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Ella Comberg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现在的小学生都玩什么?18世纪英国水上花园为儿童打造全新艺术装置

在十八世纪,英国的水上花园通常有着有趣的设计。野餐的游客会被没有提醒的喷泉喷到,或者偶然发现一些令人困惑不解的神秘建筑,例如露台或野餐厅。位于约克郡的喷泉修道院(Fountains Abbey)和斯达德利皇家公园(Studley Royal Park),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水上公园之一,这里曾经有着具有历史意义的植物和建筑小品——或者称为不切实际的有趣的形式。如今,通过通过同样异想天开的当代艺术装置重新诠释。

The Cloud by Foster Carter. Image © Charlotte Graham © Charlotte Graham © Charlotte Graham © Charlotte Graham + 23

越南建造“生态旅游小镇”,将废弃橡胶园变有机农场

泰国建筑公司Integrated Field(IF)的一个项目将向公众展示循环有机农业的优点。“Cuchi有机农业”计划是将越南Cuchi的一个废弃的橡胶种植园重新作为一个“有机食品生产农场” 使用,农场循环系统中包括“动物饲料、家畜、水果和植被”。

Courtesy of Integrated Field Architects Courtesy of Integrated Field Architects Courtesy of Integrated Field Architects Courtesy of Integrated Field Architects + 23

摩天办公楼渲染视频中标配三元素“商务男+制服套装+落地窗”

仔细审视当今的影视演艺事业,毫不夸张地说,超级摩天楼的数字效果视频已经作为一种新的电影类型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建筑师同行们都应该很了解,它们通常会在新建筑建成之前被发布出来。作为同行,大家也能很轻易地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这些数字效果视频的架构方式几乎都遵循着一种”标准”格式——在一段极具感染力的背景音乐中,一座城市的天际线在镜头前滑过,观众的视线被引领爬上一座大楼直至最高处。在那里,这些视频为我们展现出一幅如出一辙的画面:一位静默地站立着的商务男士,正若有所思地俯瞰着窗外的城市图景。这个“商务精英“的形象往往是一位陷入思考的、穿着讲究的白人男性。让我们一起看看可以代表这一现象的几个标志性范例:

建筑学学士和建筑学硕士学位有什么区别呢?

在成为建筑师的道路上可能会因为广泛而令人困惑。在本文中,我们将揭开建筑事业发展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你应该达到什么程度。具体来说,我们将列出两个常见的,有可比性的两者:B.Arch 和 M.Arch,讨论他们之间的区别。

还记得丹尼斯•斯科特•布朗的建筑作品吗?这位文丘里妻子同样开启后现代主义大门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和丹妮斯·斯考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的建筑罗曼史让人无法轻易忽视。他们在同时执教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邂逅;斯考特布朗主持城市规划研讨会,文丘里主讲建筑学理论。随着故事的发展,斯考特布朗在她第一次教员大会上,极力主张 Frank Furness 的威尼斯哥特式的图书馆不应该被拆除,以便于建造广场。会议结束后,文丘里接近她,为她提供支持。正如 Paul Goldberger 在1971年写到这对夫妻时所说:“随着他们的审美越来越接近,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紧密。” 建筑师会不由自主地爱上另一个建筑师。

犬吠工作室设计霍斯特城堡音乐节舞台

霍斯特城堡是位于比利时郊区的17世纪城堡,每年秋天,它都会举办喧闹的音乐节,看起来仿佛是一个不太合适的组合。但过去的四年, 在比利时鲁汶城外的城堡举办的霍斯特音乐艺术节,将国际艺术家、音乐家、建筑师和设计师聚集在一起,度过一个创意的周末。几年是第五届,也是最后一一届音乐节,东京建筑公司犬吠工作室将加入到这场盛宴。

Courtesy of Atelier Bow-Wow Courtesy of Atelier Bow-Wow Courtesy of Atelier Bow-Wow Courtesy of Atelier Bow-Wow + 15

