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城市:循环设计如何塑造城市生活

长久以来,回收再利用一直都是可持续性设计的切入点,在微观层面上需要个人节约资源减少浪费。但在资源短缺、栖息地减少与全球气候危机影响下,日常实践已向循环再生方向转换。维持生命的需求越来越多地成为生产、吸收和再利用的一部分,使废物成为生产来源。

建筑师回收材料,创建新生活方式

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每一个建筑师都是一个再利用者。

巴厘岛建筑师Stilt Studios,使用可回收材料搭建的微型住宅

总部位于巴厘岛的 Stilt Studios 已开始建造一个新的由可回收的利乐(Tetra Pak)纸箱预制搭建的微型住宅。该团队同时发起了Kickstarter 活动,以提高人们对使用回收材料的认识。项目旨在促进当地的循环经济发展,目前正在建造第一个样板房,并将于今年10月开始销售这类微型住宅。

如何普及回收材料

想让材料回收在建筑领域成为一个普遍现象需要一个自上而下的策略来改变行业工作流程和标准,为这项任务建立一个适用的框架体系。尽管如此,一些个人努力也在行业内带来了改变,推动大家重新思考建筑和废料之间的关系。这篇文章讲述了几个先导型‘材料回收普遍化’的改变方案。

ROGP,回收废旧塑料和玻璃的新技术

不是所有的塑料都能被回收,即使有很多的塑料产品都标有回收标志,这就意味着全球的塑料废物问题仍无法解决。回收利用通常由需求,法规和经济等因素决定,每年被回收的塑料仅占塑料年产量的20%左右,而剩下的塑料制品则被遗留在了环境当中,永远存在。此外,为了与新生产的塑料材料的制品竞争,再生塑料需要满足一定的质量和价格标准,并进行可持续,高效和经济上可行的转型。

回收托盘,建造低成本城市装置

托盘的用途广泛,通常用于超市和集市中的产品储存。在废弃后,托盘被越发普遍地进行再利用,特别是被用作家具和甲板的原材料,有效地减少了废弃物的数量。然而,除了youtube热门的DIY家具教程之外,托盘可以以不同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正逐渐成为建造临时建筑(如小亭子和城市设施)的主要材料。

拆解设计指南

近年来,"拆解设计"(简称DfD)的概念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因为它回应了建筑行业内资源消耗大、回收率低的问题。下面的文章详细介绍了便于拆解的未来建筑的设计方式以及指导方针。在当前实践和循环经济的大框架下,以下指南让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一原则。

英国本土的砖砌建筑再生之旅:14个建筑修复和扩建项目

砖的使用在英国的建筑历史中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涉及到使用砖块和石块的施工技术一直在不断发展进步。事实上,砖的生产力随时间得到提升,使其成为了建造行业中最受欢迎的材料。从18世纪开始,砖砌建筑在民用建筑和工业建筑中被广泛使用,但在之后,砖砌建筑被引入至仓库和工厂,以及其它不同种类的基础设施的建筑结构之中。

25个仓库改造,建筑的适应性再利用

仓库,无论是工业仓库还是农村仓库,都是一种在世界各地能轻易找到的建筑。这些遮蔽物中的某些已有百年历史,可能是为了存储产品或作为工厂而建造的。但是,由于城市现象和新技术的影响,其中的许多仓库停止了原始的使用功能,并开始激发了几种商业模式的兴趣,而其目的是将这些结构体重新利用并令其适用于新的用途。

传统材料,在中国乡建中的当代转译

受制于交通物流的不便和资源的匮乏,近年来建筑师们在乡建中开始广泛利用当地的材料,这样不仅解决了运输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呼应了当地的文化。本文将通过浅析一系列此类项目,来探讨当地材料在乡建项目中的运用,以及传统材料诸如瓦片,金属,石材,竹子,柴火棒,木材,夯土和砖是如何在乡建中发挥它们的二次生命的。

15个瓦片回收的创新设计想法

当你想要更新或替换地板及墙的破损部位时, 瓦片往往是对任何项目都有效且随时适用的选择。由于生产成本相对较低,瓦片很少被重复使用或回收,即使回收,也通常是为了其原本的用处。

从工厂到回收机构,可回收材料的再生之旅

再循环和再利用的材料越来越成为建设领域中吸引人的替代选项。它们大多数时候是传统建筑材料可持续的替代物,当合理地被获得和应用时,能提供一个经济上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除了节省原料开支,建立回收设施或工厂也有机会再当地创造更多的工作(回收,处理)。回收流程或许也会成为低能耗消费的一种方式,许多工厂最终能够通过特定的材料转化方式(高温产能)自己产生能量。

回收建筑废弃材料,推动环保进程

有人云,“旧物出,新物进”。在美国,一堆尘土与残骸配着落锤破碎机与推土机仿佛就代表着前卫的发展、创新的技术、蓬勃的经济,以及通过建筑设计对美好未来的展望。

回收与再利用的建筑元素

一些研究员将人类世Anthropocene )定义为始于工业革命,另一些认为它始于第一次原子弹爆炸,还有一些说它始于农耕时代。至于具体的时间线,尚且没有达成一个科学的共识。但人类活动产生了影响地球的后果,无论在地球的温度,在生物群落,还是在生态系统上,这一观点越来越普遍。人类世会成为一个由人类活动对地球影响标志的新地质时代。这种对人类影响的认可会带来不安感,尤其是考虑到:如果我们将地球的整个历史凝成24小时的话,人类只存在于最后的20秒。无论是大规模开采自然资源,还是汽车与工厂的碳排放,众所周知这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建造活动,特别是滥用与拆除所产生的固体废料。比如在巴西,土建施工废料占城市固体垃圾的50%至70%[1]。这些废料常常会被不定期丢弃,或扔进垃圾填埋场无限期掩埋。

如何在建筑和城市设计中运用再生材料?

生产建筑材料和构件通常意味着能源的大量消耗以及大气污染物的巨量排放,回收再利用则作为替代性选择在建筑领域愈发受到重视。这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回收材料在被重复利用之前仍需要耗费一定的能源进行加工,而再利用则不需要这一过程,废弃材料可以直接被赋予其他使命。

10个葡萄牙适应性再利用案例

对建筑物进行再利用并非易事。它需要建筑师拥有很高的敏感性,来识别和认知已有元素的历史价值,从而决定什么能随时间流逝而仍能持久,而哪些将会被与当前项目相符的新特点所取代。

如何利用回收与再生材料?10个面向未来的室内设计

土木工程中的再生和回收非常重要,特别是考虑到与建筑施工相关的过程中产生的废料与能源消耗。通过重新设计废旧物品或材料的功能来创造建筑元素代表了一种客观的改造方式,是面向未来更可持续、更负责任的途径。

从业余工作室作品中,思考传统建造技艺的当代转译

随着19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的腾飞,近代以来大量人口涌入城市,中国的城镇开始急速膨胀和扩张。随处可见的老城区拆迁不仅给城市带来了工业垃圾,更将已经碎片化的文化传统永远埋藏在了光鲜亮丽的摩天大厦下。当老城在新城建设中被逐渐吞没合并时,城市的一部分脉搏也在消失的风景中停止了。王澍和陆文宇,作为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中国公民,在探索过去与当代的关系中,通过在建筑中运用可回收材料给了我们一个通达古今的解答。本文将从王澍和陆文宇的三个知名项目:宁波历史博物馆(2008),中国美院象山校区(2004),和宁波当代美术馆入手(2005),浅析这对建筑搭档在设计中的人文主义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