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在墨西哥,对“自发性建构”是应该提倡还是反对一直存在争议;然而,这并没有减少自建房在墨西哥和全世界的传播。在过去几年里,建筑师们推动编写了自建房指导手册,提了升自建居民对建筑材料和技术的了解,以确保这些居住者保的健康和安全。这一举措在诸多方面提升了自建房的品质,这一点从墨西哥各地的自发性建筑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来。 多年来,人们对自发性改造的建筑都是嗤之以鼻。但今天,许多人都对它另眼相看,就像摄影师Adam Wiseman拍摄的“自由建筑”一样。“自由建筑”(Arquitectura Libre)是一个由美国资助,意在长期支持自发性建构的项目,这一项推动了墨西哥本土的自发性建构。 在这种情况下,自建房已经不是一个建筑本身,而是各种社会经济因素作用形成的结果。那么它就成了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其形成过程引发了更多的争论。 最后,重要的是要问-什么是建筑?就像界定任何其他的身份一样,我们需要定义内涵和外延。在西方,建筑的教学和研究是为了勾勒、定义和控制,在设计和建造中没有给非正式的表达留下空间。学术界几乎不存在关于自反性建造的历史研究,然而,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没有静态的、同质的建筑。如果说,建筑是愿望的物化,是身份的体现,是交流的工具。那么,获得它不应该是一种特权。- Natalia Gálvez 发表于“自由建筑”  “自由建筑”这个标题是作家、记者Adam Wiseman的妻子Annuska Angulo的创意,她在项目中起到了关键的推进作用。她这样描述这个项目。 拍摄这些自建房成了一项复杂而危险的工作。许多人认为它们是 "丑陋的"。我拍的建筑有时候在荒郊野外,或者是在原本的殖民地。大部分认为这些建筑不能代表墨西哥,似乎只有旅游手册上看到的才是墨西哥。但我想表达的是, "每个人对于美和地位都有自己的想法。" 这些自建房是一种无声的回应,也是一种反抗。它们在质问所有人,凭什么认为自建房丑陋,为什么?这个国家从南到北的自建房是一道景观,墨西哥人民建造的正是他们觉得喜欢的建筑,不管别人怎么认为。- Annuska Angulo发表于 "Arquitectura Libre"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