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本文是对一种思维方式的简要介绍,我猜想这种思维方式对于大部分读者来说是陌生而新颖的。这种思维方式基于我过去五年间在博士生阶段的科研中所做的观测,观测对象是两种传统建筑表达方式的对比,即中式和欧式,该科研在北京的清华大学李晓东教授的指导下完成。我深知该文章既没有夸大,也没有合适的长度来完整阐述中国绘图中建筑空间表现形式的复杂性,但是该文是与更广泛的人群交流这些想法的第一次尝试。 对于任何想要了解更多这一话题的人,我已经在结尾列出了一些推荐的读物,如果你有任何想要反馈或疑问的,欢迎在下面评论区留言。 1. 为什么我们之前没听说过中国的这一话题?最早是David Hockney那本惊世骇俗,充满争议的关于透视的书[1] 激发了我对中国画中空间的视觉表达这一主题的兴趣,因为他强烈指明了不论是我们对于透视的思考还是它本身的历史发展,都被我们笃信的西方为中心的狭隘的学术观点所扭曲了。我发现他是对的。事后,我意识到我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所学习的建筑理论课程中,我被告知我们应当向西方学派学习,因为他们发明了透视法,并且有着延绵不绝的书本理论作为支持。在我其中一门课的必读理论书籍的序言中,Gombroich写到“全球范围内,艺术家们只有两次系统地,一代代一步步地,向着真实可视的世界调整他们的作品从而获得能够欺骗眼睛的真实感,一次是古希腊时期,另一次是文艺复兴时期。[2]” 同样地,在半个多世纪中,潘诺夫斯基(Erwin Panofsky)所写的《透视即符号形式》(Perspective as Symbolic Form)完全主导了视觉表现学说。 [3] 这一学说相当自负,同样起源于西方观点主导世界风向的时期。并且在我已知的荷兰博物馆和建筑学展馆中几乎没有中国画作或设计图。通过我的研究调查,首先我发现这两种学说观点并不完全正确;事实上我发现西方主导的观点让我们完全忽略了另一个不同的,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古老传统空间表现手法。另外,我认为古希腊体系和文艺复兴体系并不是分离的个体,而恰恰是一个同样的欧洲血统的延续。毕竟‘文艺复兴’(re-naissance)”这一法语词的意思就是重生。通过研究,我发现至少还有一种与欧洲空间表现手法平行存在的,系统性的,延续发展的关于空间表达的学说,同样通过绘图创造‘欺骗眼睛的相似度’。另外,这两种传统(欧洲的和中国的)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毫无关联,在当今的范式转移中,它们适时地发挥了作用来帮助探索我们对于世界历史曲解偏差的感知, Frankopan震撼的《丝绸之路》(2016)一书很好地概括了这一点。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