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街头艺术已经远不止城市文化身份的组成部分之一。曾被视为破坏行为的事物现在不仅被接受,还得到了鼓励。 Banksy 和Shepard Fairey 等曾被排斥的艺术家的作品现在已经成为收藏者的藏品;壁画的价值达到了1000至20000美元(约合6775至135494元人民币)甚至更多。通过作品,艺术家甚至可能拥有拯救城市的力量。 至少,这是即将被夷为平地的比利时城市德尔所希望的。自1999年以来,这个滨水小镇已被列入拆除计划,以为其快速扩张的邻居安特卫普的港口扩建项目提供空间。大多数居民自愿接受补偿款后迁出,但还是有些居民留下为城市的生存而抗争。这个名为“德尔2020”的反抗组织的目标是通过邀请初出茅庐的街头艺术家创作来让德尔变得独特而不可替代,从而让他们的城市回到地图上。被城市和市民遗弃的废墟成为了全欧洲艺术家的游乐场。 考虑到这座迷人的小镇将可能变为一片汪洋或柏油地面;鲁汶大学Sint-Lucas 布鲁塞尔/根特校区的建筑系进行了一项德尔城市修复的研究。设计师提出了基于“历史断层”的改造计划,挖掘了这座城市的显著的公共方向性、社会肌理和微型花园的多样性。 即使有着新的艺术身份,德尔城的大部分地域仍然处于废弃状态。剩下的寥寥居民也饱受非法闯入和纵火困扰。房屋窗户上的标识表明了“有人居住”,但这些房屋数量极少且间距较远。 虽然德尔的命运似乎已经盖棺定论,居民已没有机会扭转,但“德尔2020”背后的理念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愚蠢。在全世界都有着城市被艺术拯救的案例。因一次划时代的核灾难而成为危险的废弃城市之后,乌克兰切尔诺贝利被无畏危险的艺术家画满了涂鸦。在被生态灾难摧毁之后,加利福尼亚的孟买海滩成为了激进艺术运动的天避风港——以致于被人称为“沙漠奇迹”。今日它成为了“孟买海滩双年展”这一年度艺术家节日的举办地。当塔斯马尼亚岛谢菲尔德面临失业危机时,当地居民改造了自己的住宅,成为了某种展示英雄式比例的露天艺术馆。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