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在我近期去日本的旅行中,在石上纯也位于东京的实验(当然也非常国际化的)工作室和他的对谈,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纯也对他自己的建筑、以及当前的建筑界的看法,都令人由衷地受启发。他认为建筑如今“不够自由”。他希望能够使建筑变得更多样化,将建筑从众多建筑师对特定建筑类型的主张、以及我们普罗大众对建筑狭隘的期待中解放出来。他希望自己的建筑可以柔软、放松,在类似云朵或水面这样的譬喻中寻找灵感。“我们应该创造更多样的建筑,来更好地实现人们的愿望……我希望能够经由在舒适体验上的创新,使建筑能够应对未来,”石上如此道,正是在他近期在巴黎的两个宣言式的展览中,他对自然和建筑的目的提出了质疑。也许在所有执业建筑师中,石上纯也的远见卓识是最富变化的那一个。 弗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Vladimir Belogolovsky,以下简称VB):几年前我看过你在蓬皮杜的精彩展览,它叫《有多小?有多大?建筑的成长史》,那是一次相当纯净且漂亮的展览。 石上纯也(以下简称JI):谢谢。现在我正在为巴黎的卡地亚艺术中心的另一场展览做准备,展览叫做“Freeing Architecture”。在首展中,我希望展现我自己对建筑的理解的研究。有一些纯粹的概念是完全独立于现实和任何限制的。新的展览则是关于20个现实的项目,有一些已经建成了,另一些正在施工中。 VB:建筑怎么样能被解放(freed)? JI: 每个时期都被一种特定的建筑运动而界定。比如在现代主义时期,许多建筑都是为了大众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建造的。但是在我们现在,我们不再按照一种特定的方式设计建筑。我们可以有许多新的方法。我希望自己所有的项目都各不相同。我认为现在建筑的目的是带来多样性,想实现这个目标就要针对每个项目、每个人做设计。而且,我认为建筑不一定仅仅是为了人做的,也可能是为了自然、环境、动物、昆虫等等设计的。对我来说,解放建筑意味着不要教条、不要用风格来驱动自己的设计,而是要在每个方案中做独特的有创造性的设计。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