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寻“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眉山,紧邻省会成都,车程约1小时,有半小时高铁直达,交通便利。其悠久的人文历史,可追朔至1500年前,在唐宋年间尤为兴盛。 公元1037年,苏轼生于四川眉山。史载,两宋300年间,眉山得进士者近千人,而“三苏”苏洵、苏轼、苏辙更为眉山才子典范,宋仁宗曾感叹“天下好学之士多在眉州(眉山)”。 “眉山出三苏,草木为之枯。”眉州的父老乡亲们对苏氏父子的喜爱埋在了骨子里。尤其是对苏轼,乡亲们实在词穷了,就干脆说他是文曲星下凡,俨然已经把他当作自己家乡的不二代言人。 万科,将东坡书院选址于眉山岷江畔。致敬这位伟大的文人,表达对眉山这片土地和人民的热爱。 形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东坡《题西林壁》一位诗人说过:“诗是开创形式的灵魂”。 书院并未拘泥于传统建筑形式,而是受到诗的启发,以简练奔放折跃的屋面表达出建筑的性格和空间张力,如同苏轼不拘一格的豪迈个性。延绵起伏的屋顶呼应峨眉山起伏的山势,借湖光水影,水陆交替,静卧湖边。 建筑连续的坡屋面有效地营造了连续的外廊空间,成为访客提供静坐品茗、凭栏眺望的场所,也是建筑与环境过渡、融合、室内外情景交替的空间。 屋顶三大片天窗为室内的博物陈和阅读提供了良好垂直自然光线,与屋檐下四方落地的连续玻璃面一起,创造了一个通透、自由而连续的空间,让视线可以肆意穿越,建筑也由此“浮”于水面。 感我们希望对事物的认知不仅停留于视觉,对建筑亦是如此。一座能通过手来“阅读”,因“触摸”而感知的建筑应该是有温度的。于是,书院的屋顶便延伸到了地面,路过的人可随时触碰和抚摸屋面墨色的瓦,用触觉感知墨色的质感和温度,触发内心深处“瓦”的记忆。 由于借鉴了传统木结构的建构体系,整体采用钢结构体系,使得近人尺度的竖向支撑体系得以采用钢、木两种材料混合运用,木质的温润与钢、玻璃的凉意形成的反差,加强了人的存在意识。踩着木质外廊,伴随咿呀作响的脚步声,人可行至石阶边,拾级而下,水面近在眼前,叠水之声与湖面漫起水的雾气,让人仿佛置身水墨画卷。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