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在沧州郊区,有一片位于自然湿地旁的新建居住社区。业主希望将社区内几间底层商铺从毛胚状态改造为一处禅修馆,定期举办如冥想、瑜伽、花艺和焚香等课程活动,让社区的住户得以从忙碌的日常生活节奏中抽离,放松,观想。虽然社区毗邻一片珍贵的湿地自然保护区,但住区与湿地被公路分隔,而禅修馆的选址位于社区内部最商业的街面上,并面向园区中的一处“人造”景观。这一空间分配上的错位和矛盾成为了项目立题的起点。 商业街连续的单层商铺体量,为后侧的二层住户提供了开敞的屋顶露台。在六间打通的商铺里,柱梁线性排列开来。在平面的组织上,我们将容纳不同观想行为的房间,作为分割空间的基本单元。弥散分布的体量,将空间划分成不感知原结构的,连续但迂回的“外部”公共空间(走廊,水院),以及暴露原结构的,独立而静态的“内部”观想空间(课室)。在“内部世界”,每个房间根据各自不同的尺度和性格,分别对应玄关、等候室和更衣间、主课室和小课室、以及洗手间等基本使用功能;而在“外部世界”,抵达课室前迂回的线性路途,是经由身体至心理的前奏铺垫。 围绕“内外”展开的基本空间形制,得以通过平面的组织建立,而剖面的动作,意在配合平面的意图,进一步刻画“内外”空间性格的差异。一片贯穿“内外”的水景,将水院的光线经由水平缝隙反射进来。课室中,四根混凝土立柱从水中升起,轻质的木构容器浮于水面,整个禅修馆,是一处关于湿地上考古遗址的类比,营造出一片观想中的“湿地”景观。 空间的组织围绕如何营造内向的世界而展开。在外立面上,我们拿掉老的门窗,在原结构的柱跨间置入一套用不锈钢建造的金属窗套。窗套整合了容纳空调室外机的凹槽,以及面向商业街的种植池,与原有建筑主体的框架脱离开来。 由明亮嘈杂的商业街进入室内起,直至到达水院再次感知到柔和的自然光源,眼睛已经过光线由明至暗,再提亮的梯度调试,配合水院两侧界面的语言调动,身体在感官上进入了一处被内化的“室外”空间。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