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如果将温室理解为有序调节光、温度、湿度与风,并供养花草生长的地方。那么依托温室进行售卖的花园中心,便可以想象成捕捉了光影与自然秩序的场所。 花园中心作为个体专业性较强的花园中心,往往以温室作为其主体,而花草可以看做这里的主人。相比于普通卖场的常态,温室更强调植物的生长环境,近似于一个庇护植物的场所。根据植物的栽培分布,花园中心将分为购物体验区、植物区和资材区三个部分。作为一个消费场所,顾客的参与与体验是需要被重视的,如何处理人与植物的共处,调节建筑与温室的衔接便成为设计亟需解决的问题.进而使得空间成为集销售、游玩与体验交流的主题性公共场所。 从温室开始:连绵的屋架与有规范性的通高是温室所具备的特点,特定的属性基本确定了温室的建筑形态,植物对于光与空气的需求则限定了温室建筑的立面材质。作为一个栽培植物的玻璃大棚,很难将温室以空间化的形态进行组织重构,我们可以将其看作一个更接近于调节自然的开发区域,仅对于阳光、风和温度、湿度进行了有序的调控,以使得花草可以在此顺利的生长。 温室的叠合:不同于超市与百货类的收银区,花园中心的交易区也是顾客休憩与体验的区域。作为一座离温室最近的卖场,是植物的中转站,也是人们的交流体验点,汲取园艺与生活之间的共通性,收银空间对建筑的结构、立面以及空间做了自然化的组织,使得人们驻留的区域具备了自然的氛围。 两者的叠加与交织,使得建筑形成了全新的秩序,温室的结构阵列性得以演化。现浇的混凝土秩序配合自然的形态感营造了更具生长化的空间。建筑的整体节奏感也随着功能区的分布形成了相应连贯的形体。 自然的秩序对应温室的双坡顶,设计师希望建立一种现浇的框架秩序。与温室一样为花卉遮风挡雨,树冠空间的遮蔽感既满足了自然性的秩序也对应空间的氛围。因此,选用树形的混凝土结构作为模数单元,以此模数组织形成连续分布的树干与枝干,相互交织的曲折变化让屋面产生了起伏,如置身林下踱步看花购物,营造出自由闲适的空间氛围。树形结构单元为四坡顶,单元之间的错向拼接形成了连续的折面屋顶,每单元的衔接交点分别形成三个标高,如同抽象的树冠,从主体建筑中心往四周逐渐降低,借以形成自然有序的排水体系。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