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Martin Pedersen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菲利普·约翰逊:一部复杂而应受谴责的历史

16:00 - 17 十一月, 2018
菲利普·约翰逊:一部复杂而应受谴责的历史, © Richard Barnes
© Richard Barnes

本次专访首发于 Common Edge 题为马克·兰姆斯特谈为菲利普·约翰逊所著的新传记”。

菲利普·约翰逊有着长久而跌宕起伏的一生。他是一位建筑师、博物馆策展人、时尚创造者、拥立国王者、权谋者以及一个极为多彩的文化存在。马克·兰姆斯特 Mark Lamster ),来自《达拉斯晨报》的建筑评论家以及哈佛洛布奖学金(Harvard Loeb Fellowship)获得者,为他完成了一部扣人心弦的传记,题为《菲利普·约翰逊,现代世纪的建筑师:玻璃屋中的人》( Philip Johnson, Architect of the Modern Century: The Man in the Glass House )。我在两周前访问了兰姆斯特,讨论了这本书以及菲利普·约翰逊身上的种种矛盾。

© Flickr user Amir Nejad © David Shankbone Courtesy of American Seating .jpg Cross Section of the Crystal Cathedral + 11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史蒂芬·布雷耶: “入建筑,观建筑,品建筑,才能懂建筑”

13:30 - 20 八月, 2018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史蒂芬·布雷耶: “入建筑,观建筑,品建筑,才能懂建筑”, © Nina Vidic, via ELEMENTAL. ImageUC Innovation Center / ELEMENTAL
© Nina Vidic, via ELEMENTAL. ImageUC Innovation Center / ELEMENTAL

六年前,我和 Susan Szenasy 有幸为《Metropolis》杂志采访了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Stephen Breyer。Breyer 在任职于波士顿联邦上诉院期间,对 John Joseph Moakley 联邦法院的设计起到关键的作用。该法院由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设计。2011年 Breyer 曾是建筑普利策奖(Prizker Prize)的评委会成员。鉴于他对建筑长期的参与,我相信可以和他展开有趣的谈话。因此,在夏季休庭期开始前一天,我和 Breyer 法官就作为设计客户的经历,如何创造优质的政府建筑和公共建筑的重要性展开了对话。

盖尔学院免费测量城市空间工具!每一个城市规划师必备

12:00 - 27 十二月, 2017
盖尔学院免费测量城市空间工具!每一个城市规划师必备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 Common Edge上,题为“盖尔学院的美好城市空间创作工具包(T he Gehl Institute’sToolkit for the Creation of Great Urban Spaces)”。

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被认为是20世纪最为重要的“城市居民”规划师。如果我们再要设定一个与此相关的授权规划师(credentialed planners)的范畴,那么伟大的丹麦都市主义者扬·盖尔(Jan Gehl)大概会出现在那张名单的顶端;受到雅各布斯的启发,这位建筑师与城市设计师用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来研究和书写公共空间。他帮助他的故乡哥本哈根成为了一个步行都市主义的典范,并为全世界的城市提供咨询建议。

两年半以前他的公司 Gehl 立了一个非营利机构盖尔学院(Gehl Institute),致力于公众参与,以及城市公共空间的使用和创造,将此作为经济发展和政治平等的工具。最近学院出版了一套他们描述为“以免费的、 可下载的工作表为形式的,测量城市空间与城市生活的工具”。工具包的形式非常漂亮。上周我(Martin C Pedersen)与盖尔学院的执行总监 Shin-peiTsay 进行了一次谈话,内容关于工具包本身以及她的团队从中期待的收获。

建筑为何害怕科学?

09:00 - 22 十月, 2017
Steven J Orfield in his anechoic chamber at Orfield Labs, which has been certified by Guinness World Records as the quietest place on earth. Image via screenshot from <a href='http://minnesota.cbslocal.com/2016/06/26/finding-minnesota-orfield-laboratories/'>a WCCO video</a> about the chamber
Steven J Orfield in his anechoic chamber at Orfield Labs, which has been certified by Guinness World Records as the quietest place on earth. Image via screenshot from a WCCO video about the chamber

该文章原发布于Common Edge,题为 "A Top Building Researcher Asks: Why is Architecture Afraid of Science?"

近期我们编写了大量关于建筑研究现状的文章。共识呈现为这些研究在严谨性上的不足,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们并没有建立在一片良好的科学土壤之上。Steven J Orfield 对建筑研究有一些强烈的看法。三十年来,他在自己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 Orfield 实验室里从事建筑研究,服务于各大建筑设计事务所以及福润500强公司。就在上周末,我与他谈了谈为何建筑师会害怕科学,他将如何将它引入学校,以及他在通用设计领域的工作。

重读简·雅各布斯:《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之于21世纪的十大启示

10:00 - 29 八月, 2017
重读简·雅各布斯:《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之于21世纪的十大启示, Image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Jane_Jacobs.jpg'>via Wikimedia</a>, photograph by Phil Stanziola (Public Domain)
Image via Wikimedia, photograph by Phil Stanziola (Public Domain)

文章原题为《重读简·雅各布斯后的十点思考》(10 Lessons Learned by Rereading Jane Jacobs),刊登于Common Edge。

上周我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已经翻烂的《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看的这本书,但应该是二十多年前,当时我的工作还与城市规划相关。于是我决定重读这本颠覆了规划行业的经典之作,以表达对简·雅各布斯一百周年诞辰迟来的致敬。以下这位美国城市规划教母带来的十点思考:

哥本哈根的自行车城市文化,真的值得我们学习吗?

08:00 - 19 七月, 2017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diversey/15325678721/'>Flickr user diversey</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CC BY 2.0</a>
© Flickr user diversey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这篇文章最初在Common Edge上发表,原题《我们可(不可)以学哥本哈根》(What We Can (and Can’t) Learn from Copenhagen.)

我最近在哥本哈根待了牛逼闪闪的四天,走的时候心中满满的羡慕嫉妒恨。我不停地在想:这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版本的美国波特兰,为什么我们不能在美国照这样建城市?这个终极问题困扰着每一个我这样的城市主义粉,尤其是漫步在以行人友善而闻名的哥本哈根街道,身边时不时窜过一群欢乐地骑着自行车的金发碧眼身材完美的丹麦人的时候。

哥本哈根是地球上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经常被封“世界上最适宜居住”的地区。 (虽然我的一个丹麦亲戚警告我说“在你这么说之前,先在1月份花几个礼拜待这里试试。”)但是这看起来轻而易举的文明程度和哥本哈根的惊人优雅并不是因为这个地区或者某个事件的巧合。这是一个超越城市设计的共同信念的产物,这个城市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实验室,几乎汇集了城市规划领域的所有的最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