新艺术风格的建筑师维克多·奥塔的作品合集

© Henry Townsend
© Henry Townsend

维克多·奥塔的建筑遍布布鲁塞尔,他的建筑风格范围从低调到前卫。虽然他许多的建筑作品都是传统的布杂风格,但奥塔最受人喜爱的则是他新艺术风格的作品。这些新艺术建筑大部分都是为比利时精英建造的私人住宅。从装饰艺术传统出发,新艺术风格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即将到来的现代主义冲击。奥塔的新艺术风格建筑物在1893年到1903年间短暂的十年期间建造。

©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Fachada_Casa_Estudio_V%C3%ADctor_Horta.jpg#/media/File:Fachada_Casa_Estudio_V%C3%ADctor_Horta.jpg'>Creative Commons user estebanhistoria</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CC BY-SA 3.0</a>  © <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martinehrenhauser/8085701304'>Flickr user Martin Ehrenhauser </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CC BY 2.0</a> © <a href=‘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d/Belgique_-_Bruxelles_-_Maison_Horta_-_02.jpg'>Creative Commons user EmDee</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deed.en'>CC BY-SA 4.0</a>  ©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Belgique_-_Bruxelles_-_H%C3%B4tel_Van_Eetvelde_-_18.jpg'>Creative Commons user EmDee</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deed.en'>CC BY-SA 4.0</a> + 19

‘新都市主义’代表人物 Léon Krier 以绘画解读建筑历史

20世纪初,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的成就开启了摩天大楼的时代——垂直高耸的大楼,其视野和电梯,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前卫。到了五十年代,密集的市中心度过了它的辉煌时刻,城市周围却开始出现了无休止的郊区扩张。早在80年代,不管是郊区还是摩天大楼,都倍感感压抑。

在建筑师 Léon Krier 的大力宣传下,我们跨进了“新都市主义“。他所提倡的观念是回归传统的欧洲城市形态,从而让人联想到浪漫密集的小规模建筑和适宜步行的街道。新城市主义者的努力成果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新传统主义规划社区中可见一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一片似楚门的世界般的海边,以及在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的帮助下设计的庞德伯里(Poundbury),位于英格兰多塞特郡实验型的新市镇和城市规划。

Courtesy of MIT Press Courtesy of MIT Press Courtesy of MIT Press Courtesy of MIT Press + 23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通过适应性改造涅槃重生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的故事似乎永远不会完结。

这个被前纳粹政府弃用的机场位于柏林最时髦街区之一 Kreuzberg 的南面,从市中心骑车只需十五分钟就能到达,整个建筑群包括航站楼、飞机库和起落跑道占地近1,000公亩,在日益扩大的德国首都柏林,无疑是城中最黄金的地块。如果是在其他任何一个大都市,这块地早就被发展商买下来了,但在柏林,通过创新的适应性改造思路,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免遭传统拆迁发展的命运。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Danica O. Kus + 24

约翰·波特曼事务所最新消息,胜出无锡超高层塔楼竞赛

Courtesy of John Portman & Associates
Courtesy of John Portman & Associates

约翰ž波特曼建筑设计事务所,继去年年底创始人约翰·波特曼的离世后,依旧延续事务所在酒店设计的优势,在日前公布了在中国无锡西水东A地块超高层项目的设计“绿地无锡200”,并赢得了由绿地(香港)组织的国际设计竞赛。该塔楼设定高度为200米,楼内将包括铂瑞酒店、loft形式的公寓以及空中云墅。

纽约市长拟在2026年前提供30万户经济用房,计划书有哪些看点?

