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流动的墙,蜿蜒成一首缓慢行板济南自古多泉而有「泉城」之别称,湖光水色是这座城市生活的养分,亦为文化涵养来源。此案以泉为起点构思空间型态,盼能诠释流水自石缝涌现、波光粼粼的畅流姿态。同时,既有丰厚城市地景文化为脉络,水相设计以博物馆理型出发,希望创造的空间不仅展示物件,还提供观者纯粹享受建筑力道及美感,从异于日常的空间尺度及观看方式,让直观经验与展品交织化为独特文化记忆,提供更深沉的场域意涵。 以泉养城,以水养心我们选择「水」为核心,却非池水或水瀑这般具体布局,而是萃取其形而上、与直觉有共鸣的「意」,希望空间盈满流动又静谧的天然力量,如同面对自然广袤无垠的尺度时,体悟自我渺小,不自觉将心放缓下来。 建筑设计惯用垂直水平现来切割、分配空间立面,但当婉转流动的曲线作为设计主轴时,我们创造一个没有棱角、线条充满律动感的环境,予观者有别于惯常的感受。这般属性的建筑如同一座巨型、可走入的雕塑品,不仅塑造内外部空间关系,还加入观者与行走的时间感,如何将造型拓展到四度空间,成为观者与环境的综合体便成为重要课题。 在挑高14.5米的大厅打造一座和缓旋绕的天梯,对这空间投入震摄感的开场,我们用缓坡替代阶梯锐角,率先打破传统楼面生硬的切分疆界,消弭打断视野的转角,如同在纽约Guggenheim Museum看展的经验,墙面环绕如带状风景,微微倾斜的水平能毫不费力地行走、暂停,体验宛如散步般的平静感受。 在自然砥磨的曲度中忘我延续流畅无断面的逻辑,馆内墙体和动线都由看似不经意弯曲、却简约俐落的线条及曲面构筑,它们或错叠、或绕折,宛如流水刻磨数百年的天然洞窟,经由自然洗礼产生削、切、挖、凿轮廓,充满时间性和力道的线条,以进退面构筑室内动线和机能各异的区域,仿佛泉窟内的暗涌和洞穴,静默存在又彼此串连相依,每个起伏弯折都将视线带往另一波曲面向度。 墙体的动作向度也如义大利雕塑家Umberto Boccioni的作品,有意识透过自身造型延展出生命力和独特性,置身在这样的场域语言中,可以感受到静态形体里具有一种倾向性的动力,仿佛踏入上一刻还在扭转、变形、分割运动的建筑。我们企图藉由空间造型融合物质和精神两个世界,使观者依附空间关系浮现的观感、思想,融入时间而产生变化。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