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Morphosis 探索未来设计领域的新可能,构建一个系统

Morphosis 探索未来设计领域的新可能,构建一个系统

新的技术为设计师创造建筑和城市体验提供给了新的可能性。 新技术的进步带来了新的工作方式,进而影响了建筑师的设计过程。 作为一个持续突破设计界限的事务所,Morphosis有着40年探索未来新设计可能性的历史。

Atrium and liner at Kolon One & Only Tower in Seoul, Korea. 图片来源Morphosis Architects Kolon One & Only Tower, featuring brise-soleil composed of varying FRC modules. 图片来源 Morphosis Architects GFRC facade panel installation at the M-Bridge complex in Sejong City, Korea. 图片来源 Morphosis Architects Digital mockup for Dessault Systemes x Morphosis installation at Milan Design Week 2019. 图片来源 Morphosis Architects + 12

公司现任设计技术总监Kerenza Harris和他的技术团队,目前致力于开发从概念设计到制造集成的系统和工具。 她与技术团队的Alessio Grancini共同开发Morphosis的沉浸式体验(XR)。 在与ArchDaily的采访中,Kerenza和Alessio共同讨论了当前正在进行的项目,以及科技为Morphosis带来的新发展。

EB:您对建筑设计的兴趣从何而来?

KH:尽管我现在的工作更具技术性,但最初我对建筑的兴趣来自对艺术的探索。我的高中在比利时一家以艺术为专长的高中,我曾经以为我为成为一名漫画画家! 但是在最后的一年,我“发现”了建筑这样有趣的专业。 建筑专业实用性和开放性的吸引了我(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职业导向性),同时建筑设计教育中所倡导的叙事性是我兴趣的开始。

AG: 我来自意大利的一所艺术学校,在本科的时候,我受到了产品设计的教育,那时我的学习方向主要集中在理论和哲学上,而不是技术技能或数字制作。 因此,我最初对建筑的兴趣来自于可视化,因为建筑可视化将所有设计理论、技术以及我个人对游戏动画的兴趣联系在一起。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技术理念是在我看到Patrick Schumacher的作品的时候。 并不是说我完全认同他的建筑理念和观点。但重要的是,对我来说,他所提出的可以影响社会经济学并与之互动的概念, 激发了我对虚拟现实(VR)的兴趣。

EB:你的项目组在Morphsis并不是独立存在的; 因为事务所本身的实践性,项目本身会受到事务所研究进程和其他项目的影响。 Morphsis之前项目对这个作品有什么影响和启发吗?

KH:事务所之前的项目对这个新的项目影响很大,但是不会这么显而易见。正如您所说,与其说是作品本身对这个项目产生影响,不如说是一种设计文化的渗透。我们从项目之初会探索每个项目之间的关系,为了保持事务所设计的连续性和系统性,我们会花费大量额外时间在质询项目的进程上。在Morphosis,此过程从本质上讲,与其说是理论性,不如说是更具生产力,迭代性……它涉及许多基于技术、形式、性能的研究。在事务所中,我们每天都会被这些过去的项目包围,这些项目和研究会告诉我们如何处理和测试当前项目中的问题。可能这么说有一点矛盾, 但是无论是在实践中还是在任何特定项目中,我们都会超越预先的设想,尝新更多可能的新技术。另外,我们总是在其他相关领域寻找解决方案,那些在我们的工作中可能有联系或实际应用可能性的方法。无论如何,没有哪个项目是一个孤岛。每一个项目之间都可能会互相质疑或挑战,但始终是彼此呼应的。

随着架构系统、软件和建筑设计工具复杂性的不断增加,我们意识到,团队间的协作可以很好的解决建筑实践中的问题。 这就是我的团队日常工作的方式。 我们技术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特定领域积累了专业知识,根据我们的专业知识和项目需求,每一个成员从一开始就参与一个项目直到结束,有些成员也可能在中途需要的时候加入 。 Morphsis在设计和决策的制定上很开放,因此我们能够根据自己的兴趣加入不同的项目组,这也为使用技术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AG: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接触到这种工作环境和文化,对我来说是很幸运的,目前我仍在努力探索如何将兴趣与我想从事的职业联系起来。 从SCI-Arc毕业后,我不确定是否要留在建筑领域中, 我不知道如何将建筑学和我认为很有未来发展潜力的方向和平台结合起来。但有幸加入[Morphosis]工作,让我能够不断探索研究和实践结合的设计方式。 汤姆·梅恩(Thom Mayne)始终具有超前性和超前性,他不断探索新的可能性,同时在国际上仍然保持着活跃性和声誉国。这对年轻建筑师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探索机会。

