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在老的柏林犹太人博物馆建成54年之后,1987年,柏林政府为它的扩建工程举行了一个匿名竞赛。竞赛举办方希望将犹太人二战后的生存方式重置于人们眼前。众多赫赫有名的建筑师中,丹尼尔·里伯斯金最终胜出。只有他的建筑中贯穿了一种非凡、庄重的设计,一种再现犹太人在大屠杀前后的生活剧变、概念性的表达设计。 最初的柏林犹太人博物馆建于1933年,但不久之后,在纳粹的限制下,博物馆于1938年关闭了。一直到1975年,一个犹太文化群体决心重新开放犹太人博物馆,将犹太人重新纳入柏林的一部分,之前的博物馆一直处于空荡无人的状态。1999年,加建部分竣工。一直到2001年,里伯斯金的加建部分对外开放,犹太人借此博物馆终于在文化性和社会性上真正扎根于柏林。 对于建筑师来说,犹太人博物馆的意义不止于一个竞赛或是一个项目, 而是在柏林建构和维持一个犹太人的身份认同价值。二战后,这样的身份认同早已消失殆尽。概念上,里伯斯金想要表达一种缺位、虚无和消失的感受,用来表现犹太人文化的人间蒸发。通过建筑语言来讲述故事、宣泄情感,让参观者们体验到犹太人大屠杀对犹太文化和柏林城的双面冲击。 犹太人博物馆通过 Jewish Star of David 来找形,这个形状遍布了整个场地和文脉当中。建筑师首先将历史事件的发生地之间连线,构建出来的形状作为建筑的整体轮廓外形,因此建筑最终呈现一个折线挤出的复杂的“之字形”状态。 虽然里伯斯金设计的加建部分是一个独立的体量,但却没有一个明显的建筑入口。如果想要进入博物馆新馆,首先得穿过老的巴洛克式的博物馆旧馆,来到一个地下走廊。游客们被迫忍受“东躲西藏”和失去方向感,直到来到一个丁字路口。这个分岔路口分别通向三条路,让人们放慢脚步,通过德国当地历史、人们仓皇逃离和犹太人大屠杀的分镜图象切身体会犹太人的遭遇。利伯斯金循着建筑的“之字形”建立了漫游步道体系,让参观者步行穿越、体验空间内部特色。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