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赫

BROWSE ALL FROM THIS PHOTOGRAPHER HERE

带风景的厕所 / 过半儿

© Shuhe © Shuhe © Shuhe © Shuhe + 23

北京, 中国
  • 建筑师: 过半儿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5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20

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 / Lemanarc SA

鸟瞰 © 舒赫 庭院 © 舒赫 多种传染病综合楼 © 舒赫 室内日光井 © 舒赫 + 23

南京, 中国
  • 建筑师: Lemanarc SA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1498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6

鄂尔多斯博物馆 / MAD Architects

© ShuHe © ShuHe © ShuHe © ShuHe + 13

鄂尔多斯, 中国
  • 建筑师: MAD建筑事务所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41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1

鄂尔多斯上海湾概念店 / 未觉建筑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27

上海, 中国
  • 建筑师: 未觉建筑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3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9

昆山新江南生活荟 / BAU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28

Suzhou, 中国
  • 建筑师: BAU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669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6

上海虹桥艺术中心 / BAU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44

Changning, 中国
  • 建筑师: BAU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1430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6

又见敦煌剧场/ 朱小地工作室·BIAD

© 易都 © 舒赫 © 舒赫 © 舒赫 + 22

酒泉, 中国

蓝天组、UNStudio在2018清华设计学术周开讲!报名参加年度最佳论坛

清华大学在1958年成立了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作为其建筑教育和学术研究的实践平台,并服务于刚刚建立的年轻共和国的发展建设。2018年,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迎来了60周年华诞。在这一甲子的岁月中,清华设计院与国家一起经历了社会与经济发展的起伏转折,成为了中国现代建筑设计演进的见证。值此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建院60周年之际,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共同举办“清华设计实践60周年“活动,邀请中国建筑界的各方人士与机构共襄盛举,通过一系列的展览、论坛、讲座和出版等活动,回顾自身的发展历程,与建筑界一起反思和总结60年来中国建筑设计事业的进步,分享建筑设计的研究、实践与思考,以期继续为祖国的发展服务,为建筑学术和实践进步服务。

为庆祝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60周年华诞,于2018年10月25日举办清华设计学术周,邀请国内何镜堂、王建国、孟建民等多位院士以及蓝天组、UNStudio等国外嘉宾出席。同时主题为“6X10一所大学设计院的现代建筑史”的展览正式开幕。

大舍事务所:“设计不仅仅是创造一个物体,更是构造一种路径”

在中国新崛起的明星建筑事务所中,很少有像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这样,以作品让大家时时为其惊叹。他们的作品无论尺度大小,都不遵循任何风格上的定式,但是所有项目都有着独特的气质。在 Vladimir Belogolovsky 所主持的名为“思想之城”(City of Ideas)系列访谈的最新一期中,大舍建筑师柳亦春和陈屹峰谈论了他们在作品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如何将建筑与环境结合。

Vladimir Belogolovsky: 你们分别在事务所中分管着不同的项目,是真的吗?又是为什么?

柳亦春: 这种变化大概从2010年开始。在那之前,每一个项目我们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介入,虽然介入的程度不同,还是会有很多的分歧和争论,似乎每一个项目都难以达到某种大家都满意的状态。所以我们开始去想是否可能试试相对平行的路径,想看看它能带来更好的结果吗?结果这种方式还是带来了比较高的效率,也帮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兴趣,以及在大舍既有的合作基础上,发展个人建筑观点的可能。因此,我们的工作开始变得多样化,当然也会存在新的困难。我们还是能共享很多想法。不过相比刚开始创立事务所那段时间,我们不再去在乎一种明显可识别的统一的风格。

关于设计风格,从另一个角度,我们还是希望能具有足够的开放性。我们时常觉得自己仍然还是一个年轻的建筑师,对于建筑的理解或者说方向性的把握,我们仍然是处于开放性的状态。所以我们不会过早的把自己确定成某一种类型或者某一种方向的建筑师,也许永远都不会。

陈屹峰:对于建筑的基本看法我想我们是一致的。现在这个阶段有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我并不认为我们对建筑的看法产生了分歧,只不过在如何呈现这个层面大家会有一些不同。

Long Museum West Bund, Shanghai, 2014. Image © Shengliang Su Kindergarten of Jiading New Town, Shanghai, 2008. Image © Shu He Spiral Gallery I, Shanghai, 2011. Image © Shu He Huaxin Wisdom Hub, Shanghai, 2015. Image © Hao Chen + 28

马岩松:“我不是未来派,我是传统派”

他的建筑物有着非传统的,非常规的波澜起伏形式 - 而且他在通往建筑的成功之路上为扎哈·哈迪德工作过一段时间 - 因此马岩松经常被错误地归类为新一代解构主义建筑师,那些只对挑战现有技术的充满未来感的形式感兴趣,为创新而创新的人。 但实际上,他的设计,尤其是在他故乡中国的设计,都深深扎根于自然和传统,正如同他在与 Vladimir Belogolovsky 就主题为“思想之城”(City of Ideas) 的最新的系列访谈中所解释的那样。

Chaoyang Park Plaza. Image © Hufton + Crow Harbin Opera House. Image © Iwan Baan Huangshan Mountain Village. Image © Fernando Guerra FG|SG Absolute Towers. Image © Iwan Baan + 93

2017年最受欢迎的50张建筑照片

在 ArchDaily ,我们很幸运能够接触一个非常棒的建筑专业人士的网络,使我们能够与大家分享世界上最好的建筑。 但是,如果没有许多摄影师致力于拍摄令人难以置信、鼓舞人心的图像,我们的文章就会元元不同了。因此,我们在这里展示2017年最受欢迎的50个建筑图片。

黄山太平湖公寓 / MAD 建筑事务所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21

Huangshan Shi, 中国

Chao酒店灯光设计 / GD-Lighting Design

© He Shu © He Shu © He Shu © He Shu + 50

Beijing, 中国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