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4.0,是什么?

工厂4.0,是什么?

当城市装满传感器,建筑空间可以获得“看”的全部能力时会发生什么?在2019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到来之际,Archdaily与双年展“城市之眼”板块的策展人们紧密合作,探索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将如何影响城市建筑和人们日常生活。点击此处阅读由“城市之眼”板块策展人:卡洛·拉蒂(Carlo Ratti)、都灵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Torino)和华南理工大学(SCUT)撰写的策展宣言。

多年来,欧洲辩论的一个重要议题越发引起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技术专家、政策制定者和工团主义者的关注:工业4.0。该议题于2012年在德国被提出,作为几乎唯一的技术关键被首次探讨。它影响了欧洲主要经济体的政治议程,即刺激产业政策和国家扶持计划,同时激发关于工作的未来以及关于工厂与社会之间新关系的激烈辩论。

我很幸运能够通过一些研究在意大利企业中近距离观察这场变革,这些研究甚至涵盖了“不知情”时期(即2017年意大利发布“工业4.0国家计划”之前)。2014年我对在意大利拥有生产站点的大型企业进行了初步调查[1],之后在2017至2018年间针对更为典型的意大利“结构”,即投身意大利制造的中小企业进行了研究[2]。

自那时起,该领域的研究在每一个工业化国家成倍增加并得以传播。这场起初被阐释为“简单”技术事实的变革开始引发多层次的疑问(及一些回应),其涉及到正在发生的变化对工作、个体以及环境(物理的和数字的)的影响。

“4.0”或者“智能工厂”的标签意味着将众多复杂流程整合,这些流程在企业内部具体实施中常表现出矛盾的特征。“4.0”远非一个模型,而是可分化为管理文化、组织发展、技术选择、工人角色、监管模式以及工会观念的复合地理学。

在辩论中一些主要议题屡次出现:用自动操作技术和人工智能取代工作的真正风险是什么?个体在这个朝向新工业理念发展的流程变革及产品变革中扮演何种角色?“智能”工厂(由于深远发展的流程数字化,以及生产与消费间更加紧密的联系)是否将因其较好的环境可持续性在现代城市中重新扮演中心角色?

定义

这场变革的复杂性可以被这样的描述简化,即工业4.0是生产和消费的系统性数字化。在工厂内部,它对应着真实的生产世界与虚拟的数字信息世界的融合。4.0工厂是容纳杂交网络的信息物理环境,该网络连结着机器、实际资产与虚拟物件、计算和存储结构、通信设备……以及人员。在工厂以外,消费用商品和服务具备处理能力并形成与生产再连接的数据流,使生产成为“对话”(灵活的、可修改的、可定制的)。针对工业4.0的支持技术众所周知:物联网、大数据、增材制造、虚拟和增强现实、人工智能、以及协作机器人。

然而最重要的是,“4.0”意味着新的商业模型,例如基于“可销售性”以及根据生产消费数字化形成的数据进行价值创造的模型和新的组织模型,既能够学习、进行集体试验、出错并迅速自行纠正的新型组织形式。

最后,工业4.0意味着处于变化中的工作:它们被丢弃、被修正、被彻底改造。

工厂与社会

尽管各类管理学和纪实文献对我们正在面临工业生产的智能发展这一事实意见一致,但是根据众多相关干涉措施来描摹一个普世模型及其特征这一做法是值得怀疑的,比如就大规模生产而言的泰罗主义(Taylorism)在许多方面就是如此。智能工厂的具体演变以解决方案的增殖为特征,因为被团体或者更大范围的企业所采纳的解决方案在生产领域里不必然有效和通用。

还有一些变量能显著地影响技术-组织-社会模型,例如领土变量能够引发对国际劳动分工及其地理分布的质疑,这种分工由于全球化生产市场变得更为流动和环环相扣。尽管针对组织解决方案和智能工厂的创新并非以线性方式发展,它们仍然能够强化在企业中已经实施了一段时日的趋势和行动并证实新趋势与新行动的影响。我们的案例研究还表明,工业4.0世界产生的任何结果都是有其根据的。

一个与针对智能工厂的辩论密切相关的议题涉及到工业生产在整体社会关系当中占据的地位,换言之即工厂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其中包含对工厂与都市空间之间关系的新思考。我们的研究中采用的战略性文件、研究以及访谈强调并重新发掘欧洲经济体的工业生产所扮演的角色,并反映出存在着这样一种渴求,即重启在过去数十年来因与其他生产性和社会性范畴对立而声誉受损的领域。工厂被城市驱逐,因为其污染环境且累赘笨重,并需要传播流和庞大的交通干线来支撑。这二者以往只可能为实体的,而现在,首先是数字的。

Turin, Lingotto, 1923, © Dgtmedia - Simone. Licensed under CC BY 3.0
Turin, Lingotto, 1923, © Dgtmedia - Simone. Licensed under CC BY 3.0

准确地说,智能工厂之于智能城市如同福特式工厂之于二十世纪的城市。福特式生产模型引起了二十世纪蔚为大观的城市化进程并深刻地影响了现代性的社会生活,工厂塑造了社会及城市空间。现在,相反的情况正在发生。与已然呈现在我们个人与社会日常生活当中的技术相结合的工业4.0或多或少看起来是由社会,或者说由人们在“非工作的”生活空间中的实践所塑造。曾经生活与工作之间的界限较为清晰;现在这个界限有被模糊的倾向。设想一下,比如个人数字设备使得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对产品的构思方式发生改变,这主要是通过数字媒体(针对消费世界而发展出来的)的人机界面完成,而这些人机交互正在名正言顺地进入工厂[3]。

