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2016年,立陶宛总理与考纳斯市长揭晓立陶宛国家科技中心国际竞赛结果,三名获胜者从来自全球44个国家的144名参赛团队里脱颖而出,分别是西班牙的SMAR事务所、英国的SimpsonHaugh合伙人事务所,以及来自中国的建筑师陈东华,并于2018年进行第二轮的最终定夺。 立陶宛国家科技中心位于立陶宛考纳斯市的Nemunas岛上。相比起一个“中心”,陈东华合伙人事务所提出的另种可能为 “环圈”。方案整合了城市、岛屿、室外公共区域、建筑内部廊道、观景平台等的关系,在空间、形式、结构、使用上形成层层咬合、逐渐过渡的圈组。  另外,建筑的不同维度咬合和切换在一起,产生丰富的多样性,同时在内部维持着一种连续性:平面经由计算机生成;剖面却是人为的概念。然而,获得整个空间形态是两者共同决定的,它们最终成为一个整体的系统。整体与局部是密不可分的。统一的整体内部蕴含着群体的关系网络,而这个整体所体现的同一性也正是这些差异群体所引发的结果。就如密斯多个类似的案例组群或者歌德对叶子的形变过程研究,形式的生成过程总是一种历时的动态,而结果总是一种共时的统一。 一个维度是自由平面,同质的、连续的、光滑的、平等的、开源的、民主的;另外一个维度是自由剖面,异质的、变化的、断续的、碎片的、断层的、个人的、激进的。每个维度切换的时候都产生了 “差异”的厚度,然而最终它们是密不可分的:两个二维空间交叉在一起,缺失其中之一都让这个整体的同一性瓦解。复杂性与连续性,历时性与共时性,必然性与偶然性,在这里相遇。 这种相似的差异性和复杂的连续性也激发了多种空间事件的产生。陈东华合伙人事务所把立陶宛科技中心视作连接城市和岛屿的时空连环,一个动态关系的场域。你或许在考纳斯市里游逛,偶尔在街角间隙捕捉到科技中心的一角,犹如教堂一般,吸引着你的步伐,穿过街巷来到岛上的茵茵绿地,远远看到科技中心波动的外表玻璃和实时投影。 当进入到科技馆外部一圈的公共环廊,时而遇到室外展览,时而听到露天表演,时而进入亲水平台;然后绕进科技馆的流动空间里,上去二层琳琅满目的开放展区,而混凝土核心筒里有特展展厅、天文馆、多功能用房、实验室等,科技馆内部俨然成为一个多样的世界;阳光透过一圈纱帘成为婆娑的滴落洒进室内,绕开纱帘来到靠外另一圈的观景连廊,或者登上核心筒的顶部观景平台,把户外景色一览无余。这只是关于这座城市、岛屿、房子的一部分时空叙事。科技馆不只是一个中心、一个单体,而是环环相扣的群体关系,逐步地联系着整个城市和自然环境。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