当我们想到美国的公共住房建筑时,往往会想到盒子:没有太多美学特征的大型砖石建筑。不过对居住者而言,标准化的配有荧光照明的高楼带来的影响远远超越了一般的美学价值。举个例子,地理学者 Rashad Shabazz 在他名为 “Spatializing Blackness” 的书中回忆说,他在芝加哥的一栋住房里长大,房子被链式栅栏围住,视频监控和金属探测器无处不在,那种感觉更像是监狱而不是家。来自全国各地的居住在公共住房中的居民纷纷反映了居住环境隔离,限制重重和维护不善等情况。

但美国的公共住房不一定非得如此荒凉。纽约市公共设计委员会 (New York City Public Design Commission/PDC) 纽约美术联合会 (The Fine Arts Federation of New York) 以及 美国建筑师学会纽约分会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New York Chapter) 联合制定了一套新设计标准,希望能够翻开经济适用住房建筑的新篇章。

Step Up on Fifth in Santa Monica, by Brooks + Scarpa, was identified by the report as a case study for its windows and doors. Image Courtesy of Brooks + Scarpa The Navy Green development in Brooklyn was a key case study in the report. Here, the supportive housing from that development, designed by Architecture in Formation and Curtis + Ginsburg. Image © Tom Powel Imaging The Tetris Apartments in Ljubljana, by OFIS Arhitekti, were identified by the report as a case study for their massing. Image Courtesy of OFIS Arhitekti Creston Avenue Residence in the Bronx. Image Courtesy of MAP Architects + 16

纽约将新建浮木桥,连接布鲁克林绿点和长岛市

当你站在布鲁克林绿点附近的曼哈顿公园大道上时,你会看到长岛天际线和一条小河(Newtown Creek)。在绿点一岸,一片排屋历史街区和工业用地正经历着快速发展。在对岸的长岛市,摩天公寓和上百座美术馆和工作室沿着伊斯特河(East River)密集排列。明明长岛近在咫尺,却仿佛与绿点是两个世界。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咎于唯一一座连接两岸的桥梁,并且这座桥主要给车辆使用,而不是行人或骑自行车的人。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建筑师 Jun Aizaki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过去几年间,他和他的团队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致力于建造所谓的“长岛-绿点廊桥”。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8

WORKac 加盖‘隐形’顶层花园,保护曼哈顿历史建筑原型

乍一看,这座隐形建筑看上去就像一座仿古的铸铁公寓建筑。因为从技术上讲,它就是这么一栋楼。但仔细看,下曼哈顿区里面的建筑很多都是由 WORKac 进行翻新改造的。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 23

美国建筑师协会 AIA 公布2018年小型项目获奖名单

美国建筑师协会(AIA)日前评选出了2018年小型项目获奖者名单共计11位。由美国建筑师协会Small Project Practitioners于15年前成立,该奖项主要授予”高质量小型项目“以及”意图提高建筑师在一个项目中所展现的价值和卓越设计的意识,而不是依据项目的规模或范围“的实践者们。

Grand Lake Pool House /  Allford Hall Monaghan Morris. Image © Timothy Soar  Rear Window House / Edward Ogosta Architecture. Image © Steve King Rosewood Park Beach Improvements / Woodhouse Tinucci Architects. Image © Bill Timmerman Shadow Play / Howeler + Yoon Architecture, LLP. Image © Matt Winquist + 23

AD经典:耶鲁大学美术馆 / 路易·康

当路易·康(Louis Kahn)在1947年任职于耶鲁大学时,学校的建筑学院(Yale University’s School of Architecture )处于教务混乱之中。当时,摩天大楼建筑师乔治·豪(George Howe)是学院院长,而像康、飞利浦·约翰逊(Philip Johnson)和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的现代主义建筑师则为客座讲师,因此在战后的时间,耶鲁大学建筑系从以前类似于学院派(Beaux-Arts)建筑转变为先锋派(avant-garde)。于是,当大学的艺术、建筑、艺术史学院于1950年合并之后,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教学楼,而一个现代主义建筑则是不二之选,以此具象化学院从传统派(historicism)脱离的教学和风格。[1]路易·康的耶鲁大学美术馆于1953年完工,当时为合并的学院提供了灵活设置的艺术展览、教室和办公空间。与此同行,这也是康的第一个重要建筑委托,象征着他个人职业生涯的一个突破,也让他成为20世纪后半段最受瞩目的建筑师。

© Samuel Ludwig © Samuel Ludwig © Samuel Ludwig © Samuel Ludwig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