但是正如您所说的,我也受到了之前项目的影响; 查阅Morphosis项目档案并找到一幅类似于当代艺术作品的二十年前的图纸,这是每天在办公室上演的事情,并且让你有一种尽自己最大努力为了实现主导人想法的感觉。 有时,我也会直接使用“设计方法”—将先前的项目通过到AR / VR可视化的工具,转换到新的平台中用于展览、出版物或者单纯是个人探索,看看我们能从过去的项目和想法中得到什么新的启发。 此外,将传统的模型和图纸转换到数字媒体(如AR / VR / XR)上会带来很多灵感和启发,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由开发者进行在创造和再设计。

EB:能介绍一下目前正在从事的一些项目吗?

 

KH: 我们团队的工作分为两个方向:研发(更具探索性,不一定和任何特定建设项目相关),和基于项目的研究, 当设计团队致力于建筑和场地环境的时候,技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为贝鲁特的新美国大使馆校园的设计进行研究,从技术角度来看,这非常有趣。设计占地44英亩,考虑到复杂的场地环境,从生活日常需求,能源,用水和废弃物的角度来看,项目整体应该尽可能的实现自我循环。为了解决这个难点,我们必须与设计咨询团队进行协调,制定工作流程策略,并且必须创建非常具体和详实的工具和工作流,以求在保持复杂设计目标的同时保证设计的灵活性。还有在一些政府项目中。为了更高的建筑性能要求,我们将使用更多元、更丰富的数据,以及精细的模型来满足这些需求。同时,随着设计的不断进行,我们可以依次处理这些设计细分用于各种目的的分析(诸如结构,能源等)。

通常,我们有机会开发针对于多个项目的系统。打个比方,我们在韩国有两个大型商业建筑项目,其中一栋已经完工,一栋正在建造中。在这两个项目中,我们致力于探索将复杂的多层立面系统分解为不断整合的系统去进行设计。在第一个项目Kolon One&Only中,我们面临的挑战是用最少的支撑结构为轻巧的立面创建模块,并且可以通过变化立面模块角度,以适应不同光纤。我们通过该系统和制造商沟通和合作,将每个立面元素设计和创建为模压成型的纤维增强聚合物(FRP)单壳壳结构以支撑其自身的重量,该过程涉及反复修改该模块直至达到一定的性能,同时考虑到建筑物产生的阴影、模块自身重量和室内视野。目前,我们在另一个项目Sejong M 中进一步推广了这一概念,该构筑物使用了玻璃纤维增​​强的混凝土“巨型结构板”,该系统与建筑围护结构相结合。对于这两个项目,我的团队主要通过Dassault 系统的基于云数据的3D EXPERIENCE平台中工作(CATIA是该软件的一部分),以设计、合理化和评估建筑模块,同时与主要项目设计团队进行同步工作。

在设计研发方面,我们利用了混合现实技术(“ X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的统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采用一种普适性的方法,该方法满足了项目和客户的需求,或者我们完全采用实验性的设计手段,其中包括通过设计讲述故事、重新构建过去项目中未完成的想法或使用建筑表现手段。 正如在商业领域人们所说的,我们正在“充分利用我们的现有资源”,去探索思考空间的新方法。 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最享受的工作方式。

AG:我主要和Kerenza一起合作从事研发技术工作,其次,我还为项目和客户创建可视化和混合现实体验。 我最近的一个项目是名为“ Interfaces”的AR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是2019米兰设计周的Dassault Systemes x Morphosis装置的一部分。 它更像是一个产品原型,我首先尝试创建一个结合了AR的APP,用来记录相关制作过程及多样性的设计想法。 因此,我们将研究模型、建筑立面元素的虚拟模型、浮动的视频悬窗、建筑表现图,以及设计过程中的材料,全部加入到了AR应用的体验中。

