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建筑绘图的历史和建筑本身一样古老,并且是随着建筑发展的时间轴而发展起来的。曾经的图,它们和塔庙建筑和金字塔一样大,并且在现场以1:1的比例绘制。然而现在相反,绘图作为有形物体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们仅作为保存在虚拟空间中的数据存在。无论它们过去的历史和激烈的演变如何,有一个事实从未改变;它们曾经是并且仍然是一种媒介:一种中间装置,可以将想法可视化,并在建筑落成之前反复改进。然而,建筑师的同一套图纸可能会有不同的建筑解读。 *这篇文章摘自Nothing vs Everything—一篇较长的文章,最初发表于RZLBD HOPSCOTCH。 图纸能够传达建筑师的观念; 然而,它们越来越多地被建立为一种通用的标准语言,为建造商和工程师提供必要的规范。时至今日,建筑师早期草图的重要性并没有被忽视,但随着技术进步,建筑公司试图同时处理更多项目,建筑师绘制代表项目背后的理念及其概念的早期图纸的时间变得非常有限。绘图更受工具,而不是建筑师想法的影响。它们被认为是计算机程序的复杂性而非其背后思想清晰性的产物,并因此得到赞扬。 因此,我们逐渐变得如此熟悉我们制作建筑图纸的惯例,而不是问:建筑是围绕空间的墙壁还是墙壁之间的空间?当传统的图纸只显示围合、边界和连接点时,很少的线条不一定能定义空间的真正质量。传统的图纸可能足以构建一个地方,但是今天我们知道关于一个空间的信息并不局限于三个几何维度。从图纸中很难想象一个房间是舒适的,是怀旧的,还是具有能激发亲吻的光线的。 如果我们认为我们所缺少的不仅仅是建筑效果,而是建筑本身,那么质疑那些既限制设计师和观众的想象力,又影响建筑思维的惯例则是合理的。不断创造和改变空间体验的建筑需要多种做法;也许它需要一种适应这种变化的语言。 我欣赏,重视和理解建筑作为一种通过空间而表达的学科:由空隙(被包含的)和实体(容器)之间的对比产生的非常重要的体验。我们通过空隙理解空间;我们消耗的是虚空而不是实体。容器的真正有效性存在于虚空之中。我把建筑视为一个没有附件的实体,一个由实体内部开凿而创造了空间的整体结构。实际上,建筑是实体之间的空间,而不是限制空间的墙。建筑就是如何对待虚空,如何尊重空间,而不是填满它。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