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说,如果他的作品中有一个始终不变的追求,那么就是光线。安藤在建筑中对于光线的巧妙安排使得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微妙的变换。有些时候,墙壁平静地等待着能够展现倒影的时刻;有些时候,水反射的光线映在建筑表面使其变得生动。安藤将日本传统建筑与现代主义建筑的语汇相结合,为批判地域性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建筑作品尊重每一个场地的文脉,将地域认同的概念与空间,材料和光联系起来。在他的作品如光之教堂,小筱邸住宅和水御堂中均有体现。日式障子墙的漫射光线在其他文化中有着不一样的诠释方法,例如,从罗马古老的万神庙穹顶上的圆洞中倾泻下来的日光。安藤丰富的想象力最终造就了光明和黑暗的空间序列,在他设计的皮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得以体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公民被禁止出国旅行,这个禁令于1964年解除。次年,24岁的安藤通过西伯利亚铁路前往欧洲。他的罗马之行,尤其是对万神庙的参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使他决定要继续做一名建筑师。安藤来自日本,这个国家对于阴影和微妙之物的看重在谷崎润一郎的书 In Praise of Shadows 中被称赞。因此,万神庙中随着时间沿着穹顶和地板而变化的刺眼光线是非常陌生的。日本人温和的感受力被定义在投射过障子门的模糊光线和穿越了花园和游廊的柔和日光中。相反地,万神庙穹顶中央清晰的切口代表了一种追求最大光线的夸张表达,其中充满了光线,刺眼的光不可避免。 将古代几何学直接运用到安藤的建筑手法中可能性并不大,但是营造更加夸张、戏剧化的氛围的想法却影响了安藤的众多项目,包括博物馆、寺庙等等。位于大阪茨城县的光之教堂(1989)并不像万神庙一样直接与天空相接,但它体现了安藤用强烈的手法处理光影的思想,这种思想在日本传统建筑中非常少见。他通过礼拜空间后墙上的十字形槽实现了差异。最初,安藤并不想在十字形槽处使用玻璃分隔,而想通过其直接连通内外,这也会加强光之教堂与万神庙的联系。但是冬天的气候条件使得这个想法最终没被实现。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