我们还为2019年建筑设计电影节做了一个项目。我们通过构建过去项目中的数字模型,并将其嵌入抽象的虚拟现实环境中,改变了与建筑互动体验。人们在体验的过程中,可以将它们放到无限大 ,或无限小,同时可以拆件建筑部件,或旋转建筑模型。 我们还没有在建筑中加入太多听觉感受,但是这对空间体验是不可或缺的,并且非常有利于VR的实验性项目。

我们现在正致力于在新项目中扩展这个想法,这个项目是一个交互网站,我们可以在网站中存储环境调研和建筑资料,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将自己的项目上传到这个网站。 确实,Morphosis有很多项目,这些都是庞大的数字资料库。 这同时也为公众参与建筑设计提供了新方式,我认为,如果在应用体验中简化建筑师可以理解的建筑技术,并且为非专业人士留出理解建筑和创造建筑体验的空间,那么建筑设计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EB:建筑设计中的新技术已被用来实现可视化设计和设计想法。 我很好奇你们如何在事务所中使用技术,以及它与Morphosis的设计过程有何关系?

作为建筑师,我们研究如何在具体的物理空间中扩展更多的人的体验和感受。比方说,一个60岁女性和一个5岁孩子都能在我们设计的空间中获得不同体验。但是当我们创造XR的沉浸体验时,我们必须要设计整个环境、体验、氛围以及很多复杂的因素,更不用说考虑到观看者参与其中与空间互动时候的感受。我们面对着通过塑造空间以外的人的感官一切体验的问题。这需要建筑师跳出建筑设计去思考。我们通过检阅曾经的作品对自己进行质问,我们如何设计和提出体验感念,我们如何能够解构传统建筑设计并让它能够通过XR沉浸体验被观众所感知。这让我们不得不不断的去探索可能性,并且很多新的问题在这里时候不断涌现。可能他们并不是一些“全新”的问题,实际上,Morhphosis的工作,尤其是在1980年代,一直通过实验在空间心理学和行为设计学上影响着建筑的使用者,有时候甚至能引导人的行为。XR沉浸体验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这种实验的范围和可能性,并让建筑设计实验和现代媒体接轨。然后我们将这些联系带回到建筑创作中,这些都影响了我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AG:说到设计可视化–在建筑界,出现了这样一种评价标准,即看起来“好看”的东西就是最好、最理想的结果,但现实中,这往往代表着耗时和造价高昂。 然而,在实际项目进行过程中总会发生偏差和意外,无论是设计中的交流,设计团队、客户的诉求,还是项目的工作流程和资源分配。 在Morphosis,我们致力于如何优化建筑可视化,使其和现实情况达到最大的符合度。利用我们之前所说的BIM技术和实时可视化技术,尽量避免为了表现而表现的建模方式 。为此,我们使用了更多的技术手段和丰富的数据,同时让每一个模型部分的表现占比减少到最小,包括XR沉浸技术。

EB:Alessio,我想知道你能否介绍一下与项目团队合作的经验以及流程?

AG:每次我们开始建筑可视化项目时,都从项目模型出发,为建筑项目创造“场景(scene)”。 视觉效果只是项目团队致力的一个部分,我们通过一些技术手段,使表现的构图变得更自然、更具针对性,以表现我们想要表达和客户需要的信息,以达到更好的客户交流手段和目的。 我们的项目表现都是基于故事版的(storyboard),因此,我们在每个项目中都重新编排表现图的序列。 这些设计想法可以在AR或VR中实现,也可以通过动画来实现。

通过XR沉浸体验,我们不仅要为客户提供一种空间氛围的体验,还提供了项目的信息和介绍。 这种手段具有交互性,场景感,客户也可以在“空间”中体验各种行动反馈,如沉浸式体验速度和建筑物提供的视野。 当客户处于XR场景中时,可以自由的选择想要体验的部分,并主动了解有关该项目的更多信息。