Industry ventilation. Licensed under under Creative Commons CC0
Industry ventilation. Licensed under under Creative Commons CC0

正是社会、社会空间、信息流、以及数字文化正在不断渗透进工厂并对它们进行塑造。

此外,虽然自上世纪70年代末起工厂似乎被去物质化,它们如今正恢复其具体性,是实体的还是数字的视情况而定。对设计建筑物、机器以及自动机械的关注同样如此:工厂正在成为拿来炫耀的场所,其美学形式正在成为竞争的要素,因而建筑行业的明星应邀对它们进行设计。让我们再想一下装备着敏感的“表皮”从而能够与工人以密切方式互动的协作机器人。4.0工厂的工作环境就美学而言与二十世纪福特式景象截然不同:工厂变得干净,生产链看起来仿佛展示间,就连机器也变得“美丽”。

然而,工业在经济结构中占据新的中心性与工厂在社会中占据新的中心性并非同义。未来工厂被描述和构想为资本密集型空间、占据来自市场又去向市场的数据流、拥有缩减的生产额(和增加的定制额)并以和谐的方式嵌入领地中,但未必会成为大量劳动力聚流的场所。它们的重要性因此取决于其成为生产知识的引擎的可能性以及迅速积淀集体知识并缩短科学、应用研究、设计、生产、分配和消费之间链条的能力。

Digital factory. Via Pxfuel, open domain
Digital factory. Via Pxfuel, open domain

本质上来讲,智能工厂的实质核心是:智能工厂之于大规模定制如同泰罗主义工厂之于大规模生产。通过使用灵活多功能系统、对市场进行监测以及与用户对话,这种能够获得高效率的技术可能性在成本可控的条件下促进了企业与消费者、工厂与社会、生产与流通之间更高阶的融合。智能工厂的明确目标是创建不再仅能由工人还可以由机器翻译的语言链条。另一个目标是针对产品本身令其扮演数据和信息收集者的角色从而将这些转入生产流程。

工业4.0的关键议题之一是:通过将交流和认知能力转移到智能且灵活的生产设备上来打破束缚系统使用的僵化和次序,从而促进新的产品定制过程的可能性。 

结果将会是工厂空间与社会空间之间的和解(虽然并非毫无摩擦),也是工作场所、生活空间和城市空间之间的和解。它们由相同的语言编码统一起来,这种语言编码——即数字——通过与物质性的空间、人和机器成为一体的数据流使得工作、生活和城市空间变得可被渗透且相互交织。

参考文献

  • 1 - Magone A., Mazali T. (a cura di) (2016), Industria 4.0. Uomini e macchine nella fabbrica digitale, Milano: Guerini e Associati(Voyage dans l’industrie du futur italienne. Transformation des organisations et du travail, Presses des Mines 2018).
  • 2 - Magone A., Mazali T. (2018), Il lavoro che serve. Persone nell’industria 4.0, Milano: Guerini e Associati (イタリアにおける人間とインダストリー4.0. デジタル文化、変わる働き方と大学の挑戦, Master Class Italia, Italian Cultural Institution, Osaka 2019).
  • 3 - Mazali T. (2018), “From industry 4.0 to society 4.0, there and back”, AI & Society. Journal of Knowledge,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33(3), London: Springer. 

关于作者

Tatiana Mazali,社会学家,专攻文化和传播过程方向,都灵理工大学研究员,电影传媒工程讲师。她的研究领域涉及数字文化背景、媒体语言和工作转型。自2007年起她担任数字创新平台Officine Sintetiche的联席主任。她也是法国社会科学高等学院、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开放大学的研究员。

她的著作包括:Il lavoro che serve. Persone nell’industria 4.0 (Guerini);Digital workers. I professionisti delle industrie creative (Aracne);Social Media as a New Public Sphere (Leonardo, MIT Press);Ex-Peau-Sition (Guerini)。

 翻译:王斯闻

城市交互—第八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

http://www.szhkbiennale.org.cn/

于2019年12月在中国深圳开幕的“城市交互”是第八届深港城市 \ 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的主题。这次的展览包含两个部分,分别为“城市之眼”和“城市升维”,将分别从不同角度探索城市空间和科技创新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其中“城市之眼”部分由建筑师、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卡洛·拉蒂担任主策展人,华南—都灵联合实验室担任学术策展人。而“城市升维”部分则由中国学者孟建民和意大利艺术评论家 Fabio Cavallucci 担任主策展人。

“城市之眼”板块

总策展人:卡洛·拉蒂

学术策展人:华南–都灵联合实验室(华南理工大学–孙一民,都灵理工大学–博明凯)

执行策展人:贝丹尼[CRA],爱兜,徐好好

湾区学院院长: 米兰理工大学(德博)

“城市升维”板块

总策展人:孟建民、法比奥·卡瓦卢奇

联合策展人: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吴岩)

执行策展人:陈楸帆,玛瑙,王宽,张莉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Mazali, Tatiana. "工厂4.0,是什么?" [Industry 4.0: A New Relationship Between Factory and Society] 09 8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45252/2019shen-gang-cheng-shi-jian-zhu-shuang-nian-zhan-tan-suo-gong-han-yu-she-hui-zhi-jian-de-xin-guan-x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