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本项目文字描述由建筑师提供(译者:陆洋)兹沃勒的Fundatie博物馆位于中世纪市中心和带有运河的19世纪的开阔绿地之间的边界,在之前的司法宫屋顶扩建了一个壮观的体量。 Blijmarkt的法院由建筑师Eduard Louis de Coninck于1938年以新古典风格设计。De Coninck想用这种建筑风格象征新王国法律的统一性。建筑是双层对称,有一个大入口和延伸两层楼的中心入口大厅。 在城市一侧,这座独立的建筑相对于Blijmarkt连续的中世纪立面轻微凹陷。加上科林斯柱上鼓室的古典立面结构,建筑有孤零零的特点。建筑在运河一侧Potgietersingel的绿色区域也是独立的。在19世纪下半叶运河在城墙拆除后被规划为英式景观风格的公园。 因为地理位置,建筑连接了两个不同世界:一个是内向的具有紧凑和静态特点和中世纪筑城,另一个是外向的具有动态特点的19世纪公园。 1977年建筑从司法宫转变成了政府规划部门的办公室。在两个高级法庭中建造了夹层。从2005年建筑师Gunnar Daan的内部翻新后,建筑变成了Fundatie博物馆。 博物馆的非凡的收藏作品包括伦勃朗、萨内顿、特纳、莫奈、罗丹、梵高、蒙德里安和范德莱克。博物馆也组织一些不太大的但引起很多讨论的展览。在Ralph Keuning的领导下这些临时展览变得非常成功,以致博物馆的扩建不可避免。尽管在历史悠久的市中心扩张建筑存在固有问题,博物馆抵制了放弃这个国家建筑的诱惑,选择将它扩建。 Bierman Henket architecten在2010年设计了前法院大楼的扩建。建筑师Hubert-Jan Henket成功说服客户不要在现有建筑旁边增加扩建,因为这会破坏建筑独立和对称的特点。地下的扩建也被证明空间上太复杂了,Henket在建筑顶部设计了一个自主体量的扩建。 Henket以和司法宫在水平方向连接两个世界相同的方式在垂直方向上结合了古典的静态建筑和动态的现代扩建。和下层建筑一样,上层建筑在两个方向对称,但外形像橄榄球。两个完全不同的体量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城市实体。内部也有两种对比:下方一系列古典矩形博物馆大厅和上方椭圆体量的流动开阔空间。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