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rchDaily
  2. Arch Daily Topic 2021 室内健康

Arch Daily Topic 2021 室内健康: 最新资讯

追溯起源:感受火,水,土和空气的能量的项目

在过去的一年里,“居家”这个口号无处不在,在这种现状下,我们也渐渐重新认识了作为庇护和保护场所的“家”,很多有关建筑和室内设计在改善其居民身心健康方面所起的相关议题也掀起了一波热潮。

 

从简至奢,我们一直在不断地研究各种设计策略,去捕捉家中才会有的的舒适感和隐蔽感。尽管我们生活在科技鼎盛的时代,但我们总是会被一些最基本的元素所吸引,这仿佛实在无形之中追溯我们的起源。

Fuente de los Amantes. Imagem © Flickr de EspartaCasa Viewing Back / HYLA Architects. © Derek SwalwellCasa de Veraneio Shikor / Spatial Architects. © Asif SalmanCasa 6M / Jannina Cabal. © JAG Studio+ 21

从工业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住宅的平面变迁

工业革命以来,新技术新材料得以被研发出来,伴随室内管道系统的创新,为垂直居住模式的产生奠定了基础。这篇文章回溯了1760至1939年间欧洲住宅的平面变迁,这段时间内大量人口涌入城市,社会阶层的划分也受到了质疑。

这篇专题聚焦从工业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居住单元的转型,特别提出四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它们重新思考了传统平面布局,并回应了各自时代所提出的挑战。这些模式在今日仍具有影响力,并被重新加以利用,成为21世纪城市肌理的一部分。这些住宅分别位于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莫斯科,它们的平面充分展示了不断变化的室内舒适标准,最后导致更广泛、更彻底的变化,在均衡化的基础上为持续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新的选择。让我们一起回顾居住单元的变迁:从英格兰的背靠背住宅到花园城市;为巴黎的现代资产阶级设计的垂直居住单元——奥斯曼街区;从凹室到社会住宅街区的阿姆斯特丹城市扩张;以及俄罗斯的过渡型房屋。

Antique illustration of Rue de la Paix, in Paris, before Rue de l'Imperatrice opening. Created by Provost, published on L'Illustration, Journal Universel, Paris, 1868. Image via Shutterstock/ by Marzolinovia BirminghamLiveThe rue des Moineaux in 1860 (cliche´ Marville) before the opening of the avenue de l’Opera. Image via Urban Forms: 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Urban Block by by Ivor Samuels, Phillippe Panerai, Jean Castex, Jean Charles DepauleResidential houses "Eigen Haard", Spaarndammerplantsoen, Amsterdam, Original state, 1915. Image via Wikimedia+ 21

如何设计健康的教育空间室内?

目前的流行病已经干扰了全世界数十亿人的日常工作,因为被限制在家庭中,工作和休息之间的分离变得极为模糊,人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和重新配置个人空间的布局。关于如何在家庭环境中创造灵活的工作空间,以及办公室本身是否是一种过时的模式,我们应该摒弃的话题比比皆是。然而,这种对话中缺少的一部分是,这种流行病对儿童,特别是小学阶段的儿童,对他们的教育产生的影响--因为强调了不平等,一些儿童在网络连接速度缓慢的情况下学习,或者难以拥有充分完成教育活动所需的空间。

© Nicky Huang© Milena Villalba© Peter Dibdin© Jackal Liu+ 16

如何在狭小空间中营造舒适感和幸福感?

虽然某些程度上的舒适度幸福感在室内环境中都外因有关,如自然采光通风,但更多的还是与室内布置和建筑为居住在里面的人创造的感觉有关。

要想平衡在室内设计中可以提供更高舒适度的所有元素总是具有挑战性,尤其是在必须被充分利用的小型空间中,因为并不是总能建立朝外的大门,甚至不能由较大的开口,整个建筑都要以常规保守的方式进行。

Apartamento em Saint Andreu / Oriol Garcia Muñoz. Imagem: © Aitor EstévezApartamento Spectral / BETILLON / DORVAL‐BORY. Courtesy of BETILLON / DORVAL‐BORYApartamento 097 - Yojigen Poketto / elii. Imagem: © Miguel de Guzmán + Rocío Romero | ImagenSubliminalReforma de Unidade Habitacional: Quarto em forma de U / Atelier tao+c. Imagem: © Fangfang Tian+ 15

形式追随情感:创伤知情设计与室内空间的未来

许多建筑师和设计师都强调了在设计过程中考虑所有五种感官的重要性以创造成功的用户体验。幸运的是,许多设计中都采用了促进身体残障者空间体验的手法,但是很少有为因精神疾病和创伤经历感到无助和使用受限的用户而做的设计。

帮助受精神创伤的人们从这些经历中恢复过来的过程是需要患者自身,周围每个人和全社会都付出大量努力的过程。通常建议创伤受害者多在户外享受自然的疗愈功能。但是室内设计呢?由于人们现在生活中90%的时间都在室内度过,因此室内空间也理所应当具备帮助心理康复的功能。尽管室内空间在丰富的自然光和中性色调下看起来很漂亮,但它们对患者的心理健康有益吗?

治愈性空间设计,人体感官与中国建筑

一个能给人们带来身体和精神恢复的空间需要具备哪些设计要素? 如何设计对我们的身心都健康的空间? 从长远来看,什么的环境才是宜居和可持续的?

在房地产泡沫时代,这些都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居住在高密度的超高层住宅中,人们在精神上究竟有没有足够的安全感? 如果没有,对于治愈当代都市人的焦虑,有效的空间解决方案是什么? 本文将探讨一些空间治愈疗法。

亲生命性(Biophilia)建筑的11个案例

Vilarejo de Habilitação / WOHA. Foto © Patrick Bingham-HallCemitério Memorial Parque das Cerejeiras / Crisa Santos Arquitectos. Foto © Isis de OliveiraEscritório IT’S Biofilia / IT'S Informov. Foto © Alexandre Oliveira – Jafo FotografiaHospital Provincial Bamyan / Arcop (Pvt) Ltd. Foto © Irfan Naqi+ 12

“亲生命性(Biophilia)”的概念在古希腊语中被定义为“对生命的热爱(love of life)”。尽管这是一个新兴术语,在建筑和室内设计领域形成一种新的趋势,但是亲生命性的概念最早于1964年就由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首次提出,在1980年代由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O. Wilson)发扬和推广,其研究方向是城市生活所导致的人与自然之间联系的缺失。

亲生命性设计的指导原则十分简单:将人与自然联系在一起,以增进人民福祉,提高生活品质。建筑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通过对设计方法的探索,将自然——自然元素或技术手段——整合到建筑设计中去。

如何改造被污染的室内环境

由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城市和发展中的村庄,人们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室内。即使是人们不在家里的时候,他们也是在封闭的环境中工作、学习,甚至一些有趣的活动也是在室内环境中举办的。总而言之,人们大概有90%的时间是在室内度过的。因此,通过遵循规范的调节参数和设计实践,考虑温度、照明、噪音污染、适当的通风和我们呼吸的空气质量,确保舒适、高效和健康的室内环境质量是至关重要的。后者尤其重要,因为与我们通常认为的相反,室内的空气污染是远高于室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