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针对气候变化采取实际行动的新闻显示出前景黯淡的倾向。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及能够得当解决问题所剩的时间,人们容易看不到希望。但是建筑环境领域不乏进展——尽管离足够迅速地在其他地方补偿排放仍有距离。近年来该领域增添了面积达数十亿平方英尺的新建筑,但整个行业的能源消耗实际是下降的。成就的一大部分归功于建筑师Edward Mazria 及其顽强的倡导组织Architecture2030。Mazria和他的团队与世界各地的合作者一道,坚持不懈地在修改建筑规范、与官员(市长、州长、华盛顿民选官员以及中国的官员)合作、促成新同盟的缔结等方面进行着枯燥的工作,与此同时与现今占据着白宫的气候议题蓄意阻挠者进行斡旋。最近我与Mazria进行了探讨,他在位于新墨西哥州的家中谈论了他对我们所处立场的看法。其中一些消息,唉,还不错。 Martin C. Pedersen:当疫情大流行开始时,我在思考这对环境运动来说将意味着什么。现在已经过去四个月了,对此你是怎么想的?所有事情转变如此迅猛,然而我们仍然有一头房间里的大象:气候。大流行怎样改变了针对气候向前发展的策略,以到达我们应当去向的目的地? Edward Mazria: 由于大流行,今年的排放量将显著降低。所有人被隔离,我们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地乘车出行,我们之中一些人停止了乘坐飞机,许多人在家办公。这些给了我们一个机遇来对气候议题进行评估、指定切实的目标以及落实用来实现目标的策略和政策。某种意义上来讲,自这场灾难之中可能会产生一些非常积极的东西。 MCP:这就像一个集体暂停时间。就像在一场白热化的篮球比赛还剩最后两分钟时,教练会叫暂停。 EM: 教练叫停是为了防止比赛失控,叫停后重新布置进攻或者防守。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选举在即而现任政府显然作为不多,所以我们寻求重新部署针对气候变化的行动。 MCP: 他们其实比“不多”做得更糟糕。 EM:你说的对。他们正在推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使用并且削减环境法规。他们甚至想要重回白炽灯!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