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汨罗源出平江,自东向西横溉平江县域。幕阜、连云峻岭之间,山石林立,意态天成;万壑溪奔,亘古不息。在平江这幅典型的丹霞地貌画卷里,紫红色的崖体山石是天地自成的厚朴底色,万壑千溪、碧竹幽林是自然挥洒的灵动画笔,自在平江野奢酒店可堪此间天人合一的点睛妙笔。 自在平江野奢酒店项目的三期鹰岩崖居,坐落在群山之巅,由顶荟、岩上、子崖会三栋建筑组成,既独自成章,又遥相呼应。其不同以往的独特性,是所有客房被设置在了山顶,拥有会当凌绝顶的视野,一览众山小的格局。荡胸生层云,天地自在亲。 在这里,由于场地的独特位置与视角限定,使建筑的生成必须遵从对场地环境的直觉认知:所有尺度的建立都基于场地的边界,人在场地中的游走及日光摄入的角度。 就场地边界而言,顶荟位于山顶的一条狭长地块上,主体建筑东西向长约45米,建筑东侧至西侧无边际泳池总长122米,场地两端高差约4.8米。在这个狭长的、自由边界的场地,让人深觉任何的“凸起”都是对山脊线的一种破坏。于是,最终的设计方案是在山脊的高点确定一个水平的平面作为屋顶,让建筑体量向下生长,以填充地形落差的空间。如此一来,以消弱建筑在高度上的变化,转而强调体量在水平方向的延展。 在这一体量界定的空间内部,再根据人的游走动线,以观景的需要来设置房间与通道:一条略有曲折的动线连接各个客房以及西侧的泳池。根据这一结构关系,顶荟的内部东侧设置了四间客房,中间为SPA、更衣间、茶室等辅助功能,西侧为无边际露天泳池,总体形成一个单纯的“一字形”布局。建筑的南北两侧都做了2.8米的屋檐挑出,南侧遮阳,同时兼为露台;北侧为主要户外通道,提供遮雨的顶棚。这样内嵌的立面为建筑的墙面增加了阴影,也使建筑的体量简化为屋檐和底板两条修长的线条。 岩上在场地标高上比顶荟低了大约35米。场地位于一个极小的山顶平台,建筑的轮廓完全因地制宜——一个自由曲线的卵形。客房沿四周布局,隐藏在一个向四周延展的屋檐之下。建筑内部是一个异形的中厅:一个近乎封闭的空间,只向西打开一个小小的豁口作为休息平台。各个客房的入口围绕中厅成环状自由布局。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