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可视化在设计叙事中的作用

当我们听到可视化这个词时,我们可能会设想一幅充满了灯光、人物、炫目的画面,以及表达我们正在观赏的地点的活力的华而不实的渲染图。除了三维空间的渲染外,建筑师还需要培养他们在有助于推动其论点背后的叙事的无形理念表现方面的技能。设计师不需要以传统的线性顺序来创造一次性的概念,而是需要精心设计一个故事并像论文一样去构建这些设计,并同时考虑到我们的展示如何具有展现项目重点的力量。

电影中的视觉设计,专访《黑镜》视觉指导 Annie Beauchamp

制片设计师安妮·比彻姆( Annie Beauchamp )在阅读了我撰写的《“黑镜”系列对未来建筑的启发》一文后不久便与我取得了联系。这令我无比兴奋,因为她正是反乌托邦剧集《黑镜》第五季第一集《进击的毒蛇》的视觉指导。比彻姆参与了《睡美人》、《黄鸟》、《崇拜》、《迷湖之巅:中国女孩》、《乐高幻影忍者大电影》等大型作品制作,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还担任过《红磨坊》这样重量级影片的艺术指导。

数字时代的模拟拼贴,与三家事务所共谈‘可视化’

在建筑设计的初阶段,建筑师必须找到向客户传达想法的最佳方法,从而让客户在没有技术知识储备的前提下,能够完全把握传达的概念。因此,专业人士常常依赖特定的工具或工具组来表达最初的想法,不管是通过二维图纸、实体模型还是透视图。后者似乎是外行最容易理解的,因此建筑师一直在寻求通过科技资源的支持来包含一系列新的艺术方法。

效果图设计,人物的重要表达

在建筑行业,从业人员一直以来都应对着一个挑战:如何清晰地理解和表达一个未建成的项目,把设计以一种更容易感知的方式传达给非专业领域内的人。在建筑师群体中,效果图是最受欢迎的3D表达方式之一,因为它能更现实地描绘一个项目。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给效果图加上人物虽然能体现使用者的存在感和在空间里的行为模式,但添加的人物一定要与预想中的场景相配,同时也要符合设计所诠释的,例如建筑的所在地以及区域内建筑演绎自身的方式。

盘点全球顶尖建筑效果图工作室

建筑设计越来越依赖渲染图图来表达和展示未建成的建筑,许多建筑师寻找经验丰富的3D效果图设计师,来帮助他们选择最有利的角度来展示他们的设计;因此,他们往往将这些效果图制作交给少数几家可靠的公司。

12个建筑后期渲染的教程

译者:严天姣
在当下这个巨大的市场营销时代里,建筑设计的理念似乎越来越侧重于超写实主义的表达。为了试图说服客户或建筑竞赛中的评委,让他们相信即将建造出的建筑会与炫酷的视效图一样达到相同质量,渲染在项目展示中变得十分重要。

AR与VR技术将如何改变未来体育场馆的观赛模式?

历史上,各行各业的人们几乎只有一种团结起来的方式:运动。在社区公园或是体育场,人们抛开分歧,共同享受喜爱的运动项目。体育,与体育粉丝,是全球团结的一种途径,或许世界上没有什么活动能像直播赛事一般产生如此广泛的情感波动。

科技时代下,电脑制图与手绘表达的辩证看待

一直以来,在建筑学的教学中,手绘一直被看作基本功训练的一部分。传统建筑师习惯用手绘来达到快速有效表达设计理念的目的。然而,对于在建筑院校中所存在的那一部分手绘能力欠佳,或是不习惯手绘表达的学生,又该如果阐述自己的设计呢?一些学生因为手绘欠佳而对建筑学系产生了畏难情绪,而另一些则选择了将学习重点放在电脑制图上。

专访 Spirit of Space, 如何通过视频表达建筑设计?

虽然在呈现建筑项目时,静态图像似乎是最为广泛使用的手段,但一些建筑师也选择将观者引入建筑体本身,让他们沉浸式体验建筑与周边环境。从2006年起,建筑摄影工作室 Sprit of Space已经制作了超过200部短片。影片内容为世界知名建筑项目,包含如彼得·卒姆托斯蒂文·霍尔丹尼尔·李伯斯金珍妮·甘等建筑师的作品。工作室多学科背景的团队将视觉效果与定制音轨结合,提升观影效果,并将之转变为多感官体验。

游戏场景中的建筑设计,专访暴雪娱乐首席美术师 PhilipKlevestav

生动、逼真的图像与演示已成为方案展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当下,设计师们正运用最先进的软件,建构精致三维模型,力求尽可能真实地展现他们的作品。而对于电子游戏领域来说,这个方式所关乎的不仅是图像质量与准确性,更是视觉设计的沉浸式体验,以及玩家如何与虚拟的建成环境进行交流沟通。

从幕后到台前:建筑在游戏设计中的意义

我们曾采访过ArchDaily的读者,在建筑可视化方面,哪些电子游戏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问及原因。在征集了数百份回答之后,我们发现很明显,没有什么决定性因素能使游戏脱颖而出,但是影响游戏体验的关键因素之一始终是虚拟构造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