,吸收人才,吸引大小企业的加入。

 

为什么要从零开始建设城市?

想象一下,在一张空白的画布上,你可以对一个全新的城市进行总体规划;在新的石板上绘制道路、住宅、商业和公共空间,打造其独特的城市特征。每个城市规划师都幻想过从零开始设计一座城市,幸运的是,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想法正在转变为现实的机遇。

从建筑与城市展览中,窥见未来城市

建筑与城市规划展览—无论是当代作品的回顾展还是对未来城市畅想的汇编,亦或其它主题—几十年来在城市未来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些开放式展览的观众群体具有多样性,为我们探讨建筑与城市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集体观点。 建筑与城市规划展览于20世纪蓬勃发展。尽管从历史角度而言是个彻头彻尾的新兴事物,但其话语体系却横跨城市的过去、当下与未来。一些大型展览在当时虽未大获成功,却为城市规划学科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未来中国都市主义:我们如何创造宜居的城市?

经过2020年过去一年的的焦灼和不安,我们已经悄然进入了2021年。对于我们的未来,您持有什么样的态度呢?是随遇而安还是依然焦虑迷茫?在联合国的UN75调查报告中显示,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未来的世界走势持相对乐观的态度:“全球范围内,49%的受访者认为2045年人们的生活状况会比今天更好,而32%的受访者则认为人们的生活状况会更糟。”

如何营造可步行的15分钟社区?

回想一下你们的社区:步行去副食店需要多久?走路上学上班,去社区医院、日托等等这些平时常去的地方又是否方便?有些城市已经开始思考如何使居民能够更便捷地使用社区基础设施,并提出了“15分钟城市”这一概念,打造步行社区。 

如何规划和管理快速发展中的可持续性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即联合国人类住区和城市可持续发展署,主要致力于应对快速城市化带来的挑战,一直以社区的积极参与为中心,在城市设计领域开发创新方法。ArchDaily与联合国人居署合作,为您提供每周的新闻、文章和访谈,以突出他们的工作。内容直接来自联合国,由我们编辑排版发布。

郊区会成为新城市吗?探索美国郊区的未来发展

我们所认知的郊区一直在发生着改变。流行病在一定程度上驱使居民离开城市,去寻找更宜居的生活环境,人们追求更多的空间、隐私和更好的负担能力,从而享受更舒适的生活方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的扩张,人们逐渐难以分辨城市与郊区二者范围的边界,究竟哪里是城市的终点,哪里又是郊区的起点?

过去的规划将如何塑造城市未来?

如果没有实验精神和对未来的追求,城市将一无所有。尽管有许多成功的城市设计策略,但仍存在一些不太成功的城市设计策略,它们被边缘化,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人们遗忘。当我们展望未来,猜测城市未来可能会是如何模样时,也许是时候从这些失败的项目中吸取教训,并向它们的不幸致敬,以便在今天不再重演历史覆辙。

细数建筑和施工领域的重大变革

疫情爆发之前,世界已经面临了一系列的全球变革,在建筑领域,许多新兴国家正处在一场大型经济变革的前沿。到22世纪,全球人口预计将达到100亿,建筑领域应该理解并适应正在重塑全球的重大趋势。

如何支持高速发展中的小城市?

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全称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是联合国负责人类居住和可持续城市发展的机构,主要关注快速城市化进程所带来的挑战。在城市规划领域,联合国人居署一直持续的在开发以社区参与为中心的创新规划方法。建日筑闻将与联合国人居署一同从信息源头为读者带来每周关于此项工作的新闻摘要、文章与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