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Miró Rivera 建筑事务所的联合创始人 Juan Miró 在一篇评论性文章中反思了美国的学生宿舍情况。这位建筑师研究了全国各地不同宿舍的现状,并质疑这些领先的公立大学是否 "热衷于以密度和效率的名义将其成千上万的学生置于没有窗户的房间"。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2 的图像 7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3 的图像 7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4 的图像 7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5 的图像 7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更多图片+ 2

在过去的22年里,我给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建筑学院(the School of Architecture of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学生布置了一项名为 "我的窗户 "的作业。这是一个速度练习,要求学生手绘出他们卧室窗户,从顶部到窗台的剖面细部大样。我一直认为我所有的学生在他们的卧室里都有窗户。这是美国建筑师对于住宅卧室符合规范的最基本的要求—必须有一个窗户。在我的建筑和城市设计工作室里,我也把这句话作为一个口头禅来重复。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2 的图像 7
Munger Hall 校园,图片来自:Juan Miró

好吧,恐怕我必须停止重复这句话了。去年秋天,我得知我有学生的卧室没有窗户。他们第一次告诉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以为也许是黑心的房东把黑房间非法租给他们作为卧室。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犹他州大学(UT)西校区大量全新的的宿舍楼中,许多学生都租到了完全合法的无窗房间。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街区的转变被全国各地的城市高密度的倡导者们誉为成功的典型。不幸的是,这是以许多学生的健康和福祉为代价的。

一个学生给我看了她所在大楼的销售平面图,公寓里两个无窗房间上清楚地标明了 "无窗"。不幸的是,她的房间就是其中之一。我随后查看了西校区其他几栋楼的网站,发现虽然大多数卧室都有窗户,但确实有许多无窗的空间被当作卧室出租。这一发现让我对这些学生感到担忧,并对潜在的后果感到震惊。这种无窗房间有了第一次就必然会有下一次。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5 的图像 7
西校区无窗房间,图片来自:Juan Miró

在本学期晚些时候,这种担心迅速成为现实,加利福尼亚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公布了圣巴巴拉校区(Santa Barbara campus)的大型宿舍—Munger Hall。这座超高密度的建筑将在168万平方英尺的范围内容纳4500名学生。关于这座建筑,有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94%的学生将被封闭在没有窗户的卧室里。

该大学试图证明 Munger Hall 是解决学生住房不足的有效办法。它还为该建筑反乌托邦的密度进行了辩护,认为它将通过其公共区域鼓励学生之间的合作。校长 Henry Yang 赞扬了 Munger Hall,称其设计是 "灵感和革命性的"。但UCSB的许多人不同意,成千上万的人已经签署了由学生和教师带头的请愿书,要求停止该项目。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7 的图像 7
Munger Hall 平面图,图片来自:Juan Miró

不管Munger Hall的最终命运如何,人们不禁要问:如果美国最发达州的主要公立大学都赞同将其数千名学生置于无窗房间的想法,那么接下来谁会因密度和效率而失去窗户?其他学生?囚犯?难民?低收入和搬迁后的无家可归的人口?老年人?移民?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3 的图像 7
Munger Hall 平面图,图片来自:Juan Miró

Munger Hall因其令人窒息的密度,以及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对该建筑的积极维护,而在新闻中获得广泛关注,查理芒格是该建筑设计和命名背后的97岁捐赠者。然而,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预示着在其他地方已经发生的事情,正如我刚刚在自己的“后院”发现的那样。

奥斯汀(Austin)是美国最进步的城市之一,它批准了区划变更,使 West Campus 社区的改造成为可能。目标是 "促进高密度重建",用高达220英尺的塔楼取代大部分一、二层建筑,并 "提供一种机制,创造一个人口稠密但宜居,且行人友好的环境"。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4 的图像 7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西校区,图片来自:Juan Miró

为了追求这一愿景,该市已授权私人开发商建造楼房,许多学生租住在没有窗户的卧室里。城市认为这是一个可接受的 "宜居环境 "吗?尽管学生在签署租约时可能并不完全了解,但自然光对人们的身心健康和防止抑郁症的好处是有据可查的。不幸的是,美国大学中,在心理健康问题和自杀事件持续增加的情况下,Covid将他们限制在房间里几个小时进行远程授课,而这一现象在大流行病之前就已经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证明剥夺学生的自然光是合理的?

传统观念里,卧室里的窗户提供了规范所要求的紧急逃生和救援开口。这也是像我这样的建筑师想当然地认为卧室必须有窗户的主要原因。然而,当建筑物完全采用喷淋系统时,国际建筑规范(the International Building Code)对这一要求有例外规定。像Munger Hall的设计者一样,奥斯汀的开发商--虽然标榜着密度的好处--只需要证明他们的建筑符合紧急出口的要求,类似于办公大楼的要求,就可以满足规范。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 6 的图像 7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西校区,图片来自:Juan Miró

明确地说,我支持像奥斯汀这样的 "景观型城市 "在战略上实施 "紧凑型城市 "模式,以提高其密度。但我不支持不惜一切代价增加密度的做法。美国,在经过几十年慢慢改善建筑的居住条件后,目睹到这种倒退,十分令人沮丧。如果一个公寓的户型包含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那么开发商和房东将其作为卧室进行销售或出租应该是非法的。

除非法律规定所有的卧室都要有窗户,因为它们具有固有的健康益处—自然光、通风和与外界的视觉联系,否则总有一些人试图为无窗卧室辩护。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必须消除建筑法规中的漏洞,以保证我的学生和所有的人都能拥有自己的窗户。

Juan Miró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建筑学院的迪克拉克建筑学教授(the Dick Clark Chair),也是Miró Rivera建筑事务所的共同创始人。

参考资料:

译者:张瑜

图片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Juan Miró, FAIA. "高密度背后的黑暗面:美国无窗卧室的悲剧" [The Dark Side of Density: The Tragic Emergence of Windowless Bedrooms in the U.S.] 26 1月 2022. ArchDaily. (Trans. July Sha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75307/gao-mi-du-bei-hou-de-hei-an-mian-mei-guo-wu-chuang-wo-shi-de-bei-ju>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