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式。整个社会和工业将受到长期而显著的震荡,其中许多必然会影响我们设计建筑和城市的方式。在过去的几周内,福斯特事务所的城市设计队伍在探索近期城市规划的快速发展将如何影响和塑造伦敦和世界上其他城市的未来。 +Plus 是国际建筑公司福斯特事务所新的线上期刊。+Plus 为非传统的故事、创新的案例研究和加强实践中项目多元性的过程提供了论坛,同时也作为工业讨论的平台。期刊中的文章——每月发布,其中精选的一部分在ArchDaily 分享——展示了支撑实践的想法,创造了项目和影响当今建成环境的更大范围的问题之间的联系。 挑战和机遇 仅仅几个月之前,席卷社会、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变化还被认为是不可想象的:社会隔离,在家工作和学习,以及每日政治简讯的科学导言。尽管一些紧急措施将在疫情平稳后缩减,另一些将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持续发挥作用。由于对疫情的回应现在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我们正在探索如何驾驭此次危机,为社会带来积极的改变。带着对我们的家庭城市的特别关注,我们将粗略地描绘三个帮助伦敦度过新冠肺炎并在疫情即将结束时繁荣起来的战略。 病毒传染病对伦敦而言并不陌生。十六十七世纪出现了多次瘟疫蔓延全城的情况,接着是特别严重的1854年 Broad Street霍乱大爆发。在1918年灾难性的西班牙流感爆发之后,这座城市有一个世纪未遭受任何严重的传染病影响。但高达890万的人口密度为病毒创造了绝佳的温床。所以此时此地我们又重蹈覆辙,只是这次有了现代及其和电子技术来帮助我们抵抗病毒。有条件的人从城市逃往乡村以寻求安全的距离,根据最新数据,他们大约有25万,占总人口的2.8%。剩下的人在公共场合必须保持12㎡的社会距离——这对大多数人来说过于严格,对大多数基础工种完全无法实现。 全世界在封锁期间采取的许多预防措施挑战了城市最重要的基础,以及我们作为城市设计和规划者的的雄心。我们通常设计公共空间以促进人群集聚。然而,新方针禁止家庭之外的社会活动。我们通常认可公共交通的重要性。然而,我们看到伦敦交通局禁止除基础工人外的一切人员使用地铁和公共汽车。我们通常赞美当地的主要街道以及充满活力的市场。然而,这次的危机促进了零售业向线上转移,未来主要街道的经营前景堪忧。尽管谈论新冠疫情之后的新常态还为时过早,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催化我们建成环境积极转型的机会。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