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感物是一个木地板品牌,现成有很多木材可用,却反倒成为了我们设计的难题:怎么营造一个“木质性空间”而不是“木质空间”,让“木质”成为一种状态,一种氛围,而不只是“材料”和“材料带来的功能”?就像如果身处在森林里就不会过多的以物化的方式来关注树木,而更会由树木在其环境下围绕的那种自来的整体性:气觉,风触,光斑,声幽等,产生自我的觉察,这样的觉察不会来自他处,便足以被我们称之为:森林性感受…… 森林,若抛开其生物特性和自然属性,按我们人类对空间的思维习惯,是没有明显的区域和功能划分的,身入其中时,我们既不会按照不同植被间的分层来识别自己所在的区域,也不会根据特有的路径走向某个目标,这就是所谓的无边界感吧。 入口处不用门庭反而用了一个抽象的亭子暗示其流通性,让由外而内的心理感受,自然发生;相反地,我们把原本在建筑里作为“半阻隔”用的重要部件---——窗户进行部分拆除并介入了一个新的容器---——茶室,进而地,其由内而外的精神也模糊了内部(办公空间)与外部(庭院)的关系。 在整体空间中,为了让其形成一种回路,把原本处在核心交通区的卫生间的隔墙打穿,使过道沿着窗户直通会议室,只用一个隐形门阻隔,让每一处都能相互渗透。 除了物理上的,那些在使用中常常因为功能或是视觉盲区而被我们忽略的区域,同样会变成某种难以逾越的边界,让我们无法靠近。在这个空间中,若指入口左边的角落、室内柱梁、隔墙上下沿、转角等皆如是。于是,我们物化它们并使之产生某种节奏感,让这些看上去不为何物的造型,一并成为了这个空间的“标志性构筑物”。 在都市化的生活方式中,我们对事物甚至对自我的精神感知渐渐退化,那么,如何在保证功能的同时尝试着用那几个“节点”来诱发某种感受而强化自我意识,成为了设计的重心。亭子上的木灯会指引你走向茶室而不是你期待的其他地方,你会因此失落还是兴奋 ? 男女卫生间的洗手台下水连接着小的水景池,里面的人在洗手,外面的人会看见“脏水”的景观……旋转水柜,立体木幕布,水龙头咬合桶,毛巾镜子挂梁,马桶盒子,景观木承台桌、员工办公桌景观等等,这些“节点”,它们就像我们生活历程里印象深刻的那几个“事件”,我们只记得“感受”,却无法还原事情的真相;有时候,我们需要和“它”独处一会儿。我们将这些记忆碎片堆叠在空间里,让使用者与它产生对话。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