从可行性角度出发,我们使用Unity平台和C#脚本的引擎来构建可视化平台。在这里, 我要感谢SCI-Arc的Damjan Jovanovic,在教学中,他是我理解了Unity中基于脚本的动画工作流程的概念。 这些可视化工具为我的设计思维带来了一个全新维度。让我的设计过程更类似于游戏开发。

EB:基于你的工作经验和项目,你认为建筑的未来和科技将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AG: 我认为建筑设计的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新技术出现,以帮助实现和简化重复性的工作,未来的建筑师不仅仅是设计师,更多的是一个能够将设计工具用到极致的技术人士。

但是,作为一个年轻的专业人士,我很担心的是如今建筑教育的框架太过于固定。建筑学生们学习了很多建筑软件却无法了解其中的运作原理----无法理解在哪些方面这些软件工具可以用来创造设计。建筑设计之间有很多的代沟,同时缺少很多跨学科的额讨论。我们落后于很多其他行业很久,这些行业可能在很早之前就开始精耕于他们自己的领域,理解他们行业中需要更多的团队合作,而非个人。其次,建筑教育很少展开视野去扩展学生们的视野和超出建筑以外的专业技能。

建筑学的教育体系需要不断发展。目前,建筑教学相对来说比较孤立,这意味着我们学科很难以产生一些其他学科方面的重大的进步。 打个比方来说,在软件设计或应用程序领域中,存在着从二维静态思考方式到三维动态思考方式的转变,以往人们通过按键来触动界面反馈,在今天,你甚至可以通过转动身体和应用进行互动。 在建筑设计中使用XR沉浸体验,从2D UI(用户界面)设计过渡到基于运动的3D界面,可以轻松实现建筑的表现的可视化。

但是,这种模式上变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从一种设计模式到另一种模式的创新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 因此,我们应该通过一些好的作品来定义这些细微的进步。设计师可以通过将技术媒介创啊啊哦作品,也可以更多地发掘我们与其他学科的共同点,并且更好地与其他学科合作制造更多元的设计作品。基伦扎说过,” 一切都变得非常分散”。在我看来,每个设计师都应该尝试创造属于自己的平台,而不是仅他通过第三方设计软件或工具去进行设计。

在我看来,当前的建筑学面临着巨大的机遇去重新定义自我。 虽然建筑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但其实,建筑学的受众群里非常小,这使得建筑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影响非常有限,特别是与影响范围广泛的科技公司相比。 建筑学往往只能影响非常小的一类群体。 我希望看到建筑学的领域得到扩展,为行业内的人提供具有更广泛影响力和更多灵活性的平台,去探索更多建筑设计的可能性。 的确,这在目前建筑教育的背景下并不容易,但是,我希望能看到建筑在社会上产生更大、更广泛的影响力。 也许在将来,建筑学会更多的通过数字媒体的方式呈现,而不仅仅是一栋是实体建筑。

KH:我很赞同这个观点。我认为,未来的建筑学将不再是单纯的研究建筑结构,而是从系统的角度出发,建筑只是这个系统的一个维度,或者说是一个产品。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必须创新工作流并思考我们的工作领域。我认为,通过系统性的思考设计和运用参数,设计领域将会相互融合,这意味着,在未来,无论是设计一个房间还是一个椅子都没有差别——-我们在设计和构建一个系统。这么来说可能有点抽象…但是,建筑设计、可视化和结构技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发展,建筑师和设计师如果想要在他们的领域中具有影响力,就必须要学习一种整合的系统思维而不是一个固定的学科思维。我们将会持续为了学科和设计的融合而不断努力。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aldwin, Eric. "Morphosis 探索未来设计领域的新可能,构建一个系统" [“We’re Building New Ways of Working”: Morphosis Explores XR and the Future of Design Technologies] 23 12月 2019. ArchDaily. (Trans. 朱子媛)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928520/chuang-jian-wei-lai-morphosisshi-wu-suo-tan-suo-hun-he-xian-shi-zai-wei-lai-she-ji-ling-yu-de-xin-ke-ne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